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董卿:读书和不读书,过的是不一样的人生

原创
2019-06-10  国馆官方

01  

提到董卿,我们会想到她的端庄优雅,学识渊博,说话大气。

有时候,她的形象甚至超越了一个主持人,代表了东方女性的美。

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一种气质,和一种难以言说的文化内涵。

有人说,董卿这么优秀,是老天赏饭吃。

但实际上,舞台上的光鲜亮丽,源于她的努力、坚韧。

各种高光时刻,背后是几十年的寒窗苦读,给她撑起的一片天。

02

1973年,董卿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

父亲出身贫苦农村,靠着不懈的努力考进复旦大学,毕业后成为报社总编辑。

他一生笃信:人的命运要靠读书来改变。

所以,从小他对董卿的教育极其严苛。

刚认字的时候,要求她每天抄成语、古诗,大声朗读背诵。

大一点,就列出书单,严格控制每天的阅读量。

平时不允许董卿多照镜子,也不准妈妈给做新衣服。

他认为,女孩子不能放过多心思在打扮上。

“马铃薯再打扮也是土豆,每天花在照镜子的时间还不如多看书。”

在爸爸的高压政策之下,董卿度过了相当晦涩的童年,

她回忆道:“最开心的时候是爸爸出差,那我才能做自己的事情。”

董卿是文体爱好者,喜欢参加演讲比赛、唱歌跳舞,愿望是当一名演员。

但父母都不赞同女儿从事文艺工作。

处处受到打压的董卿,对父亲一直心怀怨恨。

但不可否认,这样的教育让她养成了读书的好习惯。

而这个习惯,也造就了后来的她。




03

成年后的董卿克制不住文艺的心,不顾家里反对,考入浙江艺术学院表演专业。

毕业后,董卿陪一个朋友去浙江电视台应聘主持人。

结果朋友没考上,自己却意外被录取了,误打误撞得到第一份主持人工作。

工作两年,顺风顺水,既做主持又做编导,生活也是十分惬意。

很快,董卿觉得无趣,希望做更有挑战性的工作。

在朋友的介绍下,董卿入职了上海东方卫视。

初来乍到的她意气风发,想着能更上一层楼。

可换来的却是同事的冷脸,没人理她,也没节目可做。

每天只负责联络、催场、跑前跑后、做剧务,璀璨的舞台,根本不属于她。

这让董卿感到无比失落。

日子闲着有些无聊,董卿想到了读书,就去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的电视编导系。

别看现在董卿光彩照人,在美女如云的艺术院校,她不过是人群中的一只“丑小鸭”。

“同学一个比一个漂亮,老师教我们芭蕾的基本动作,只有我跟不上节拍。” “最难过的还是周末,周围女同学都有男生追求,我只能一个人在寝室里看书排遣寂寞。”

那时的董卿被自卑困扰,在难捱的岁月里,是书籍给了她力量。

终于,董卿顺利读完本科,受邀主持一档新节目《相约星期六》。

讨巧的节目样式,加上董卿清纯的主持风格,让她一夜之间家喻户晓。

董卿站上了属于自己的舞台,第一次尝到了名气的滋味。

04

充满野心的董卿并不满足于此,她想找到更大的舞台。

于是把心一横,放弃小有名气的东方卫视主持人职位,去了面向全国的上海卫视。

她心想,这一次应该会顺利了吧。

可到了新单位后,董卿后悔了。

每天就是串联节目,收视率一塌糊涂,刚开始还有劲头,但很快她感到了失落。

平时上班跟玩儿似的,来了,点个名,就可以走,这让董卿十分焦虑。

又一次,读书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为了调整心情,董卿开始研读《红楼梦》、《西厢记》,还有《唐诗宋词》,只要与现实无关的,她都读。

读了半年书,工作还是没有起色。

古典文学的滋养,平复了董卿的浮躁,也让她想清了方向。

她继续提升学业,报考华东师范大学,成为中文系古典文学的研究生。

当年,主持人崔杰感叹:“董卿继续深造的选择很正确,这样才能让自己走得更远。”

学校的导师也透露:“在董卿身上,我看到了一颗平常心,这对主持人来说很难得。”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毕业那年,上海卫视改革成功,收视率蒸蒸日上。

董卿也被委以重任,主持多档节目。

一次去超市买东西,有营业员认出了她,还兴奋地说出了几个喜欢的节目。

2000年,董卿受邀主持“上海-悉尼双向传送音乐会”。

流利的英语,大气的风格,震住了所有人。

从此,董卿一战成名。

2001年,强大的实力让董卿一举获得中国播音主持界最高奖项——金话筒奖。

而且,是全票通过。

凭借这个奖项,让董卿也进入了事业的极速上升期。

董卿说:“我始终相信我读过的所有书都不会白读,它总会在未来的某一个场合帮助我表现得更出色。”

读书可以给人以力量,更能给人快乐。

05

金话筒奖的一位评委,对董卿非常赏识,邀请她进入了央视。

从那时起,董卿获得了大量国家级活动主持机会。

2005年,董卿第一次站上春晚舞台,大气温婉的形象和颇具气质的台风,瞬间收获广大观众的认可。

越来越多的工作接踵而至,最忙的时候,一年要主持了130台节目。

但董卿没有因此膨胀,繁重的工作依然没有阻挡她读书学习的脚步。

期间,董卿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MFA艺术硕士学位。

在知识的充实下,董卿释放出了更大的光芒:

成为春晚舞台上不可或缺的主持人,乃至实至名归的“央视一姐”。

强大的心理素质、灵活的头脑和机敏的反应,更成了她的标志。

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当属“金色三分钟”救场神话。

2007年欢乐中国行元旦特别节目,接近零点时,现场突然出现两分半钟空档,导演马上安排董卿救场。

董卿开始大方自如地自由发挥,耳麦里突然传来导播的误判:

“不是两分半钟,是一分半钟!”

董卿连忙调整语序,准备结束语。

而此时,导播再次传来更正:

“不是一分半钟,还是两分半钟!”

董卿临危不乱,走到舞台两头给观众深深鞠躬。

用即兴的排比句把时间填得满满当当。

肢体停顿让她控制住了节奏,加上流畅的语言表达,让这次救场成为了主持界的一个完美案例。

06

有人说,看董卿主持节目,十分赏心悦目。

在适当的场合,正好的时间点,董卿总能说出最恰当的话语来,让人赞叹之余,不禁佩服董卿渊博的学识。

这一切,都归功于她长年累月的读书习惯。

董卿在一次访谈中说:“假如我几天不读书,会感觉像几天不洗澡那样难受。”

正因为有了文化的积累,董卿总能展现她的大气、睿智、处变不惊。

但光纸上谈兵也不行,还要学以致用。

对待每一个节目,董卿都非常认真。

每次拿到主持稿,她都先一遍一遍地校对、背诵,提前准备许多可能用得上的桥段和语料。

甚至会细致到每句话的斟酌、表情的把握、衣饰的挑选。

在青歌赛准备期间,董卿早上7点就坐在书桌前看资料,一直到晚上一两点,期间不吃任何东西,饿了喝口水,急了上个厕所。

每天大声朗读,背诵,声音穿透了整幢公寓楼。

节目开播后,董卿更忙了。

据工作人员回忆,每天下午2点到央视以后,董卿马上到后台做准备,下午四点彩排,十点直播结束。

紧接着,去会议室核对第二天的考题、节目设置,各种细节,回到家已经是两三点了。

踏进家门的董卿,即使疲倦,但也不会马上休息。

她泡一杯咖啡,拿出台本,继续背词。

非常人能及的努力,成就了青歌赛,也成就了董卿自己。

我们只看到董卿台前云淡风轻,却不知幕后的负重前行。

而这一切,才是董卿在节目上能“出口成章”的有力保障。

07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董卿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褒奖。

但生活就是这么吊诡,每当你一帆风顺,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摔得很惨。

2008年春晚,董卿在介绍相声《新五官争功》表演者马季的儿子马东的时候,一时口误,说成“马先生的儿子马季”。

直到晚会结束,她才知道自己的失误。

董卿的眼泪瞬间决堤,后来还因为这件事哭了整整3天。

也许在普通人眼里,口误是常有的事。

但在春晚这个特殊的舞台,每个节目,每个场景,甚至是稿子里的每一个字,都要经过层层审批,反复排练,力求精益求精。

在十几亿人的眼皮底下,任何小毛病都会被无限放大。


那段时间,铺天盖地的谩骂更是让董卿差点招架不住。

即使已经对马季父子致以最诚恳的歉意,但部分网友还是不买账,

董卿的形象一下子跌落谷底。

2010年元宵晚会,董卿再次犯错,将欧阳修的“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中的“昼”念做“书”。

这被剧作家魏明伦发现后传播给了有关媒体。

全国网友对她口诛笔伐,甚至有人针对她的形象、能力,用不堪入目的词汇进行谩骂。

这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董卿饱受争议,她哭过、委屈过、抑郁过。

她感觉站在舞台上,已经不那么忘我,不那么兴奋了。

无数个夜晚,她都坐在书房沉思:

“自己可能要迎来人生中漫长的修整期。”

时间有多长,她也不知道。

08

海明威在《真实的高贵》中有一句话:

“优于别人,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历经挫败的董卿,痛定思痛,她意识到自己文化知识底蕴欠缺。

“主持人不是演员,而应该是一位文人。”

于是,她毅然放下一切,暂别央视舞台,只身前往美国南加州大学做访问学者。

有网友讽刺说,董卿此行不过是为了图个虚名。

但她知道,这是一趟重新审视自己,重新思考人生的征程。

没有镁光灯,离开了紧盯着自己的目光,独属于董卿一个人的深造时光。

重新进入校园的董卿,每天7点起床,吃早饭,然后去上课。

有时候只有半天课,她就泡在图书馆,或者参观一些博物馆、看一些演出。

努力学习专业知识的同时,董卿也不忘拿起中国古典名著和诗词佳篇。

这段日子让她内心平和,充满温暖。

在董卿看来,只有诗书才是自己继续前进的动力。

09

2年后,董卿学成回国,受邀担任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主持人。

当时,不少人以为她只是一个走流程的普通主持人。

谁知一亮相,竟成了一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气质女子。

节目中,董卿对优美的词句信手拈来,点评都是用古文诗词。

当名家念出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董卿对上:“月如无恨月长圆。”

选手遗憾退场,董卿送上一句:“双鬓多年作雪,寸心至死如丹。”

一对父女用诗词创作歌曲,董卿为之感动,竟脱口而出外国诗人叶赛宁的《我记得》。

如此深厚的文化底蕴着实让人惊叹,甚至有人怀疑她用了提词器。

董卿的清新隽永,也正应了那句古语:

“美人当以玉为骨,雪为肤,芙蓉为面,杨柳为姿,更重要的是以诗词为心。”

10

如今的董卿,高贵,典雅。

在《朗读者》的舞台上,董卿衣着纯白色的西装,妆容毫无瑕疵,短发干净利落。

那缓缓一笑,简直优雅了全场观众。

董卿说:“女人外表的美都是短暂的,唯有用知识和涵养修饰自己,才能美丽一生。”

节目中,董卿总是将身体前倾,认为这才是倾听时该有的姿态。

即使工作人员举着“坐回去”的大纸板提示董卿,她也不管不顾。

尽管,那样可以让她更加好看,更加上镜。

她说:“镜头上的脸是否好看,并没有那么重要。”

上过节目的嘉宾,无一例外夸赞董卿为人体贴,善解人意。

人们都说董卿漂亮,实际上,这是一种由内而外的“知性美”。


她一直坚信,精神世界的满足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内在,终生学习的女人,魅力无穷。

真正的美,从来不是单单指外貌。

三毛曾经说过:“书读多了,容颜自然改变,很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为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它们仍是潜在的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

董卿的眼睛里,是有光的。

每一望皎然的优雅,都是书香的芬芳。

/今日作者/


部分图片来源《朗读者》,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感谢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读书原创,转载请注明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