分享

更多

   

冷雨幽幽,湿了谁的眸

2019-05-24  白石秋水

冷雨幽幽,湿了谁的眸

文|孙晓玲

窗外的雨似乎落在了心里,曾珍藏的那份思绪,又一次在心底,悄悄泛起涟漪。其实,真的不愿去回忆,多想让时间,慢慢冲淡浅妆里的瑕疵,让心境的唯美无可厚非。

岁月的天平,承载不起太重的忧伤。一路走来,多少感动似烟花难剪,一现即逝。多少忧伤,如细雨千垂,难斩难断。岁月的长河中,深深浅浅的波澜里,有多少烙印早已深深刻在心底。有些爱,爱的如此狼狈又如此艰辛。有些痛,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也无法找到那个得以倾诉的知已。只好借一支干瘦的秃笔,在午夜悄悄释怀。宣泄的忧伤,犹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却不知湿了谁的眸。

唯愿一支笔,能把似海情深轻描淡写。唯愿一支笔,能将往事一挥而就,随雨消愁。曾经爱之深刻,如今痛之彻底,爱与恨的界限就在此刻变得模棱两可。一切的一切,但愿随今夜的冷风飘走,一去不回头。一切的一切,只有经历的人才懂,外人眼里,无非是小题大做不值一提,又何足挂齿。

曾红尘浅雨,初处微茫。总有太多美丽的诱惑,支撑我们无惧艰险,奋勇前行。在懵懂的青春里,一切都是那般美好。近观红尘繁花似锦,远赏高远云卷云舒。青葱岁月,憧憬着轰轰烈烈的爱恋,继而可以浪漫牵手,直至走到岁月尽头。

那时的风总是温柔的,那时的雨总是浪漫的,那时的眼中,处处谐是诗情画意,落忆繁华。年少轻狂,似以挥就浪漫的诗行,就足以让读诗的人,在感动中忘记忧伤。水木年华的鲁莽,欲以挥墨即成的水墨丹青,便可让欣赏的人,在赞叹中陶醉。

涉足红尘阡陌,才发现尘渊深险。自已是那么渺小,渺小到微不足道。多少盘根错节的眼花缭乱中,一颗心,早已走失太久太久。走过漫漫长路,足下深深浅浅的沟壑里,印记着太多无法想象的坚强。曾驿动的心,曾喧嚣的渡口,随岁月早已驻足于深远的回忆。

当爱已成往事,回眸细数身后的荒唐。才发现爱情的潜规则,原本就是蒲公英。并非随缘落地,即可生根发芽,而是经历着无数次冷风吹散后,不得不选择的一种随遇而安。红尘深处,总有岁月无法触及的那份阡陌,就让千疮百孔的心,驻足于岁月的长河,慢慢疗伤。

我坚信,岁月的千回百转,总不会落幕于时空的尽头。似以茫茫人海中,总会遇见一个人,让你一度失去自我。也总会遇见另一个人,让你在弱不禁风中,重新找回自我。当爱已成昨,那些千折百回的一往情深,在岁月深处早已久静澄清。若不惊扰,又怎会激起波澜壮阔。

有些错爱,在敷衍的承诺中,原本就是千番强求,与借口中卑微的苟且。若不说破,谁都不愿面对,灼心煮沸的聚散离合。薄情的世界里,我们不得不深情的活着。即便是芸芸众生,皆为擦肩过客,终会有一次不期而遇的缘,惊艳沧桑的流年。即便浮生若梦,皆为虚幻,总会有一滴雨,洗尽忧伤的粉妆,漓尽曾经的洪荒。

都说岁月可以抚平忧伤,可注入华发的那些心事,依旧是抽丝拔骨的痛。都说时间可以让人遗忘,而写意皱褶的那个名字,却成就着命中注定的伤,落寞幽灵坟墓,植入一捧黄沙。历经太多聚散离合,途经太多是非恩怨,不得不在无奈中选择淡泊。即来之俗世凡尘,则安之褝心净洗。

作者:孙晓玲,吉林省白城市镇赉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