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直击中印边境僜人采蜜人:每一滴蜜都是用命换来的!

原创
2019-05-26  马兴鹏

嗦索龙,是一个生活在中印边境的僜人小伙,他所在的寨子名叫夏尼村,隶属于西藏察隅县下察隅镇,全村人口不到200。嗦索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为人憨厚、直爽、好客,诚信,在我们看来他就是一个具备了传统农民所有优秀品质的典范!他不仅勤劳顾家,而且还有一项特殊的谋生技能——深山采蜜!

嗦索龙不是专业的采蜜人,但是,采蜜是他家里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嗦索龙的采蜜技能是从叔叔那里学来的。为了寻找到纯天然的野生蜂蜜,他和伙伴不顾危险,穿密林、过险滩、涉急流,攀上几十米高的悬崖上,一副绳梯,一根绳子,一把割蜜刀就是他们采蜜的工具,可以毫不夸张地讲,对每一个采蜜人来说,每一次采蜜都是一次探险,每取一滴蜂蜜都冒着生命的危险。




嗦索龙和伙伴所采的野蜂蜜是华蜂生产的,这是一种只于山野深处自由茁壮生长的野蜂,这种野生的精灵,终年活动于蜿蜒岩壁中,寻汲取百花精华,经过日月凝辉,最终生产中一种特殊的蜂蜜品种:岩蜜,当地人也称崖蜜。

由于华蜂汲取的是喜玛拉雅山区数百种草药花粉,每一滴甜蜜都来之不易,每酿一滴蜜,都要飞很远的地方,探过很多花,飞过很多座山头,所以,在世人眼里,这种蜂产出的蜂蜜自然要比市面上养殖的蜂蜜要纯正的多、珍贵的多。再加上崖蜜富含有机酸、蛋白质、维生素、酶、生物活性物质、微量元素等100多种营养成分,实属人间美味。因此,受到了众多游客的青睐,尽管它的价格要比普通蜂蜜高很多,但由于十分稀缺,还是供不应求,往往刚采摘下来,便被抢购一空。也正因为如此,吸引了众多的当地僜人,甚至藏族人、珞巴人愿意冒险攀岩去采摘。

华蜂具有高攻击性,高警惕性,高抗病性,采集岩蜜的难度之高,像是拍摄一部惊险大片。嗦索龙他们与其说是采蜜人,不如说更象山岩深处的战士,唯有具备了勇敢、执着、智慧,才有能力采到喜玛拉雅山区沉淀在岁月中的精华。

为了采到纯正的崖蜜,嗦索龙和伙伴付出的艰辛和危险异乎常人。大山深处,峭壁之上,蜜蜂筑起的巢穴显得那么渺小,想要精准地找到崖蜜,凭借的是多年游走山中的经验,有时候,还得凭运气。嗦索龙讲,运气差时有时候一天走几个沟也找不到崖蜜。

采崖蜜时,嗦索龙和伙伴身上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所依赖的只是由长在悬崖上的藤蔓所制成的藤梯,能自由上下摇晃不止的长长藤梯。除了藤梯,要想得到一块品质优良的野蜂蜜,嗦索龙和伙伴还需要其它特制的工具和方法。大多数采蜜人沿袭了古老的采蜜方法,用特制的采蜜棍采蜜。但悬空的藤梯需要耗费采蜜人大量的体力。为了防止被野蜂蛰伤,采蜜人在头上罩上网罩,并点烟熏散成群的野蜂。虽然如此,但还是经常会被蜂蜇的到处是伤。




野蜂蜜被取下时,细腻明亮的“蜂蜜雨”会让在地面等候“果实”的同伴尝到甜头,甚至可以用铁盆接上满满一盆“蜂蜜雨”。依托于天然的地理环境,勤劳的“采蜜人”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也继承着祖先留下来的先训,世世代代的“采蜜人”不会对整块蜂蜜完全采下,都会留下一部分给野蜂生存,延续人与自然的相处法则。

摘取到蜂巢后就倒出蜜汁,去掉渣子,将蜜背回,或将整个蜂巢背回。每次进入深山23天能获取20-30斤蜂蜜。蜜汁可以生吃,但多数是熬成蜂糖,并可以得到蜂蜡。

除了采蜂蜜外,嗦索龙和伙伴们每年都要进山采药材,常采的药材有虫草、三七、黄莲、一支花、野生天麻等。山里的野味多,他们还经常采来猴头菌、石耳来打牙祭或卖钱。

“如果勤快的话,现在这个季节,挣钱的活路太多了,只是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赢!”嗦索龙说。

祝嗦索龙和伙伴们每年都有好收获。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