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这场死伤累累的登陆战是“霸王”的预演还是“市场花园”的前奏?

原创
2019-06-11  赤剑天涯

作者:弹痕

1944年6月6日,盟军横跨英吉利海峡,发起了代号“霸王”的诺曼底登陆作战。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登陆作战,各国军界和民间对诺曼底登陆的研究从未停止过,即使是在75年后的今天。也正因为诺曼底登陆的辉煌胜利,使得1942年8月由英军所发起的,同样是跨越英吉利海峡的迪耶普登陆作战,被视为一次意义非凡的作战行动。尽管迪耶普登陆作战以失败告终,但后世普遍认为,正是迪耶普登陆的失败,为诺曼底登陆的成功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因此并不能算作一次传统意义上的失败战例。

1942年8月,欧洲大陆已经只剩下苏联独力抗击纳粹的铁蹄,为了回应苏联政府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呼吁,英国决定在英吉利海峡发起一次大规模登陆作战。登陆地点选在法国港口小镇迪耶普,之所以选择此地,是因为该地位于英吉利海峡最窄处,进攻路线最短。而且该地处在皇家空军的作战半径之内,作战中可以得到皇家空军的有力配合。

英当时英军正与隆美尔率领的德意非洲军团在北非鏖战,所能集结的人员和舰船都非常有限,英军决定以秘密接近的方式潜入法国海岸,登岸之后对德军发起偷袭。作战行动由当时为中将的蒙巴顿公爵指挥,参战部队的主要人员构成为加拿大士兵。相比于诺曼底登陆,迪耶普作战的具体过程非常简单。1942年8月18日夜,代号“庆典”的迪耶普登陆战正式拉开帷幕,6000余人(5000名加拿大士兵,1100名英军,15名自由法国士兵,50名美军观察员)的突击部队,在237艘舰船的运输和护送下,向迪耶普进发。

为了确保本次作战能获得足够的空中支援,皇家空军集结了67个飞行中队,其中包括42个“喷火”MK V型战斗机中队,4个喷火MK IX型战斗机中队,2个“喷火”MKVI型战斗机中队,2个“台风”(霍克“台风”,不是EF2000“台风”)式战斗机中队,6个“飓风”MK IIC型战斗轰炸机中队,2个“飓风”MK IIB型战斗轰炸机中队,4个“野马”I型(P-51的皇家空军版)侦察机中队,3个“波士顿”轻型轰战机中队。如此大规模的空中力量集结,对皇家空军来说自不列颠空战后尚属首次。

但由于本次作战的定位就是一次偷袭作战,为了保证登陆作战的突然性,英军高层决定不对预定登陆场附近的德军防空阵地、机场、桥梁、公路等目标进行预先轰炸,也不对作战空域的制空权进行预先争夺。皇家空军的这一决定,直接导致皇家海军拒绝派遣任何主力战舰参与本次作战行动。也就是说,登陆部队除了自身搭乘的登陆船只外,只有几艘驱逐舰提供火力压制。

8月19日凌晨3时47分,登陆船队被德军巡逻艇发现,偷袭行动变成了强攻。皇家空军飞行员们进行了勇敢而卓绝的作战,但他们不仅要冒着德军猛烈的地面防空炮火,为地面登陆部队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和为船队提供空中警戒。还要与能得到地面防空炮火掩护的德国空军进行缠斗,虽然战斗开始时,德军仅有JG2战斗机联队的约30架战斗机投入作战,但几头忙碌的英军战斗机因为力量分散,一开局就处于被动局面。空中作战的不利,使得海面上的英军登陆舰艇在德军密集岸防火力下损失惨重,雪上加霜的是,德国轰炸机群也很快投入了作战。空中和舰上火力都无法指望的情况下,勉强抢滩成功的突击队员也在德军的火力压制下死伤累累。作为地面火力中坚的27辆“丘吉尔”坦克,要么困在密布鹅卵石的滩头动弹不得,要么在德军的反坦克火力下接二连三的被击毁。到上午11时,登陆部队在付出了3648人伤亡、被俘,1艘驱逐舰和33艘登陆艇损毁,106架飞机被击落的代价后,登陆行动宣告失败。

蒙巴顿伯爵后来评价此次作战时说:“在迪耶普每伤亡1名士兵,在诺曼底就能减少10人的伤亡,迪耶普作战是诺曼底登陆的前奏。”迪耶普作战的失利,确实使英军获得了许多关于登陆作战的宝贵经验,比如登陆作战必须在获得制空权后才能开始海上运输,装甲部队必须拥有足够的工程保障设备的配合,以快速通过滩头复杂的地形。

登陆部队必须获得舰炮火力支持,以压制敌方岸炮火力。但值得注意的是,诺曼底登陆的成功,更多的来自美军在北非和西西里岛登陆作战中积累的经营。尤其是在北非登陆作战中,美军首次在登陆作战开始前大规模使用空降兵,夺取重要战略目标,为滩头部队向纵深突破扫清障碍,这一战术正是日后诺曼底登陆中盟军能够取得战役性突破的关键。

而反观英军,迪耶普作战前敌情未明就贸然下定作战决心。战前英军情报显示,迪耶普地区只有1500名老弱德军驻守。但实际作战中等待登陆部队的,却是一支包括1个后备装甲师在内的,规模在7000人左右的德军部队。战前英军对德军的火力配置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对迪耶普滩头的地形情况也没有及时掌握。6000余人的登陆部队不仅缺乏重型火力支援,而且还兵分五路出击。战斗中各分队间,各兵种间几乎没有建立有效的联系,更谈不上协同配合,导致部分方向登陆部队反复遭遇损失,进展顺利的少数部队由于得不到有效协同,也很快在德军火力的压制下进退失据。而这些问题在2年后,由英军主导的市场花园行动中却一样不少的再次出现。

迪耶普登陆作战还可以归结为双方总体实力的悬殊,但市场花园行动是在盟军占有绝对战略优势的背景下进行的,而战役的结果至少可以说明,迪耶普失利的教训对英军来说并未起到足够的警醒作用。所以,弹痕认为在承认迪耶普作战的重要意义的同时,也不必对其过分神话。失利就是失利,苏军在基辅战役中的失利,虽然对后来莫斯科保卫战的成功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但从来没有任何人说过基辅保卫战不能算作失败。

美军在巴丹战役中的失利,同样也对整个太平洋战场的胜利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但麦克阿瑟也没说过巴丹战役不算失败这样的话。对迪耶普作战意义的过分拔高,在某种程度上应该算是英国军方对其自尊心的一种弥补。但战场上的自尊心,从来都是靠胜利维持的,越是倔强的想维护上一次失败的颜面,就越是容易在下一次作战中再次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往往是鲜血和生命。(本文完)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