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头读书馆 / 随笔 / “端午快乐”辨

0 0

   

“端午快乐”辨

原创
2019-06-11  老杨头读...

           前几年过端午,微信上常见“端午节快乐”这样的祝语。一个节日到来,祝朋友快乐,大家都觉得很自然,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妥。某一天,一位教授在微信中发话了: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没文化呢?爱国诗人屈原就是在五月初五这一天含恨投汨罗江而死的,后人过端午节就是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诗人。诗人都投江而死了,你们还快乐得起来?有了大教授的这一番话,大家顿觉如醍醐灌顶,而幡然醒悟!于是,再过端午节,便没了“祝端午节快乐”之类的祝语,一律换作“祝端午节安康”。为何将“快乐”改为“安康”?我不明究里!莫非是说屈原含恨而亡了,我辈要多多注意平安和康健?我想“祝安康”的首创者也未必同意这种理解,不准说“快乐”的那位教授先生恐怕更不会同意了!

我想不明白的是:屈原的投江而亡,与今人的喜忧苦乐有怎样的紧密关系?有见过赛龙舟的人们都是苦着脸、流着泪的吗?有见过包粽子煮鸡蛋的人们都是撅着嘴、板着脸的吗?相反,他们个个喜笑颜开、欢乐无比!既如此,端午节有什么不快乐的呢?既快乐,为什么又不能互祝快乐呢?

我想提醒大家、特别是那位教授先生:端午节已衍进成我们民族的一种文化符号,没有那么简单、那么直接的“情感带入”!过节了,祝个“快乐”没什么不妥!我不希望大家都怀着“不敢越雷池一步”的紧张而只敢说——“祝端午节安康”。

也许有人会说:“照你这么说来,那就可以‘祝清明节快乐了’。”打住!这两个节日可不能同日而语,清明节去上坟,去插青,那是为祭奠我们的亲人。如果是亲人去世不久的话,人们一定还怀着沉痛的心情。试问,清明节有一项像“赛龙舟”、“包粽子”这样带有喜庆色彩的活动吗?虽然,人们去祭奠逝世多年的亲人时,已没有太多的沉痛心情,但来一句“祝清明节快乐”总觉得有些别扭。所以我认为“祝端午节快乐”可以,而“祝清明节快乐”不行。道理何在呢?

我所能想到的是:祭奠伟人和祭奠亲人的不同。祭奠伟人,旨在缅怀他的丰功伟绩,学习他的伟大情怀、伟大人格和崇高品质。因而就容易形成大家共同参与的社会活动,如端午节的赛龙舟。而祭奠亲人主要是寄托个人的哀思,因而只是一种个人或家庭的行为。前者基本没有了悲苦的情绪,后者何多何少都有那么一点。对此,我们可以用问答的方式来加以检验:甲问乙:“你端午节快乐吗?”乙答:“我看了激烈的龙舟赛,吃了香甜的粽子,吃了大大的荷包蛋,我很快乐!”乙问甲:“你清明节快乐吗?”甲答:“我在父母的坟前烧了纸上了香叩了头,我……”显然这里不能说“我很快乐”。这正好验证了我前边所说的“祝端午节快乐”可以,“祝清明节快乐”不行!

亲爱的朋友,是这样的吗?你也来参与讨论吧!

2019610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