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乙过客 / 趣闻、旅游、... / 500个集中国人幽默与智慧的经典歇后语,讲...

分享

   

500个集中国人幽默与智慧的经典歇后语,讲话稿用上听众一定喜欢

2019-06-03  甲乙过客

捋着胡子过河——谦虚过度

围棋盘内下象棋——不对路数

孔夫子搬家——净书(输)

沙滩上走路——一步一个脚印

狗头上长角——装羊

王七的兄弟——王八

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眉毛上失火——红了眼

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

煤铺的掌柜——赚黑钱

芝麻开花——节节高

庙里的和尚——无牵无挂

王八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

老鼠钻进书箱里——咬文嚼字

王安石画圆圈——留下一个尾巴

王小二敲锣打鼓——穷得叮当响

近视眼看月亮——好大的星

歪嘴婆婆喝汤——左喝右喝

歪头看戏怪台斜——无理取闹

刀尖上走路——玄乎

吞了火炭——哑了口

猫捉老鼠——靠自己的本事

老鼠跳进糠囤里——空欢喜

棉花换核桃——吃硬不吃软

瞎子逛大街——目中无人

蚂蚁关在鸟笼里——门道很多

蚂蚁爬树——路子乡

飞机上做梦——天知道

宋江的军师——吴(无)用

娃娃逗妹妹——嘻嘻哈哈

麻雀搬家——卿卿喳喳

蒙在鼓里听打雷 ——弄不清东南西北

媒婆提亲——净拣好听的说

茅坑里的大粪蛆——死(屎)里求生

马嚼子套在牛嘴上——胡勒

门后面的扫帚——专拣脏事做

麦秆当秤——把人看得太没斤两

麻包里装钉子——露头

满身沾油的老鼠往火里钻——哪还有它好过的

没有根的浮萍——无依无靠

麻绳上拉电灯——路线错了

卖牛卖发娶回个哑巴——无话可说

外头拾块铺衬,屋里丢件皮袄——得不偿失

毛驴和牛顶架——豁出脸来干

肚皮上磨刀——好险

闻着棺材唤几香——死到临头

麻子跳伞——天花乱坠

蚂蚁背田螺——假充大头鬼

棉花耳朵——根子软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卖了儿子招女婿——颠倒着做

马尾搓绳——用不上劲

聋子的耳朵——摆设

老九的弟弟——老十(实)

歪嘴吹喇叭——一股邪(斜)气

麻雀鼓肚子——好大的气

王八心肠——直肠直肚;装不住啥

张飞遇李逵——黑对黑

飞机上挂暖壶——高水瓶(平)

接着葫芦挖籽——挖一个少一个

马群里的骆驼——高一等

没弦的琵琶——从哪儿弹(谈)起

歪嘴吹海螺——两将就

麻布袋里的菱角——硬要钻出来

冰糖煮黄莲——同甘共苦

棉袄改皮袄——越变越好

蚂蝗见血——叮(盯)住不放

马来西亚的咖啡——耐人寻味

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

麦秆吹火——小气

盲公戴眼镜——装样子的

猫不吃死耗子——假斯文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猫爪伸到鱼缸里——想捞一把

锥子上抹油——又尖(奸)又滑

密封船下水——开口是祸

歪嘴和尚——没正经

埋下的地雷———触即发

老鼠啃碟子——全是瓷(词)

蜗牛赛跑——慢慢爬

马尾作琴弦——不值一弹(谈)

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

温水烫鸡毛——难扯

晚上赶集——散了

林黛玉进贾府——谨小慎微

蚂蚁碰上鸡——活该

王麻子吃核桃——里外出点子

阎王爷贴告示——鬼话连篇

安禄山起兵——反了

外婆得了个小儿子——有救(男)了

娃娃下棋——胸无全局

拉琴的丢唱本——没谱

猫肚子放虎胆——凶不起来

走夜路吹口哨——壮自己的胆子

麻绳上按电灯泡——搞错了线路

盲人买喇叭一一瞎吹

兔子拉车——连蹦带跳

蚂蚱驮砖头——吃不住劲

庙里头放屁——熏爷爷来了

麻布片绣花——白费劲

梦里见黄连——想苦了

麻线穿针眼——过得去就行

马尾巴提豆腐——串不起来

麻布袋绣花——底子太差

老虎嘴里拔牙——找死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霉烂了的莲耦——坏心眼

张飞卖豆腐——人硬货不硬

曹操遇蒋干——倒了大霉

马勺里的苍蝇——混饭吃

接着脑袋往火炕里钻——憋气窝火

米筛裆阳光——遮不住

蚂蚁尿书本——识(显)字不多

煤灰拌石灰——黑白不分

围着火炉吃西瓜——心上甜丝丝,身上暖烘烘

老鼠碰见猫——难逃

蚂蚱打喷嚏——满口青草气

王佐断臂——留一手

棉花堆失火——没救

媒婆迷了路——没说的了

歪戴帽子歪穿袄——不成体统

围着叫化子逗乐——拿穷人开心

猪八戒喝磨刀水——内锈(秀)

眉毛上荡秋千——玄乎

瓦石榴——看得吃不得

盲人骑瞎马——乱闯

盲人戴眼镜——假聪(充)明

门头上挂席子——不象话(画)

棉花里藏针——柔中有刚

鱼口里的水——有进有出

歪嘴佬吹喇叭——调子不正

猫儿教老虎——留一手

马打架——看题(蹄)

棉花堆里找跳蚤——没着落

门框脱坯子一一大模大样

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得出神

猪鼻子插葱——装象

蜗牛壳里睡觉——难翻身

庙里失火——慌了神

帽没儿做鞋垫儿——一贬到底

梦里看牡丹——想得美

半夜吃柿子——专拣软的捏

刚孵出的小鸡——嘴硬腿软

蒙着被子放屁——独(毒)吞

蚊子衔秤砣——好大的日气

弯刀遇见瓢切菜——正合适

王八扛叉——自觉有光

马大哈当会计——全是糊涂帐

蚂蚁嘴碾盘——嘴上的劲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满日金牙——开口就是谎(黄)

盲人开日——瞎说

猫不吃鱼一假斯文

一根筷子吃藕——专挑眼

马路边上的痰盂——人人啤

盲人给盲带路——瞎扯

王八咬手指——死不松曰

蚊打哈欠——日气不小

老虎拉车——谁赶(敢)

棉花地里种芝麻——一举两得

满日黄连——说不完的苦

暗地里耍拳——瞎打一阵

蚂蚁挡道儿——颠不翻车

梦里对媳妇——想得倒美

茅坑里的秤砣——又臭又硬

歪嘴和尚吹灯——一股斜气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刘备招亲——弄假成真

庙里的马——精(惊)不了

怀里抱冰——心寒

歪嘴当骑兵——马上丢丑

月亮跟着太阳走——借光

卖煎讲的赔本——贪(摊)大了

棉花耳朵——经不起吹

梦里过媳妇——想得很美

卖豆芽的抖搂筐——干净利索

望乡台上看牡丹——做鬼也风流

周瑜归天——气死的

麻子敲门——坑人到家了

棉裤没有腿——凉了半截

屎壳郎下饭馆——臭讲究

麻油煎豆腐——下了大本钱

蜗牛的房子——背在身上

望远镜看风景——近在眼前

买盒还珠——不识货

王小二过年———年不如一年

温水烩饼子——皮热心凉

蚂蚁搬家——大家动口

八级工拜师傅——精益求精

王八吃西瓜——连滚带爬

满园果子——就数(属)你红

温汤里煮鳖——不死不活

眉毛上搭梯子一一放不下脸

梦里吃蜜——想得甜

卖米不带升——居心不良(量)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蚊子叮鸡蛋——无缝可钻

买咸鱼放生——尽做冤枉事

娃娃看魔术——莫明其妙

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

歪嘴吃石榴——尽出歪点子

米店卖盐——多管闲(咸)事

歪嘴和尚吃螺蛳 以歪就歪

瞎子认针——对不上眼

麻绳串豆腐——提不起来

猫儿抓老鼠…一祖传手艺

卖油条的拉胡琴——游(油)手好闲(弦)

猫钻狗洞一容易通过

蚂蚱上豆架——小东西借大架子吓子

梦里讲新郎——空喜一场

媒婆子烂嘴——口难张

卖豆腐的扛马脚——生意不大架子大

蜗牛赴宴——不速之客

摸着石头过河——稳稳当当

麻布袋做龙袍——不是这块料

墨里藏针——难找寻

案板上砍骨头——干干脆脆

马尾做弦——不值一谈(弹)

麦秆顶门——白费力

歪脖子看表——观点不正

麻茎当秤杆——没个准垦

马拉独轮车——就翻就翻

歪嘴吹笛子——对不上眼

蚂蚁拾虫了——个个使劲

孙悟空听见金箍咒——头疼

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老虎屁股——摸不得

蚂蚁抓上牛有尖——自以为上了高山

麻布下水——柠不干

媒婆夸闰女——天花乱坠

王老道求雨——早晚在今年

梅兰芳唱霸王别姬——拿手好戏

王八肚上插鸡毛——龟(归)心似箭

蚂蚁搬磨盘——枉费心机

接着中头喝水——勉强不得

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蜜蜂窝——窟窿

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屋檐下躲雨——不长久

驼子上山——前(钱)紧

井里划船——前途不大

庵庙里的尼姑——没福(夫)

孙猴子穿汗衫——半截不象人

卖螃蟹的上戏台——脚色不少,能唱的不多

蚊子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盲人骑瞎马——乱闯

梁山上的兄弟——不打不相识

麻袋绣花——底子不好

麻秆搭桥——相当不起

麻雀掉在面缸里——糊嘴

卖了儿子招女婿——胡折腾

麻柳树解板子——不是正经材料

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棉花卷儿找锣——没回音

麦秆几吹火——小气

马蜂针,蝎子尾——惹不起

秦琼卖马——没办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