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人和w / 闲聊茶馆 / 为什么你闲下来就慌

0 0

   

为什么你闲下来就慌

2019-05-25  天地人和w


自我接纳是我们要终生学习的一个课题。

对很多人而言,这辈子的功课,就是要学习做一个普通人。

                                                   


为什么你闲下来就慌 

作者:周小宽

来源:周小宽(ID:xiaokuanjoy)

我有个朋友,S 小姐,法国海龟,人美文笔好,还会弹古筝。一肚子诗词歌赋,极爱阅读,就连吃东西都和别人不一样,吃得比较有水平,她知道日本料理哪里的鱼生最好吃,从货源到师傅的切工怎么个好法,能写出极有质感的美食小文。

一线城市一线地段房产一套。自住。不算富豪,但是也不差钱,反正养活自己,让自己保持在一种较高的生活水准上,是足够了。

单身。觉得单身挺好。也不急着找另一半。

看上面的文字,大家也许想象中的她,应该是个优秀、自信、洒脱又幸福感极强的姑娘吧。

像这样的姑娘,应该是比一般人要活得轻松很多吧。

但是,想象总是单方面的—— S 小姐,是一个活得很紧张的人。

每次见她,她总是很忙。

用一堆事情,把自己填满。折腾完一个项目就折腾另一个项目。

手头的事情实在是顺利,都忙完了,闲下来了,不用操心焦虑着急了。

这会该歇了吧,她不行,为什么不行呢?

她说,「闲下来就慌」。

渐渐地她也发现了自己这个模式,好像在一个圈子里,总也转不出去。

停不下来对自己的要求。

一件事干完,就像升级打怪一样,她一定要锁定一个相对更困难的事情去做。

当然,这个模式,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一件坏事。

这不就是「进取」吗?

一个目标完成了,肯定要锁定下一个目标啊。

可是,这个模式,实际上,就是一个让你根本无法放松和快乐的模式。

她的口头禅是,「等我把这件事忙完」,然后呢,然后她并没有真的忙完的那一天。

  为什么闲下来就慌呢?

问这个问题的人,可以都问问自己以下这个问题——为什么让自己舒服了,就会觉得很不舒服呢?

就看这个问题的字面,我们就能得出一个浅显的答案,一个人不敢去舒服,不能去舒服,一定是因为,舒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这个人的潜意识里。

如果我放松了一下,如果我尽情地玩耍,如果我感到幸福快乐——如果每当这个时刻,就会发生一个极为糟糕的事情,我就会突然经历到一种极为糟糕的体验,那我肯定会尽力避免舒服。

每个人都想活得快乐。我的朋友 S 小姐和大家也是一样的。

可是为什么她明明有资本去享受人生,却总是对自己要求苛刻地毫不放松地去一件又一件事情,让自己长期地处于一个高压力状态之中呢?

那是因为——如果一直待在不舒服、紧张、焦虑里面,就不用体验那种比不舒服、紧张、焦虑更糟糕的感觉。

还有比不舒服、紧张、焦虑更糟糕的感觉吗?

有啊!被抛弃的感觉,不被爱的感觉,永远失去妈妈的感觉,不被看见的感觉,被彻底否定的感觉,被羞辱的感觉。

「如果我不够优秀,如果我停止努力,如果我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那我就会体验到以上这些极为可怕的感觉。

不!那么我还是不舒服、紧张、焦虑、不要放松、自我苛责、不断鞭策自己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吧!」

S 小姐的童年故事,有点辛酸。

她在学校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常常参加文艺表演,演讲朗诵跳舞经常拿奖。后来当然也顺理成章,各方面都很优秀。

她妈妈这样说,「你如此有出息,是因为我一直打你。我要是当年不打你,你还不一定变成什么样子。」

从她读书开始,她妈妈常常是操起什么就拿什么打她,她身上经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她说,只要她有一点点不让妈妈满意,妈妈情绪上来了,不管什么场合,哪怕是大过年十几个人围在一起正在饭桌上吃饭,她妈妈也会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把她推进厕所,关上厕所房门,对她一顿打。

她说,「那种打,可以用毒打来形容。」

不管在家里还是外面,妈妈不爽了,就对她破口大骂、朝脸上扇耳光。

她读初中了,妈妈不再打她的脸,说是怕别人看见笑话她。伤痕都在身上,衣服盖住的地方。

我问,你父亲为什么不拦阻,她说,因为拦不住。

「没有人帮我。我那时候的感觉就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我必须要让她满意才行。」

 「我考第五名,回家就是一顿打,因为我妈妈觉得我应该考前三名。」

「第五名也很好啊。」

「好不好,是我妈妈说了算。她有她的标准。我不知道那个标准是什么,反正达不到就会被打。」

S 小姐说,学校老师其实都知道她妈妈打她,但是她妈妈和老师们关系都搞得很好,于是老师们也站在妈妈那一边,觉得她被打也是正常的。这就是她妈妈一心想教育好她的一个方式。

我记得,S 小姐对我说过,「我妈说,你就是值得被打」,说这句话时,她是笑着说着,是当作一个笑话对我说的。但是这个笑话听上去,却是那样的悲伤。

我听完了她这样的童年故事,我就理解了她,为什么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为什么不能让自己舒服,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搞得紧张焦虑对自己提出很多苛刻的要求。

因为,她这样去做了,一直这样做下去,「内在的妈妈」也许就会满意了,就不会再打她、羞辱她、恨她,甚至,会爱她。

  父母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呢?

你也许会问,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妈妈?竟然会怎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我想,这个妈妈也许只是稍微极端一些,暴力一些,心理问题和人格问题更严重一些。但是同类型的母亲,多着呢。

她妈妈当年为了弟弟妹妹,没能去读大学。

她妈妈和 S 小姐一样,天资优异,成绩好,长得漂亮,能歌善舞,

可是,她因为家庭原因,没能去大学深造,十八岁就不得不参加工作养家。

让一个人真正产生问题的,成为一个有问题的父母的,并不是读了大学,还一事无成,而是这个人因为某些「别人的原因」没能去读大学,没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生道路

于是她心里有恨,于是她觉得全世界都欠她的,于是她觉得如果自己读了大学,就一定能改变世界,一定会实现全部的梦想,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拥有极其幸福的人生。

因为她没有能够去经历,所以她只能去幻想。

因为没有去经历,也没有过「幻灭」,所以这些幻想,她都以为是真的。

这就是很多制造出了可怕的原生家庭的父母的问题。

可以说,很多人的父母从未真正的「脚踏实地」,去达成对这个世界,有整合的理解。

整合的理解就是——即使我不需要为家人付出,如愿考上了大学,我也还是会有很多人生挫折,我也不可能就过上理想中的绝对幸福的生活。

这是理解了真实的世界之后的成熟。

但是在这一点上,很多父母更像是婴儿。有着婴儿般的自我认识:

一会儿感知自己无所不能,不需要说话行动就有人为自己服务,送上奶盖上被子,这是婴儿;

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弱小得不行,需要得到母亲的回应和喜爱才能活下去,这也是婴儿。

所以,很多心理发育不良的婴儿式父母,

一方面自我中有着一种迷之自信(夸大自体),其实是幻想,在幻想中自己无所不能,可是一身武艺没有机会施展,是这个社会欠了自己;

一方面自我的实质又极其虚弱,自卑,低价值感,处处依赖控制他人才能确定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

这样的人,成为了妈妈或爸爸之后,就将孩子当作另一个自己,觉得她这次总应该能活出自己当年的梦想了吧。

可是,这个标准究竟在哪里?孩子做到怎样的程度才能让父母满意,让他们觉得可以了,够了?

答案是,这个标准根本就不存在

——因为 S 小姐的妈妈,自己并没有去亲历过大学,以及大学后的人生,所以S小姐的妈妈幻想出了一个完美的人生,完美的人设,放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S 小姐,她是一个承载了母亲无所不能幻想的孩子。

那么她当然怎么做,都是达不到的那个幻想的。

因为在妈妈的自恋幻想里,她自己,就是神。只可惜生错了年代。

这就是这个故事,最悲伤的部分。

在这里解释一下自恋人格障碍,通常,这是一个幻想中的超大自体和一个虚弱的自我同时存在的情况。大家可以理解为这个人会幻想自己很厉害,但其实内在的自我又很虚弱,很匮乏。这是有自恋人格障碍的倾向,但不可简单定义为人格障碍。

  你的功课就是,学习做一个普通人

如果你能看到这个你与母亲或父亲之间的真实故事,那么你就已经不是昨天那个,为了满足父母的幻想,而去努力的你了。

因为你,知道了。

知道了,当然就不同了,

知道的此刻,和不知道的昨天,就不会完全相同了。

这就是我们打破原生家庭循环最好的方法——去不断看见故事的真相。

S 小姐,知道了妈妈是如何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不断以强有力的控制去投射,去强加一个「你一定要绝对优秀」的人设给自己的,那么她就可以去拒绝这样的投射以及妈妈强加的人设。

而现在她的确已经在这样做了。

她决定去度假一个月,什么都不干,她说,待在舒服的状态里,虽然让她慌张,但是,「我也可以去慢慢适应」。

最后放一段我和 S 小姐的真实对白。

「小时候你妈妈是否觉得你是个很特别的孩子,与众不同?」

「是的!我妈妈觉得我很特别,觉得我甚至可能会有特异功能,觉得我很可能会考上清华北大。」

「因为你是你妈妈的幻想。所以,这辈子,也许你的功课就是,学习做一个普通人。」

如何以一个普通的平凡的人的身份活着,

如何去认同那个普通的不够完美的位置,

洗掉父母投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你一定很了不起」的人设,

克服「我是一个普通人」对父母的那种内疚感,

战胜「我如果不优异」就会被父母抛弃的恐惧,

——这就是自我接纳的课题。

对很多人而言,这辈子的功课,就是学习做一个普通人。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周小宽(id:xiaokuanjoy)。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