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历史的脸谱 / 范蠡——一个小白的逆袭

0 0

   

范蠡——一个小白的逆袭

原创
2019-06-10  旧时斜阳


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李斯。


光是听这个几个词儿,画面就美得不行,后人还觉得不够美,特意加了一个大美女西施。


美女在怀,泛舟太湖。


一个男人能在政界、商界、情感界都获得丰收的人,这无疑是理想的人生。


古往今来,做这个美梦的人没有一个亿,也有八千万。


可实现的人只有一个——范蠡。


范蠡出生于楚国宛地,即现在的河南南阳一带。出生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征兆,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哇的大哭了几声就宣告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南阳自古便是楚汉文化的发源地,先后育出科圣张衡、医圣张仲景、智圣诸葛亮、谋圣姜子牙,是个精英所在地。


能在这地方落地生跟,似乎预示着日后很不一般。


事实证明,一个好的环境,除了让一个人获得更多的新鲜空气之外,最大的好处是能学得一身本领。


历史没有任何记录记载了20岁之前的范蠡学过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那就是他天赋很高,名声很大。


20岁那年,南阳的天很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清新味道。


一个叫文种的干部忽然来到了南阳,并亲自到了范蠡的家,请范蠡吃了一顿饭和了一壶酒。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竟成了生死之交。


过了几天,文种恳请范蠡帮助楚国成为春秋霸主。你们没看错,也没有听错,是楚国而不是越国。


这个忙有点大。



胆小的几乎要吓死,胆大也不知该如何下手。


应该说,文种的眼光很独到,胆子很大。


如此大的宏图伟业竟交给了一个刚刚20岁出头的年轻人。


但历史告诉我们,非常人必有非常之处。


文种这次的邀请可以说是十分肯定了范蠡,作为当时最有话语权的两个老大是齐国与楚国。


作为后起之秀,楚国的表现一直很抢眼。


地多人广不说,文化底蕴很厚,大老板很想借着这股东风,能让公司上市,成功取代齐国。


应该说,楚国有这个实力。


这个时候的人才也不少,顶级军事家孙武,加上伍子胥一家都是精英,如果没有后来的猜忌,楚国上市成为龙头老大也不是不可能。


但和所有的电视剧一样。


关键时刻,小人物登场了。


公元前522年,伍子胥之父伍奢,因受费无极谗害,和其长子伍尚一同被楚平王杀害。伍子胥开启了逃亡生涯。


一路上,他凭着惊人的智慧,一次一次的化险为夷。


最终逃到了吴国,凭着生平所学,他帮公子光(即吴王阖闾)刺杀吴王僚,夺取王位,整军经武,将一个二流企业,一步一步壮大成了春秋霸主之一。


心中的仇恨,让他开始谋划对楚国的战事。


公元前506年,堪称中国版的哈姆雷特的伍子胥带着吴国军队攻入楚国首都。


消息传来,老板楚昭王仓皇出逃。


怒气未消的伍子胥干脆掘开楚昭王老爹楚平王的墓,不顾尸体已经腐烂,当场鞭尸300下。


让你杀,让你杀,让你杀个够。


这次复仇的后果很严重,楚国彻底沦落了,而一直处于二流企业的吴国开始展露头角号令天下。


权势带来的滋味是无穷的。


以前一直想都不敢想的吴王头一次品尝权利带来的滋味,他乐不思蜀。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阖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定下了一个宏伟的计划——吴国要在一年之内成为春秋行业里的老大。


应该说,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吴国还是有这个底气的,加上身边有孙武、伍子胥这样的能人帮忙,阖闾有这个想法不奇怪。



但这个计划想要彻底实现,还需解决一个对手——越国。


这两个老兄仿佛天生就是对头。


一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前496年)夏,阖闾兴师伐越,越王勾践带兵在欈李(今浙江嘉兴南)抗击(史称“槜李之战“),论实力吴国要强一点。


可越国也不弱。


为了应对这次战事,越军派遣敢死队挑战,三次冲向吴阵,全部失败。最后越王让犯死罪的囚徒走到吴军阵前,举剑自尽。


这是一种七伤拳的打法,伤人先伤及。


这种奇怪的打法,让阖闾觉得有些好玩,竟忘记了厮杀。


而越军趁势攻击,在姑苏(今江苏苏州)大败吴军。这一战,吴国不败而败。


越国不胜而胜。


自古战场,没有不败的,一时的失败算不得什么。


吴国虽败,但主力还在,好好整顿,复仇不是没机会。


但阖闾这人竟为此想不开,郁郁而终。


临死前立太子夫差为吴王,对夫差说:“儿子,这是杀父之仇,你能忘记么?”


夫差回答说不敢忘。


阖闾道:“很好,那就你为父报仇,学学伍子胥。”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公元(前494年),吴王夫差在夫椒(在太湖之中)击败越国,攻入越国都城会稽(今浙江绍兴),终于为父亲阖闾报复了越国。


历史最精彩的一幕就此拉开。


伍子胥想不到,当年自己冲冠一怒为父兄报仇,非但给了自己老家致命一击,还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终生难以超越的对手。


这个人就是范蠡。


楚国的没落,让范蠡选择了越国。


越国的失败,给了范蠡实在才华的机会。


祖国啊,祖国能否复兴,就看这一战了。


定下这个宏伟的计划时,范蠡刚刚满三十岁。


正是开创属于自己时代的时候,他寻来了文种,连夜为勾践起草了一份企划书——伐吴七术。


一曰捐货币以悦其君臣;二曰贵籴粟囊,以虚其积聚;


三曰遗美女,以惑其心志;四曰遗之巧工良材,使作宫室以罄其财;


五曰遗之谀臣以乱其谋;六曰疆其谏臣使自杀以弱其辅;七曰积财练兵,以承其弊”。




这些话翻译过就是用糖衣炮弹弄垮吴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再从根本上消灭吴国。


这是一个狠毒的法子。


为了实现这个宏伟的计划,大老板勾践亲自到吴国做人质,作为谋臣,范蠡也一路跟随。


当然了,作为计划的一部分,范蠡还给夫差带来了一份大礼——绝世美人西施。


作为一个复仇成功的男人,没有比这个礼物更能体现夫差的霸业。


与江山而言,很显然夫差更喜欢美女。


良好的外交手段,加上一等一的认错态度,给了夫差一种错觉,眼前的勾践就是一个废物。


为此,他犯了人生第二个错误。(第一个错误没有听伍子胥的建议,彻底消灭越国力量。)放勾践回国。


从凤凰男成功逆袭,再一次站在历史的舞台上。


勾践很有几分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感觉。




他很清楚,想要一直保持这种自我陶醉的感觉,他必须打败老对手夫差。


四年后,经过整顿的越国开始恢复生气,回想昔日的屈辱,勾践很想动手。


仇恨有时候是一颗种子,一旦在心里发芽,就有一股冲出去的魄力。


但范蠡却不答应。


给出的理由很充分,还不是时候。


想要打赢这场战事,你还得做些事。


勾践这人心胸虽不咋样,执行能力却很强。


按照范蠡的要求,他亲自劝农桑,务积谷,不乱民功,不逆天时。先抓经济,继而亲民,稳定社会。施民所善,去民所恶。协调内部关系,内亲群臣,下义百姓。


有人生病时,亲自去慰问。有人去世,就亲自去办丧事。对家里有变故的免除徭役。一系列的措施,使百姓得到安定。


为了提高军事实力,他更狠,组织了敢死队,以最高金额奖励。


如此作为,堪称历史的奇迹。


十年磨一年,何况是二十年。


公元前476年,伐吴的条件终于成熟了,这一次范蠡没有反对。


一切都成定局。


但在复仇之前,还得除掉一个人,这个人不死,复仇不过是一句空话。


这个人就是伍子胥。


论才智、论见识、论坚韧不拔的秉性,伍子胥无疑是当世一流的人物,勾践能活着,多亏了吴国小人多。


否则什么卧薪尝胆,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


就在勾践回国时,伍子胥还一直提议让夫差灭了越国。


这种危险人物,当然不能留。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公元前484年,勾践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吴国自夫差当老大后,十分的好战。


长年累月的打仗,除了一点虚名之外,吴国没有得到什么好处。


这一年,吴国利用齐国老大刚死,新王刚立的空子,开始对齐国发动了攻击,作为夫差最忠实的仆人,勾践采用子贡的计谋,就带领着他的人马帮助吴国作战,他们的目的当然不是打仗,而是趁机破坏吴国经济。


 这一切,伍子胥看在眼里。


他对夫差说:“越国,是心腹大患,现在相信那虚饰浮夸狡诈欺骗之词,贪图齐国。攻克齐国,好比占领了一块石田,丝毫没有用处。况且《盘庚之诰》上说:‘有破坏礼法,不恭王命的就要彻底割除灭绝他们,使他们不能够传宗接代,不要让他们在这个城邑里把好人影响坏了。’这就是商朝兴盛的原因。希望大王放弃齐国,先攻打越国;如不这样,今后悔恨也来不及了。”



应该说,这是一番肺腑之言。


可信度极高。


只可惜,昏头的夫差一句也没听进去。


君臣二人的这次间隙,给了勾践离间的机会。


他按照范蠡的建议,收买了吴国太宰嚭,让这个小人给夫差说些坏话。


这个计策很成功,太宰嚭很卖力的说了不少伍子胥的坏话,这些坏话有理有据。


夫差果然上当,派人送了一把宝剑给伍子胥。


当夜自刎而死。


这是吴国走向下坡路的开始。


此后的较量中,尽管吴国多番周旋,依旧难改被灭亡的命运。


公元前473年初冬,这天下起了大雪,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似乎正合了那句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怀着一肚子悔恨的夫差,拔剑自刎,吴国灭亡。


曾经的曾经,我是那么的卑微,如今的如今,我是这般的高贵。


冰火两重天的转换,让勾践很得意。


他决定把目光再放长一点,齐国多年内乱,楚国还没从战乱中恢复元气,据说秦国那边也不太好。


这是个好机会。


十年生聚 十年教训。伍子胥说得一点都不错,是时候了。


就在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一直跟着自己冲杀在前线的范蠡忽然送了一份辞职报告。


这个让他始料未及。


这样的人才,他当然不能放走。


但范蠡却执意要走。


他很想问,但他没问出口,因为他从范蠡的眼里看到了一种洞悉一切的东西。


这样的人,留不住,也不能留。


一番思索后,他答应了。


这天,太湖的水很温柔,阳光洒在上面美如图画。


为勾践瞻前马后的范蠡走了,走得悄无声息。


很多人对此不解,唐代文学家韩愈认为,为人谋而不忠者, 范蠡其近之矣。


北宋文学家苏轼则说,以吾相蠡, 蠡亦鸟喙也。


宋代名人林亦之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范蠡之去似可全身, 然卒使后世君臣猜忌百出, 无一日相安者, 其患自范蠡始也。


对这些千奇百怪的猜测,责备,范蠡淡淡一笑丝毫不在意,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重要么?


不重要,功成名至能转身隐退,才是顺天之道。


这个道理,普天之下又有几分明白呢?大概只有我一个吧?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