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k123 / 高建忠 / 跟师笔记九 都是喻昌惹的祸

0 0

   

跟师笔记九 都是喻昌惹的祸

2019-06-02  zyk123

写在前面的话

学习高老师的医术,真的不容意。有时候用起来那叫一个立竿见影,但是有时候,这些方药好像认生,在老师手里耍的是虎虎生威,但是在我手里就成了一头倔驴。牵着不走,打着后退的。明明是这个证,明明辩证是这个方。神奇之法,不得奇妙,如同枯叶。再说就是古人,凡事能留下书的,真都不是吃干饭的。之前我还象征性的藐视一部分医家,现在此心不存也。书归正传,咱们开始。


恰似那最饿的时候,最不恰当出现的诱惑:

事情发生在昨天中午,整个上午我沉浸在暖洋洋的阳光中,快到中午的时候,我给我的师弟夏某(中文全称:夏津滨。整个事件当中一个很重要的关键人物。)打电话,让他给我带点饭回来,记得那时是十一点多,我先是发了一条短信。结果十二点多的时候这小子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吃面还是大米?我说大米。放下电话之后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转眼快到了十二点半,我想,哎,要不起来等等吧!于是我就欢快的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坐在桌子跟前,准备开始我今天的午餐。想想,反正也是等着。于是我就顺手拿起手边的一本书《古今名医临证金鉴》,翻开浏览浏览。还是从背英语单词那里养成的优良传统,从第一页开始读。先是张景岳,再是李中梓。这两个人没有给我太深的印象。第三篇是喻昌的,之所以对这个人多了几分关注,是因为曾经读《医学衷中参西录》,张锡纯说他当年就不咋地会用小青龙。效果平平。后来他烦恼呀,就看后人的书。等读到喻昌书中对小青龙的论述时候,大发感慨,他说我要是早能读到如此高论,何愁耍不动青龙。于是我也就多留意了一下。

书中有段论述咳嗽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样写道:“请申之,岐伯虽言五脏六腑皆令人咳,其所重全在于肺。观其下文云: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胃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内外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此举形寒饮冷伤肺之一端……

看完了我就开始思考,果真咳嗽就能这么得上么?这个时候已经一点多了,我的妈呀,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就知道陪女朋友,把我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在一点十五的时候,这个家伙可是终于来了,带了一份茄子炒肉盖饭。按说平时我吃一份没有问题,可能是因为饿得时间太长了,我吃到一半多的时候吃不动了。饱了!这时候有点口渴,恰好吃饭之前没有倒水,心里也不想动弹,转念一想,正好也可以验证下喻昌老师提到的这个事情是真是假!这就是潘多拉的盒子,于是我随手抓起水杯,喝了一大口。大冬天的,试试就罢了。多喝几口,我还真没有那个想法。本来我就没觉得会有下文。

但是不幸的事情开始了,喝了水不到十分钟,嗓子有点痒痒,而且一痒痒就想咳嗽那么一两声。开始咳嗽也不是很严重,所以我也没有当回事,下午照样去了实验室。可是随着天色的暗淡,咳嗽确是声声加剧,丝毫没有减轻的迹象。我想可能不妙。但是因为也不是很严重。所以也没有太多的关注。

嗓子痒痒最无奈,咳嗽声声震破头:

华灯初上,夜,宁静的包容着喧闹。

宿舍里的我,不得不重视这个该死的症状了,因为每咳嗽一声,我的头好像被石头敲打一下。疼啊!于是我要想办法,想到老师平时用干姜、细辛、五味子。可是大晚上的,我也没有呀。谁知道当时脑袋怎么想的,一个名词反应出来“大蒜”。对,辛散出这点风寒邪气。于是我一口气吃了五瓣大蒜。辛味是够了,但是邪气似乎没有妥协的意思。

这个时候我又盯上了我夏天泡的大蒜醋。想想,大蒜当干姜细辛来辛散,醋当五味子来收敛。于是喝了好几瓶盖。当时有那么一点点效果,本来我以为此病就此可愈呢。结果好景不长,此邪非常顽固,丝毫没有想走的意思。无奈、无语的我再次转移了注意力------我的柜子上放了半瓶白酒。

哈哈,当时想,用酒来散邪,怕你不走?于是我就对着瓶子开始喝。不知不觉零点十分了,咳嗽依旧,酒已经快见底了!此时我已迷迷糊糊了。想想算了,不喝了。此邪如此顽固,再喝也只是徒增湿热罢了!

于是翻身上床,卧下之后,嗓子异常的敏感,但凡呼吸,有气流通过,就忍不住的咳嗽。还好我喝了点酒,此时也很困乏。醒来的时候是今天早上八点。身上还有发热,头痛的很,咳嗽声声,而且还想吐。我想,必须得用药来解决了。

一剂汤药入我喉,随之冥眩祸福兮:

于是乎,我开始给自己看病,摸着脉是滑的,带点浮像。舌苔是白的。

一看八点了,就去了医院门诊,找了一张处方,开了如下方药:

生麻黄  炒杏仁  僵蚕  蝉衣  桔梗  射干  生甘草  各一包

水冲服,顿服!

其实当时我想的是就开个三坳汤,省钱呀。后来想想,这是有风痰呀,于是加了僵蚕和蝉衣。又想嗓子这么不利,又加了桔梗射干。等我加减完的时候,看过我之前写的麻杏石甘汤的朋友可能会看出来,哦!这不就是高老师的麻杏石甘汤么?呵呵
但是其中还有一点我遗漏了,有心的朋友可以看看。

开了这个方子,我直接在颗粒剂药房边上的水罐那里接上热水。把药冲了。因为想到星期一需要做实验用抗生素的药瓶,于是我就去了住院部。人家九点半配完药,看看还有半个小时,于是我就坐在微波炉边上等着,边等边把药喝了。

服药后不到十分钟,我突然觉得怎么这么痒痒呀!最明显的感觉就是眼睛,当时我就觉得眼睛看东西费劲。我就一个劲的揉。然后是脖子也痒痒。然后就是脚丫子。当时痒痒的很,我也顾不上什么斯文不斯文了。脱了鞋,拽下袜子就开始挠痒痒。挠一会还得揉眼睛。然后打喷嚏,流鼻涕。这样持续了二十分钟左右,诸症悉除,一身豁然。

嗓子那种痒痒的感觉没有了,整个呼吸不再担心喘气过猛引起咳嗽了。个中奇妙,一言难尽呀!

开始其实我也担心,我这是怎么了,药物中毒还是过敏?我想也不能呀,颗粒剂,还都是一包。没有一味毒药。剂量让有的猛医看见都寒碜。这时候突然想到人家小鬼子说的冥眩反应(我相信小鬼子肯定是从咱们祖宗那里学来的,只是我还没有找到是谁说的,但是我怀疑是朱丹溪,因为这位爷对日本时方影响非常大。)所谓:药不冥眩,其疾弗除。我可真是开了眼了。若非亲身经历,断不敢轻信。

后记:

这对于我来说算是因祸得福呀!

跟师所学能用上,确实是让人兴奋的事情。我只喝了一副药,当我现在在这里编辑帖子的时候,邪去十分之九了。我就早上喝了一副药,然后调养了一天,侯气来复,等我躺下侯气来复的时候,突然发现没有吃饭,怎么可能会有援兵呢?于是拿起两个干巴馒头,兑着热水,吃了大半个。躺下静候胃气。中午也是白水馒头。但是我发现这是不对的,因为等到下午的时候,我发现我都饿得哆嗦了,一碗鸡蛋汤下去,又吃了一份白菜,再加一个馒头。其实我也知道得少吃点,但是饿到这个份上,实在是把持不住呀!这不,刚吃完的时候,肚子里给我疼了两阵,现在一切安好。

高老师笔下麻杏石甘汤,用之得当,真乃攻城掠地之虎将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