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电影天堂 / 即将有部国片要爆

0 0

   

即将有部国片要爆

2019-06-03  小酌千年

昨天儿童节,葛大爷献唱了首儿歌:《两只老虎》。

▲葛大爷献唱《两只老虎》

这次葛大爷没有「瘫坐」,反而西装革履、盛装「端坐」。

但即便「端坐」,手握高尔夫球杆的姿势,和唱歌时的一脸俏皮,还是暴露了他的玩世不恭,让观众处于一种「想笑又没笑」的微妙氛围里。

上次他唱歌,是在《让子弹飞》里吃火锅的时候。

这次改用美声唱儿歌,是一部叫《两只老虎》的电影。

▲《两只老虎》海报

01

这部《两只老虎》的导演,是有「怪才」之称的李非。

或许不少人有点陌生,但姜文导演的《邪不压正》里,廖凡跟朱元璋画像合影的那个细节,相信有不少人知道——这个手笔,就出自李非。

▲《邪不压正》里李非设计的这个细节,让很多人捧腹大笑

——有「怪才」的导演,加上国内最具喜剧表现力的男演员,这阵容激起的何止是一丝期待。

但统统这些,都比不过葛大爷「齐刘海造型」对我的吸引。

葛大爷「大娱乐家」造型的装扮,莫名给人一种亦正亦邪的质感,甚至会产生一种荒诞的、或是黑色幽默的感觉。

那《两只老虎》到底讲了个什么故事?

一个绑匪准备发笔横财,就绑架了一个人;可惜脑子有点缺,反被高智商的「肉票」给策反,成为了他手下一颗棋子,帮他办成了三件事……

所以,这绝对是个喜剧片!

而且是个有着黑色幽默电影基因的喜剧片。

那葛大爷到底是智障绑匪,还是高智商肉票?

这么容易的话,他还是你最会抖包袱的葛大爷,和最会出人意料的导演李非吗?

02

低配绑匪,极品人质,谁是谁的谁?是这部《两只老虎》最绝的悬念设置。

而这个悬念的最佳载体,就是葛优。

他越是一本正经,你就越会觉得滑稽可笑。

种正邪难分的不确定性,和猝不及防的幽默感,是葛优最迷人的地方。

▲葛优

一旦葛优「邪」起来,连芳华绝代的张国荣,都得给他三分薄面。

比如《霸王别姬》里,葛大爷饰演的戏痴袁世卿。

与他做对手戏的,可是「不疯魔不成活」的张国荣。

葛优却完美展示了一个演员「四两拨千斤」的功力:他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眼神迷离,尤其配以竖起拇指轻抚嘴唇的动作,真真是把一个同样痴迷戏到人戏不分的纨绔子弟,演出了邪魅狂狷的魅力。

人不好看,但戏很入骨;虽是配角,却与主角平分秋色。

▲《霸王别姬》里的葛优

他还演过一个经典的坏人,电影《半生缘》里面的「禽兽」祝鸿才。

关于祝鸿才,张爱玲这么描述:「不笑的时候像猫,笑起来像老鼠。」

阴险、刁钻,却又温和平凡,骨子里透出的是精明,但精明里却潜藏着坏——这是个很考验演员能力的角色。

但葛大爷却以其良好的悟性,准确把握了这个任务的精髓:他把表演生活化,以平淡来衬托瞬间爆发的精彩,同时带入他个人独有的幽默感,进一步拓宽了祝鸿才的人物张力——而这之下潜藏的,却是阴险毒辣。

所以当我们看到葛大爷饰演的祝鸿才,对着顾曼璐和顾曼桢两姐妹惺惺假笑时,后背都是凉凉的。

甚至可以说:葛大爷之后,再无祝鸿才!

把表演融入日常,却又保持一定的距离,是葛优「以喜剧扬名立万、以正剧奠定地位」的秘诀。

人长得不俊,但特别有说服力。

比如《甲方乙方》里的那句「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别人说可能稀松平常,但从葛大爷嘴里出来,就是金句,能让人念念不忘。

▲《甲方乙方》截图

这种贴近日常的说服力,也是他在这一时期深入人心的原因。

1997年的《甲方乙方》,和1998年的《不见不散》,葛优以最诚恳的忽悠,哄得刘蓓、徐帆两位美人团团转——前脚拉着刘蓓要创业,后脚就带着徐帆漂洋过海开始新生活了。

九十年代时最新潮的玩意和生活方式,全被他一人串起来,走进群众中去了。

▲《不见不散》里葛优装瞎子又看见爱情时的经典台词

葛优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功力,早在有「中国情景喜剧鼻祖」之称的《编辑部的故事》里,就崭露头角了。

正是他的不太漂亮和吊儿郎当,正中普通人下怀——除了他,谁还能凭借着一个姿势和全程嘴炮,就把一套电视剧镶刻在一代观众的记忆里?

后来在《大腕》里,葛大爷又挖掘出日常化表演的另一层次:嬉笑怒骂、明讽暗刺。

这部电影不仅是拿来酸《末代皇帝》的,也是要讽刺时下越来越商业化的社会和电影制度,以及其它社会乱象,诸如:从拍大片改成大导演的葬礼直播,从给片子拉投资变成给导演的葬礼筹款……

看起来很不知所谓的荒诞设置,听葛大爷一说又很有道理。

▲《大腕》里的葛优和关之琳

这就是葛优,也是观众喜欢葛优的原因:把大忽悠和大实话合二为一,花式玩转一切荒唐,又把现实安排得明明白白。

03

葛大爷一个人就可以倒腾出一折好戏了,何况还有从不按常理出牌、时时刻刻都在挑战观众想象力的「怪才」导演李非。

李非之「怪」,不仅怪在观众永远不知道他故事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还在于叙事特别「皮」,全篇幽默搞笑,转角就会反转,观众多用几个脑也猜不中结局。

▲导演李非

正是凭借这种「怪」,让他引起了姜文和王小帅的注意。

除了此前说的参与姜文《邪不压正》的编剧,并发现廖凡和朱元璋有某种神似之外,李非还参与了王小帅《闯入者》的编剧。

也是凭借这部电影,李非和其他两个编剧在2014年被提名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

▲《闯入者》剧照

给大佬做过编剧,并不意味着李非就是编剧。

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名导演。

04

1996年,16岁的李非想去影像店租一部「带色儿」的电影,误租了昆汀的《低俗小说》——「看晕了,原来电影还能这么拍?!」

接受采访时,聊起与电影的情缘,他先说的是昆汀,之后还有姜文、杜琪峰、韦家辉、周星驰、彭浩翔等等。

不可避免地,做导演的李非,电影里带有深厚的「影迷」基因。

这也是他们这一代新生导演共有的特质。但妙就妙在:李非这代人,能把前辈们的优点,在自己作品里做得更贴近底层人,并赢得市场的认可。

比如同样是影迷出身的饶晓志,以及他那部在故事模式上,与《命运速递》略微相似的《无名之辈》,就在去年名利双收。

应该说,这是个并不严谨但又确实存在的传承关系:昆汀、姜文之类的大佬是前辈,他们为李非等这样的后辈,提供了丰富的黑色电影基因,诸如——

人世无常的黑色、无处不在的幽默(通达、乐观)、主角既定的宿命、不甘如此的挣扎、偏于浪漫的爱情、干净利落的剪辑,和应接不暇的音效。

这些元素,让「黑色电影」在当下拥有了更广阔的市场。

不仅在于作为类型片它们已经很成熟,更在于当下的社会语境里,太多人被困在自己的际遇里无法挣脱:加快的生活节奏、加剧的社会阶层、加大的贫富差距、加强的理想障碍……

「黑色电影」里徘徊在主流社会边缘的底层人,难道不是在关照大多数的我们?

作为年轻一代的导演,李非们似乎已经找到了一条独特的道路:他们把玩故事和幽默的类型片元素与社会现实相结合,开出了一朵迷人的黑色之花。

由此来看这部《两只老虎》,不得不提高期待值:有康城影帝葛大爷,有怪才李非脑洞大开的剧本,这部电影今年要爆,拭目以待吧。


作者 ✎Vivian

编辑 ✎ 清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