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地僧一一 / 31、水木然 / 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就是让他“爽”

0 0

   

毁掉一个人最快的方式,就是让他“爽”

2019-06-09  扫地僧一一

凡是能让你“爽”的东西,

一定也能让你“痛苦”

我知道,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耐心这篇文章,尽管只需花几分钟,但是他们宁可去多看几个“精彩”的小视频。

但是请相信我,你如果能安静下来阅读这篇文章,收获一定很大。

的确,自从头条/快手/抖音相继火爆了之后,我们越来越没有耐心去学习或者安静思考一件事了。

因为我们的总是轻而易举的享受那些火爆刺激的视频,这会让我们那一瞬间感到很“爽”,从而得到了一个个碎片化的满足,于是我们所有的生活都被它们填满了。

然而,上帝作为整个宇宙的设计师,他最精巧/最公平的一个设计,莫过于给人类设计了一个这样的枷锁:

凡是能让你“爽”的东西,一定也能让你“痛苦”。

人性有一种基本特征,会对那些让我们精神和身体感到“爽”的东西产生依赖。这是人最天然的、最原始的需求。

▲长按图片保存可分享至朋友圈

“爽”是如何产生的?

人的大脑里有一种叫多巴胺的神经传导物质,他可以细胞传送脉冲。当人被外界刺激的愉悦时,多巴胺会大量爆发出来,比如一个拥抱、一个接吻、一句赞扬的话都会引起多巴胺的升高,多巴胺直接和人的情欲、妄想以及各种上瘾行为有关。刺激如果够强烈,人的身体就会进入到一种如痴如醉如梦如幻的感官体验,即涌起一阵阵“快感”,感到很“爽”。

浅层次的刺激有笑话、美食、挑逗、赞美、看热闹,甚至惊恐(不少女孩喜欢看恐怖片就是这个原因);中等层次的刺激有抽烟、游戏、整容;深层次的有性爱、鸦片、豪赌、毒品,就是俗称的黄赌毒。

对比这三者,如果说 sex 最能让多巴胺含量提升100%,可卡因让多巴胺上升了 350%,冰毒带来的是接近 1200%,所以毒品的致隐是很难戒掉的。

清朝吸大烟的百姓

现在的世界越来越开放/无束,人们挣脱了很多传统束缚,去最大化的去追求各种“快感”,所以我们时刻都在互联网上寻求关于“爽”的各种体验,约会/娱乐/游戏/八卦秘闻/色情段子/性挑逗等等,抖音上那些千奇百怪的视频恰恰满足了现代人的空虚感。

可怕的是,就像我们开头所说:凡是能让你“爽”的东西,一定也能让你“痛苦”。比如美女、美食、美言、美丽的罂粟花,都能让人有快乐的体验。

但都会给人带来伤害:美食让人发胖/失去健康;美言让人迷失自我脱离现实;美女让人产生欲望,失去理智;而且极致的快乐反而让人表情扭曲,比如性爱,每一阵快乐结束后都伴随一阵空虚,毒品的副作用就更不用说了。这也是《道德经》里说的“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

这就是我玩不玩抖音的原因,因为我当时出于好奇去下载了抖音,玩的时候也感觉很新鲜刺激,但是刷完之后却又感觉格外空虚。

更可怕的是:人是会对快感脱敏的,当一个人习惯了反复被刺激和满足的时候,要想一直获得快感,就得不断加强刺激的程度,你需要被更持续、更强烈、更深入的刺激,才能继续获得快感。

人产生快感的阈值,是会不断升高的。比如有的人从刚开始是两天一包,到一天一包,再到后来要一天两包,最后甚至要两根烟一起抽才有感觉。鸦片、吸毒、色情、偷窥、赌博都遵循这个逻辑。

总有人说,只要一种东西有人需要,就可以去生产。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黄赌毒这三种东西将在社会上大量泛滥。因为黄赌毒才是最容易让人刺激上瘾的东西。

有这样一个实验:在小鼠脑中埋个电极,让小鼠踩踏板放电,每踩一次,电极就会刺激产生多巴胺的神经元兴奋。结果小鼠以每分钟几百次的速度踩踏,直到力竭而亡。

“爽”的感觉,

可以被现代技术和算法设计出来

最最可怕的是:现在这种“爽”的感觉,竟然可以被现代技术和算法设计出来。

首先,互联网时代出现了各种应用程序(APP),大部分 APP 的本质是什么?每个 APP 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运营团队,他们用尽最前沿的科技(AR VR);用更大运算和数据处理能力(云计算 大数据),通过声、光、交互、反馈等全方位途径,再在各种心理学、消费行为学、神经科学等理论指导下,不断的给你刺激,让你持续的“爽”,越离不开它们越好。

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提到现在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叫“多巴胺实验室”的公司,对外宣称“能运用神经科学理论,结合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用多巴胺让你的 App 令人上瘾”。

他们为各种 App 定制这样的服务:在一些关键的地方和时间点设计“奖赏”,比如不断的惊喜和奖励,或物质或精神,从而提高用户的留存度、打开率和停留时间。

这也就意味着增加 APP 的打开率,提高打开时间,这会让 APP 更值钱,赚更大钱。因为在资本的眼中,用户数量、日活、月活和平均在线长度等等数据决定了一个 APP 的价值。

如今各种各样的 APP 里,从图文到视频,从网购到资讯,从社交到游戏,从搜索到各种应用工会局,没有一个 APP 不以此为衡量标准,在资本和利益的围剿之下,我们都只不过是一只只小白鼠,安静的立在时代中央等待发落。

比如当你买完一件东西,马上送你一个代金券,让你在商场里继续购物,然后一直买一直送……头条/快手/抖音都是采用算法主导的自动推荐机制,你越喜欢看什么,就专门推荐给你推荐什么,当你收看完一个内容之后,甚至不需要做出任何反应,系统马上会自动推送给你一个类似内容,看得越多,系统就越了解你的喜好,给你的推动也就越“精准”,就是要无限满足你的胃口。

即便像谷歌这样的以“不作恶”来标榜自己的公司,起产品设计的核心逻辑依然是如何才能提升增加点击率,延长用户使用时间,然后见缝插针/算计的地去卖广告,满足这个逻辑的品才被定义成好产品。

这些算法会根据你的浏览/搜索/停留时间,计算出你最感兴趣的东西,然后不断的匹配相应的内容对你轮番轰炸,让你在最沉迷的领域里高潮不断。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三俗内容越来越多的根本原因。

直播平台里低俗无聊的表演、各大卫视里故弄玄虚的选秀、真人秀;云里雾里的玄幻修真小说;网页上关都关不掉的色情暗示等等形形色色的垃圾内容,无处不在故意吊人口味,这些就像鸦片,让大众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这就好比古代的皇帝,每天都可以享用全各地进贡的宫女,他越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女人越容易被选进宫。夜夜笙歌,歌舞升平,总有一天弹尽粮绝,然后一名呜呼了,所以皇帝长命的真的很少。

当一个的欲望可以被无限满足之后,离灭亡就不远了。

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各种便捷,但同时又让我们变的越来越慵懒,它提供了很多浮华的内容,这些内容的设计逻辑都是以无限满足人性偏好为标准,人性的各种阴暗面,诸如窥私、意淫、八卦、暴力、对骂、凑热闹等等都被激发并满足。

从来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像互联网这样对人性洞察的如此彻底,并且将人类大众玩转与手掌之间。《娱乐至死》前言里有这样的话:人们在汪洋如海的信息中日益变得被动和自私……真理被淹没在无聊烦琐的世事中……我们的文化成为充满感官刺激、欲望和无规则游戏的庸俗文化。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社会上沉溺于各种刺激里的人将越来越多,甚至会形成一个巨大的“无用阶层”,这些人连提供劳动力的机会都没有,他们没有信用、没有思想、不能借债、不能纳税,只能过着一种糜烂颓废、暗无天日的生活,如同一具具行尸走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