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大狮子 / 中医 / 经方不传之秘

分享

   

经方不传之秘

2019-05-31  济宁大狮子

在中医界有一句话:“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剂量”。说的是剂量的重要性,一两一钱之误,可以阴阳两重天。

中医粉们也常说,脱离剂量谈疗效和毒性,都是耍流氓。这也是“常识”,治疗剂量是良药,加一倍可能就变成毒药。

“万方之祖”《伤寒论》里留下了两百多个经方,历来评价是“组方谨严”。“谨严”二字,不仅指其君臣佐使配伍和辨证的精当,也包括其剂量的精准,为历来中医大家所推崇。

所以,国家对“经典名方”才如此放心,特许不必做三期临床试验就可以上市。

《伤寒论》里的经方,其剂量真的有那么谨严吗?谨严到今天可以不做临床试验验证,直接照搬就可以使用吗?

我们看看中医药高等院校教科书《方剂学》上怎么说。该教材共收362首经典名方我们只看其中伤寒论的方子。

众所周知,古代度量衡和今天的不一样,它们之间有个换算关系。由于经方组方无比“谨严”,在我们早已默许的认知中,只要把古代的剂量换算成今天的,就可以直接使用,乃至直接上市了。

怎样换算呢?根据《方剂学》提供的考证可以计算。

比如,东汉的1两等于市制的0.4455市两,16市两为1斤(500g);因此,1市两=500/16=31.25g;因此,东汉1=0.4455市两=0.4455*31.25=13.92g14g。据此,可以把伤寒论中所有的两都换算成今天的g

书中第一个经方,大名鼎鼎的“麻黄汤”,如图:

根据教材说明,括号内的g是今日参考剂量。麻黄三两,换算成g,应该是3*14=42g;桂枝二两是2*14=28g;与推荐剂量的9g6g差别巨大。这是什么缘故?

只有两种可能:

1、  教材的换算方法是错误的。事实上,这一点确实有争论。有各种考证和计算,有的认为东汉1两等于现代9.375g,有的认为约等于6g。但不管怎样换算,东汉3两都不等于9g

2、  换算方法不错,那么,就是今人认为古人的剂量错了;否则,为什么要成倍地减小剂量?

事实上,原因1是不成立的。以下组方可以证明。

1理中丸,人参、干姜、甘草,三种成分原剂量各3两,换算的话应该是各42g,但参考剂量竟然是各90g。而当归四逆汤中的3两竟然分别对应于12g9g3g。也就是说,在伤寒论中,同样的3两,现代中医可以把它变成90g12g9g3g,最高相差30倍。这种差别不可能是换算的问题,只能理解为,现代中医判断古代剂量错了;错了当然必须改正,毕竟药关人命,毫厘之误尚不能忍,何况30倍乎?

又如

麻子仁丸中半斤芍药参考剂量是250g,而大承气汤中的半斤却只有24g,相差10倍以上。如果都按半斤换算成112g去组方,那不弄出人命才怪。

再如:

小青龙汤中麻黄三两对应9g,而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中的麻黄四两也对应9g;甘草三两和二两都对应6g。这里没有任何数学换算可以解释,唯一解释还是,古代剂量错了。

再如

白头翁汤中2两和橘皮竹茹汤中的2斤,相差16倍,现代中医认为没有差别,都应该是15g;古人简直斤两不分嘛!

以上事实证明,《方剂学》对经方的原剂量几乎完全不采纳,用的是经过现代大幅修改后的剂量。尽管成分一样,但剂量完全不一样,可以说,二者已经不是一回事;就像石墨和金刚石本质不同一样,现代经方和古籍中的经方本质上也是两个东西。

类似的情形还有很多,比如,现代中医的五脏六腑和古籍中的其实也不是一回事。

至于现代中医为什么要大面积修改“组方谨严”的经方的剂量,又凭什么作出修改,是设计更为严谨的临床试验,还是专家个人经验和感觉?这些不是本文探讨的内容。

所谓经方不传之秘,原来是它的剂量不靠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