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那些年,我们一起拥有的童年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6-01  旧时斜阳

本文参加了【我的童年趣事】有奖征文活动


看着朋友圈,那一张张开心的脸庞,我心道,这个节日果然来了。


以前,看着孩子的笑脸,总会在心底感慨一句,原来是六一了。


每年这个时候,总会写上几句话,怎么着也祭奠一下已经回不去的童年。


许多好东西,只有在回忆的时候,你才会觉察它的好处。


比如游泳。


游泳给最初的记忆应该是在七岁的那一年。


那一年的夏天,天很热。


火热的阳光洒在田间,撒在屋顶上,所以那一年水就显得特别的重要。


比起吃喝住行,田间的稻谷显得更热切。


水是生命之源,不光是我们, 稻谷也一样。


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村里都会把村民组织起来,从上游的水库里抽水入渠道。


沟渠沿着田间纵横,宛如围棋盘一般。


哗啦啦的水顺着沟渠流入田间,但什么时候流,流多少,需要每个村定时定量,所以沟渠的水需要人来守住,万一那个不守规矩的,或者是那个心急的村民,只需在沟渠上挖上一道口子,那么一年的努力都白费。


所以,每个村都会派人把守。


这活儿并不重,但耗费时间。




七月的天,正是农忙,大人自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守着沟渠的水,所以这任务都落在了孩子的身上。


因此,每年的七月,纵横阡陌的田间,我们总能看到一个光着上身,穿在短裤的孩子在田间奔跑。


欢快的笑声中,总能伴随着水声。


沟渠虽然不大,但足够容纳我们并不精壮的身子。


飞跃的脚步从田间的旁边跳起来,带着优美的弧线落入沟渠,落入水中溅起的水花落入脸庞。


那年,我不过七岁,根本谈不上游泳。


出于好奇,每天顶着烈日跟着一帮大哥哥大姐姐的身后跑来跑去,看着他们欢快的跳入水中,我自然也不例外。


哗啦啦的水渠里,大哥哥大姐姐身子宛如一条条的美人鱼,一个接着一个,从水库的源头一直游到每家每户的田埂。


我年纪小,又不会游泳,只能跟在最后,不停地在水里奔跑。


偶尔溅起的水花少不了迷糊了双眼,这样一来,就难免落后,看不到前方的身影。


哭是最擅长的。


哇哇的声音很凑效,尽管惹得大哥哥大姐姐的嬉笑与嘲弄,但你我依旧大哭不止。


几个热心的大哥哥开始传授我游泳的经验。




比起专业,他们当然比不上游泳教练,但那灵活的动作,任意胡来的姿态,却是教练教不了的。


那个燥热的夏天,知了叫个不停。


我学起了游泳。


仅能容纳两个人的渠道,就成了我的游泳池,清澈的溪水成了我戏耍的所在。


小小的渠道,竟成了我们快乐的所在,比起教练的严厉,孩子间的交流,除了嬉笑之外,最多的无非是一句“你好笨哦。”


谁也没不会当真。


该说的依旧会说。这个不对,应该是侧卧在水中,用两臂交替划水,两腿做剪水的动作游进。你看看我……


孩子间边说,边骄傲的做着各种示范。


这些示范,在今天看来,或许有些幼稚。


但在孩童的眼里,那就是标准。


尽管多年后,我依旧学不会倾斜的身子,将整个人倒入水渠和溅起的水花一起游走每个田埂之间,但那份美好的记忆,似乎永远留在脑海。


每年夏天,当风吹起的时候,当知了叫起来的,当骄阳洒在大地的时候,当手里手机响起童年歌声的时候,那些渐渐忘记了欢乐,总能在脑海回忆起来。


忍不住羡慕的说上一句:“童年,真好!”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