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淡看涨与跌 都付笑谈中

原创
2019-06-11  碌碌若冰

碌碌若冰

1998年,本市开了第一家证券交易所也就是长江证券交易所,我满怀暴富发财的心理,投入到股市的惊涛骇浪之中,赚足了20年股龄。

下水即呛水。当时把仅有的二万元存款全部入市,希望瞬间变成二十万、二百万甚至二千万,然后带家人去周游世界。现实总是那么残酷,当年一场载入史册的大洪水,把股市也波及“决堤”了,飞流直下一片绿,二万元跌的不到七千元了,亏的一万三当时可以在县城买30平方米的房屋。不仅呛水,几近淹死。

我总认为智商不差,希望再去一搏,或许奇迹就在眼前。买炒股书籍,研究K线、各种指标,甚至为发行量过百万的《楚天都市报》写过股票专栏文章,依然没有实现暴富的梦想,倒是浪费了我不少的青春时光。20年间,经历了大熊大牛,也从狂热开始转向理性,逐步把股市当成生活中的一种乐趣。

理性就是不盲目,不幻想,把握尺度;乐趣就是对股市放不下,看不透,也不再去钻牛角尖。尤其是普通的股民,当你知道利好的时候,股价早已腾飞,只叹没能一起飞;当你知道利空的时候,股价早已下海入地。你兴高采烈以为是地板价的时候,可能下面还有地下室、暗河,甚至是十八层地狱,苦海无边。

炒股其实就是一种乐趣,茶余饭后的一个话题,像广场舞一样轻松。控制在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赚不疯狂,跌不跳楼,淡看涨与跌,都付笑谈中。

  (获2018年长江证券征文特别奖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