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心悟道 / 房产 / 已死亡配偶工龄折抵房款对应财产价值部分...

分享

   

已死亡配偶工龄折抵房款对应财产价值部分继承

2019-06-08  如心悟道

前言

2018年6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出台:《北京高院关于审理继承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其中第6条对于一直以来法院在处理一方购买成本价住房时使用已经死亡的配偶工龄获得折价优惠的对应财产部分能否由继承人予以继承的问题予以明确。

该解答明确了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公房时,依国家有关政策折算已死亡配偶一方工龄而获得政策性福利的,该政策性福利所对应财产价值的个人部分应作为已死亡配偶的遗产予以继承

同时,给出了具体的计算公式,该政策性福利所对应的财产价值计算参考公式:

(已死亡配偶工龄对应财产价值的个人部分÷购买公房时房屋市值)×房屋现值

2019年2月,范林刚律师因正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承办类似案件,通过判例检索得知,目前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和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就适用该解答精神审结了一个案件,一审西城区法院认为工龄折抵对应的房屋份额属于遗产,应由继承人予以继承分割;而二审中院则推翻这个论点,认为房屋仅是其工龄优惠折抵所对应财产价款作为遗产分割继承,而房屋本身的份额不属于遗产。

上述判决明确了北京高院解答的基本涵义,对于在北京乃至全国处理类似案件提供了重要借鉴。

以下为该判例相关情况:

基本案情

蔡A德与乔A原为夫妻,二人育有子女两人,分别为蔡A、蔡B华。1949年蔡A德与乔A离婚。1950年9月蔡A德与张A结婚,婚后二人生育子女三人,即蔡F、蔡E、蔡G。蔡A德与张A结婚后,蔡B华与张A及蔡A德共同生活。1985年6月10日乔A死亡。1996年3月4日蔡A德死亡。2011年2月12日张A死亡。审理中,当事人确认蔡A德与张A之父母均先于其二人死亡。

蔡A与王A系夫妻,二人生育子女两人,分别为蔡B、蔡C。王A于2000年8月7日死亡。蔡A于2008年2月21日死亡。蔡B与徐A原系夫妻,二人育有一子蔡D。蔡B与徐A于2011年4月20日登记离婚。蔡B于2016年8月5日死亡。蔡B与张B系夫妻,其二人育有一子张C。蔡C于2016年4月14日死亡。

2000年9月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以下简称农业部)(甲方、卖方)、张A(乙方、买方)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约定:一、甲方坐落在三里河三区×号,建筑面积83.9平方米,按成本价每平方米1450元出售;二、乙方按照房改售房有关规定应交纳的各项费用包括:实际售价19 236.54元、工本费10元、公共维修基金1762元、房屋产权登记费25.17元、印花税5元,合计21 038.71元;三、按房改政策规定,乙方根据自己的条件享受下列折扣:1、楼房的成新折扣(成本价年折旧率为2%)。2、工龄折扣(成本价年折旧率为2%)。3、教师优惠5%,夫妇双方均是教师的优惠10%。4、援藏人员优惠5%,夫妇双方援藏的优惠10%。单位出售公有住房房价计算表显示,购房使用了蔡A德工龄45年,张A工龄24年。售价计算公式为:成本价购房的实际房价=【【(成本价-标准价高限×年工龄折扣率×夫妇工龄和)×(1+调节因素之和)×(本套楼房建筑面积+阳台面积×系数+阁楼面积×系数)+装修设备价】×(1-已竣工年限×2%)-负担价×现住房折扣率×(本套楼房建筑面积+阳台面积+阁楼面积)】×(1-户主教师系数+配偶教师系数+户主援藏系数+配偶援藏系数)+成本价×上浮一级面积×(1-已竣工年限×2%)+经济房价(或实际房价)×超过控制标准的面积;平台售价=平台建筑面积×30%×届时成本价×(1-已竣工年限×2%);总房价=成本房价+平台售价。算式:成本房价:19 236.54=【【(1450-1363×0.9%×69)×(1+(0.02))×(83.90+0.00×0.5+0.00×0.7)】×(1-30%×2%)-566×0.03×(83.90+0.00+0.00+0.00)】,总房价:19 236.54=19 236.54。2000年9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房改办公室就上述房屋向张A开具收款专用凭证,收款金额为19 229.70元,同时开具手续费收据及维修基金与杂费收据,数额分别为100元、1800.80元。2000年10月30日,张A取得西城区三里河三区×号房屋(建筑面积83.9平方米)所有权证。

2001年6月5日,北京市第二公证处作出(2001)京二证字第1375号公证书,对张A所立遗嘱进行公证。公证遗嘱的内容为:“座落在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三区×号的三居室房屋是我于二〇〇〇年九月六日购买的,属于我的个人财产,房产证正在办理过程中。为防止发生纠纷,我现自愿立本遗嘱,在我去世后,将上述房产全部遗留给我的儿子蔡E(男,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九日出生)任何人不得干涉。” 2001年6月22日,张A在致蔡F及其配偶的书信中向其告知了其所立公证遗嘱的内容及公证书号。

2008年10月14日,张A作为出卖人,蔡E作为买受人签订《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交易标的为本案诉争房屋,约定房屋成交价为20 000元。本案中,蔡E确认上述交易实际并未交割房价款。2008年10月31日,蔡E领取上述房屋所有权证。

2009年9月2日,蔡E与杜A申请就本案诉争房屋进行所有权转移登记,房屋所有权由蔡E转移至杜A,转移类型记载为夫妻间房屋转移登记。2009年9月15日,杜A领取上述房屋所有权证。

本案诉讼期间,2018年6月28日,杜A与蔡E登记离婚,双方向法院提交离婚协议书一份,其中约定本案诉争房屋归女方所有。

审法院认为:

房改房具有出售对象特殊性、房屋价格特殊性、优惠政策每个家庭只能享受一次等特点。从房改政策可以看出,职工的工龄优惠是一种十分重要的因素,是考虑到我国长期低工资制、住房福利性分配制度,房改房相当于将多年的工资差额一次性补发给职工。

职工生前虽未实际取得工龄优惠,但工龄优惠实际来源于死者生前的贡献,应理解为个人的财产利益。该福利具有极强的人身属性,不能无视已故配偶的人身属性而将福利随意归于健在配偶一方。

遗产形式不应拘泥于公民死亡时已有的物质财产,亦包含死亡后因其生前行为而转化的财产利益。因此,工龄优惠应认定为专属于已故配偶个人的财产性利益,可作为已故配偶的遗产予以继承。死亡配偶工龄优惠折算的财产权益份额。

单位出售公有住房房价计算表显示,本案诉争房屋购房时使用了蔡A德工龄45年,张A工龄24年。根据该计算表所示售价计算公式,可以推知蔡A德45年工龄享受的价格优惠所占无双方工龄优惠情况下售房价格之比例为39%,该比例应系蔡A德个人工龄对应的财产价值比例,由此可以确认诉争房屋中属于蔡A德的财产份额为39%。

本案中,健在一方配偶单方处分了死亡配偶工龄优惠折算的财产份额的情况下,继承人是否可以行使追回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之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

如前所述,本案诉争房屋中存在蔡A德的财产权益份额,并非张A个人财产,而系夫妻共同财产,张A虽曾就该房屋进行遗嘱公证时表示该房屋系其个人财产,但对财产性质的认定不能以登记所有权人个人认知为判断依据,张A对诉争房屋中蔡A德财产权益份额的处分属于无权处分行为,其既无权就该部分财产份额确认继承份额,亦无权将该部分财产以转让方式进行处分。

张A在其在世期间将诉争房屋中属于蔡A德的财产份额以买卖形式转让给蔡E,该转让并不存在实际房款交割,蔡E亦不符合善意取得该部分财产份额的要件。此后诉争房屋所有权人由蔡E变更为杜A,系依据双方当时的夫妻关系,因此杜A亦不应属于善意受让人。

鉴于本案诉争房屋中蔡A德的财产份额系其死亡后因其生前行为而转化的财产利益,蔡A德本人无法作为权利人行使追回权利,但该部分财产份额应作为蔡A德的遗产,其继承人应属于权利人,依法享有对该部分财产权益的追回权。

本案死亡配偶继承人的追回请求权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本案中杜A、蔡E强调蔡F、蔡G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基于两点,理由一为本案涉及继承法律关系,起诉时距离蔡仲德死亡已超过20年最长时效。就此法院认为,请求系确认诉争房屋中存在蔡A德的财产份额,即是否存在其遗产,并不涉及就其遗产进一步继承问题,因此不应适用继承法律关系中诉讼时效之规定。

杜A、蔡E认为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二为张A的处分行为超过三年诉讼时效。就此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之规定,下列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一)请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二)不动产物权和登记的动产物权的权利人请求返还财产;(三)请求支付抚养费、赡养费或者扶养费;(四)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的其他请求权。基于物权请求权主张追回应属于其继承的蔡A德房产份额,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一审判决:

一、确认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三区×号房屋中39%的房产份额为蔡A德的遗产。二、驳回蔡F、蔡G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认为:

本案争议焦点为:诉争房屋是否含有被继承人蔡A德的遗产份额。

蔡F、蔡G起诉主张实质是要求确认诉争房屋有二分之一的财产份额属被继承人蔡A德的遗产,主要理由是认为诉争房屋系蔡A德单位分配承租的公房,购买时折算了蔡A德与张A的工龄,且蔡A德去世后继承人未对遗产进行继承分配,故主张诉争房屋应属于蔡A德与张A的夫妻共同财产,蔡A德去世后,诉争房屋应有一半的财产份额属蔡A德的遗产。根据蔡F、蔡G的起诉主张,本案着重分析蔡A德是否对诉争房屋享有物权。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诉争房屋原系农业部所有,后经房改售房,张A于2000年9月6日与农业部签订《房屋买卖契约》,并于2000年10月30日取得诉争房屋的产权。我国婚姻法有关夫妻共同财产的规定限于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或夫妻有明确书面约定的范围。根据法律规定,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蔡A德在张巧鸾与农业部签订房屋买卖契约及取得诉争房屋产权之前已去世,虽然张A在房改购房时使用了蔡A德的工龄,但因蔡A德当时已死亡,丧失民事权利能力,不能再行取得财产,故诉争房屋产权并非蔡A德与张A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

其次,对于在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目前尚无法律、法规对该问题予以明确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曾于2000年2月17日以(2000)法民字第4号复函对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作出回复,其中涉及夫妻一方死亡后,如果遗产没有分割,应查明购房款是夫妻双方的共同积蓄,还是配偶一方的个人所得,以此确认所购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个人财产;如果购房款是夫妻双方的共同积蓄,所购房屋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本院也注意到上述复函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废止1997年7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发布的部分司法解释和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第十批)的决定》废止。故购买诉争房屋是否使用夫妻双方共同积蓄以及是否使用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均不足以据此产生诉争房屋物权取得主体的认定基础。基于上述分析,杜A、蔡E二审提交的日记、书信及情况反映与争议焦点缺乏关联性及必要性,本院不予采纳。

再次,购买公房时使用已死亡配偶的工龄折抵房款的,所获工龄政策福利能否折算后作为死亡配偶一方的财产权益即其遗产的问题,一审法院对该问题进行了详细分析,并据此所作的肯定性结论,本院完全予以认同,在此不再赘述。

最后,上述所获工龄政策福利,能否折算对应蔡仲德享有诉争房屋物权的问题。我国物权法采取的是物权法定原则,物权法所称的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分别为不动产物权和动产物权。张A与农业部签订《房屋买卖契约》并依法予以登记,取得了诉争房屋的所有权,即依法取得不动产物权。如前述分析,诉争房屋并非蔡A德与张A的夫妻共同财产,且诉争房屋现已属案外人所有,对于出资份额并不能当然对应为所购房屋的所有权份额。对于使用蔡A德工龄所获政策福利折算后的价款,可以认定为蔡A德的个人财产,在蔡A德去世后应认定为蔡仲德遗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房屋。综合上述分析意见,诉争房屋中并不含有蔡A德的遗产份额。故蔡力、蔡民力要求确认诉争房屋有蔡A德的遗产份额,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二人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

杜A、蔡E上诉提出的诉讼时效问题,因本案纠纷系物权保护纠纷,对于利害关系人请求确认物权的归属或内容的,因该权利不属于实体法上的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故杜A、蔡E的该部分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另需指出,张A购买诉争房屋使用蔡A德工龄折抵房款所获得的工龄政策福利应作为遗产处理,由继承人享有相应的权益,因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不同意对诉争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若对该部分遗产价值及分配产生争议可另行解决

一审法院关于蔡F、蔡G有权追回诉争房屋部分财产利益并确认诉争房屋中39%的房产份额为蔡A德的遗产的认定,属于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杜A、蔡E的上诉请求成立,予以支持。

二审判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十三条、第一百九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2民初994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蔡F、蔡G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7593元,由蔡F、蔡G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6208元,由蔡F、蔡G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