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土耳其沿海岛屿凭什么都是希腊的? 4184字 l 地缘谷

原创
2019-06-02  地缘谷


 然而就在希土最后一战的紧要关头,亚历山大一世却被他的宠物猴咬了。1920年10月2日,雅典御花园发生了一件看上去微不足道,却影响了整个希腊现代史的事件。

  NO.105


大尾巴熊/文

“一网打尽”


画/捕风者 音/Crystal 图/地缘谷


有细心留意过欧洲地图的和去欧洲旅游过的人都可能注意到,在欧洲地图上常常存在着一些奇怪的领土划分:比如伊比利亚半岛的直布罗陀属于离它千里之遥的英国,再比如波罗的海沿岸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属于遥远的俄罗斯;当然当中最为奇怪的是土耳其沿海岛屿全部都归属于希腊



从地理角度看,这些岛屿应当归属于更为接近的小亚细亚半岛的所有者(土耳其);而非距离较远的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所有者(希腊)。



其实曾几何时,别说爱琴海岛屿了,连伯罗奔尼撒半岛都是属于土耳其的前身,奥斯曼帝国的。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 希腊王国的诞生——八年抗战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1821年。

1821年之前,希腊民族独立英雄——友谊社党首伊普希兰·狄斯率领起义军在当时奥斯曼帝国境内城市雅西(现罗马尼亚境内)号召希腊人民起义;这被当作是希腊正式起义的标志;历经整整八年,希腊这个新生国家用血肉对抗庞然大物的老牌列强奥斯曼帝国。



当然也不免付出了血的代价,奥斯曼军队尤其是声名狼藉的土耳其近卫军在希俄斯岛屠杀,2.3万希腊人遇害,4.7万人被卖为奴;在伊斯坦布尔甚至有极端分子要求进行清洗干净奥斯曼帝国境内所有的希腊人。这对于一个人口不足百万的新生国家的打击是巨大的。这种无底线的屠杀激怒了国际社会。但最重要的是希腊优渥的地缘条件也让列强迅速地作出决定要在希腊独立战争中攫取利益。



1823年英国迅速承认希腊王国独立;

1825年俄国表态支持希腊的独立战争;

1826年,英法俄三国联合舰队在纳瓦里诺湾进行了大规模海战,对奥埃联合舰队予以重创。

1832年,奥斯曼帝国终于承认希腊王国的独立主权



希腊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这是希腊人的骄傲,也是希腊人以血肉作长城的顽强作战,不屈的希腊民族的骄傲;但有一点可能希腊人不愿意承认,就是真正决定希腊独立的,还是列强英法俄的支持,而争取支持的正是希腊优越的地缘条件

伯罗奔尼撒半岛宛如一只触手,在东地中海能发挥重要的影响。东地中海在当时由奥斯曼帝国埃及行省两家独大,当时的列强英、法、俄当然希望希腊的独立能给他们带来新的利益;


希腊独立,形成三足鼎立


英国作为一个海权帝国,天然的对地中海感兴趣:不仅仅是在中地中海定下的战略基地马耳他,西地中海的直布罗陀同样是英国发挥舰炮外交的战略基地。希腊自然可以成为英国在东地中海的新的战略支点


地中海


“不能掌控地中海的帝国,不算帝国”这句话早已在前世的法兰西帝国和后世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见证了。

俄国,自然也对希腊的独立感兴趣。对于俄国人来说,每次俄土战争中,奥斯曼都会封锁达达尼尔海峡这一俄国的经济出口命脉,让俄国人像被掐住脖子一样打仗,必须速战速决;俄国人自然希望看到奥斯曼后院起火,自己多一个帮手。



那么法国人呢?早在拿破仑远征埃及的时候就已经印证;一旦法国强大,地中海自然要有法国的一份。可眼下的法国波旁王朝眼下刚结束战争,从拿破仑战争中喘过气来,又为何要插手希腊独立战争呢?


拿破仑远征埃及


因为无论如何,拿破仑的铁蹄都给欧洲带来了恐慌;法国想要被当时“神圣与贵胄”统治下的欧洲接纳,自然帮助希腊独立,即给自己博取了利益,又能让法国被欧洲接纳,何乐而不为呢?


「 东方危机下的冤家——希腊奥斯曼


希腊独立只是奥斯曼帝国崩溃的前兆,1878年的柏林会议列强彻底给这个衰退到无以复加的帝国的沉重的打击—要求奥斯曼服从以下要求:“罗马尼亚、塞尔维亚黑山获得独立;保加利亚得到自治;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划归奥匈帝国管理。”

柏林会议上和君士坦丁堡会议上划给了希腊色萨利省,但希腊并不满足于仅仅得到色萨利,得到色萨利仅仅只是从这个垂垂老矣的帝国身上撕下的第一块血肉,希腊的下一步是得到南马其顿,和东马其顿,甚至可以得到阿尔巴尼亚人占多数的吉诺卡斯特



这就是希腊人的“伟大理想”:“其核心为复兴拜占庭帝国,以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尔)为首都,以雅典为经济中心的大希腊民族国家。这一思想从十九世纪希腊还是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时就已经开始萌发。


雅典


可柏林会议上得到的是不够的。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奥斯曼帝国虽弱,却是希腊的力量无法匹敌的;怎么办?列强无法再直接下场,那么只好找和自己境况差不多的巴尔干兄弟帮忙了。

塞尔维亚,希腊北方的巴尔干兄弟,有着“巴尔干之虎”的美名,与希腊一拍即合,与之一起的还有塞尔维亚的兄弟,另一头幼虎,门第内格罗(黑山);保加利亚,之后会被人冠以“东方普鲁士”的美名的国家,和希腊同样把主意打到了奥斯曼帝国的头上。

当时的三巨头,希腊,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在1912年的秋天,巴尔干联盟,集结!



联盟的最后通牒要求奥斯曼土耳其军队应无条件撤出巴尔干半岛。而这是奥斯曼帝国绝对不能容忍的,如果说柏林会议是在它脸上吐痰的话,那么这下最后通牒就是骑在头上了。

不得不说,这个时间点掐的非常之准,当时的意土战争于10月18日结束,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战败。盟军于10月22日由门第内格罗(黑山)发出最后通牒,正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旧伤未愈之时。


意土战争


1912年秋,巴尔干会战开始。

10月22日,塞尔维亚与黑山联军,共计三个集团军,伊巴尔方面军负责由北往南猛攻色雷斯北部和阿尔巴尼亚北部;希腊的弗萨利亚集团军以及伊皮鲁斯集团军负责猛攻萨洛尼卡,亚尼纳,与此同时希腊海军负责封锁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达达尼尔海峡;保加利亚的三个集团军兵锋直指伊斯坦布尔,对准奥斯曼土耳其的最柔软之处,首都。



事实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打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争。随着战场上局势的发展,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奥斯曼土耳其节节败退,意土战争带给奥斯曼土耳其人民的灾难还未完全消退,就又面临了巴尔干战争的新的苦难。



但曾经给希腊带来了援军的列强,又重新协调了巴尔干的利益,给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带来了一线生机。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俄罗斯帝国同时审视了地缘关系,不约而同地认为如果战争进行下去,奥斯曼土耳其可能连伊斯坦布尔都被盟军攻下。而伊斯坦布尔正是达达尼尔海峡边上的最大城市。


伊斯坦布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任何一个巴尔干小国家拥有了控制达达尼尔海峡的权利,这对任何一个列强都是无法容忍的,如果这个小国借机倒向任意一个列强,结果都是灾难性的。

沙俄倒是想独占达达尼尔海峡,可克里米亚战争的伤痕俄国人还不至于那么快忘记。于是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以奥斯曼帝国仅仅剩下伊斯坦布尔周边的欧洲土地,希腊得到南马其顿东马其顿作为结束。

于是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就此作罢,希腊与奥斯曼帝国下一次的领土调整,也就是为何爱琴海群岛全部归属于希腊,就是下一部分的故事了。


「 老帝国的破碎——伟大理想的终结,共和国的新生


接下来就是大家熟悉的片段了,1914年在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奥匈帝国斐迪南大公被塞尔维亚黑手党刺杀;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而曾经的巴尔干联盟也早已天各一方,各易其帜;保加利亚奥斯曼帝国加入了同盟国塞尔维亚希腊黑山则加入了协约国;曾经的巴尔干兄弟失去共同的敌人后早已不复当年情谊。



众所周知,同盟国失败了,而协约国则获得了惨痛的胜利。

1918年时间到!奥斯曼帝国与协约国方面签署了停战协议,然而停战协议上没有写出伊斯坦布尔会被占领,也没有任何人来解释所谓的«色佛尔合约»是怎么回事;而土耳其的宿敌希腊军队仍在继续前进,希腊军队自西面登陆伊兹米特并向小亚细亚内陆挺进。



这就是希腊的算盘,在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之前拿下伊斯坦布尔;逼迫这个破碎的帝国承认既定事实!

那么可能就有人要问了,那么不应该现在还是伊斯坦布尔啊?不应该是君士坦丁堡了么?

正常来说,的确没错,但问题出现在两个国家的两个人身上。土耳其英雄凯末尔和希腊国王亚历山大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1881年-1938年)

土耳其革命家、改革家、作家,土耳其共和国缔造者

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总理及国民议会议长


此时已经没有奥斯曼帝国了。失去了汉志,巴尔干,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约旦都不算什么,但敢于在这份丧权辱国的条约上签字的国家,不配存在,不配让土耳其人承认。取而代之的是土耳其,民族英雄凯末尔于安卡拉成立了土耳其大国民议会,而被占领的色雷斯安纳托利亚的土耳其人也奋起反抗希腊人的进犯。


凯末尔与土耳其议会议员


全体土耳其人,联合起来!

然而希腊王国的实力仍然在,之前一战协约国给予的军援绝对不是吃素的,希土战争中,占据优势的希腊军队在优秀将才兼国王亚历山大一世的带领下仍然把土耳其逼的无路可走。

然而就在希土最后一战的紧要关头,亚历山大一世却被他的宠物猴咬了。1920年10月2日,雅典御花园发生了一件看上去微不足道,却影响了整个希腊现代史的事件。


亚历山大一世


亚历山大一世国王带着他的宠物狗在御花园散步,宠物狗遇到一只猴子的攻击。亚历山大一世用棍棒赶走猴子,却被猴子轻微咬伤了手。这时另一个猴子跑来保护它的同伴,国王在将它赶走的过程中,又被咬了一口,这次的咬伤较为严重。两只猴子后来都被杀死。几天后,国王的伤口发生感染,10月12日病情加重,危及生命。

1920年10月25日,亚历山大一世在雅典因败血症去世。两个月后,他流亡瑞士的父亲康斯坦丁一世复位。复位后的康斯坦丁一世继续着第二次希土战争。这场战争以希腊的惨败告终25万希腊人在战争中牺牲;“伟大理想”彻底结束;亚历山大一世在位期间得到的所有领土全部丢失。丘吉尔对此评论道:“一次猴子咬伤导致了25万人的死亡。”(It was a monkey bite that causedthe death of those 250,000 people.)


第二次希土战争


希腊与土耳其双方都精疲力竭,无力再战。尽管土耳其属于自卫反击战争,但毕竟希腊是协约国胜利的一员。在列强的利益纠纷下,«色佛尔条约»最终被废弃

取而代之在瑞士的洛桑确定了新的«洛桑条约»,其中规定了,爱琴海的所有群岛主权均归属于希腊所有,不过包括伊斯坦布尔在内的色雷斯省最终还是以法理形式确定为土耳其共和国的领土,而这也宣告以“伊斯坦布尔”为首都的“伟大理想最终破灭。


希腊领土变迁


这就是为何土耳其沿海的岛屿都是希腊的。不过小小的几个岛屿却藏进了大大小小的国家的野心和无数巴尔干人民的鲜血;这些历史像一坛老酒,其中岁月的味道只有慢慢才能品出,体会当时的血和泪。


参考资料

大国外交 . [美]诺曼·里奇

一战史 . [英]约翰·基根著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


(本文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