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一塘荷 联合网

2019-06-12  江柳101
                                                □路来森
  塘,不大;荷,很多。
  荷一多,不大的荷塘,就显得异常拥挤。硕大的绿叶铺满水面,荷花纷然挺立,菡萏的、盛放的、凋零的,姿态纷呈,纤纤娆娆。
  春天,荷叶初发,大如铜钱,点点的绿,布散在水面上,楚楚可怜。好在,岸边菖蒲花此时正开放。菖蒲花,多为黄色,黄灿灿,黄莹莹,黄亮亮,照亮了水中铜钱般的荷叶,那荷叶的绿,便也亮了。
  此时,菖蒲的金灿灿的黄,对于塘中之荷,是一种极好的映衬,相映成趣。黄的色彩,张扬、肆意;绿的荷叶,则沉静、安详,似侯门中的小家碧玉,于安详中,呈现出一种仪态端雅的娴静之美。
  春天谢幕,菖蒲无花,只剩下一束束的绿——如箭般的绿。
  不过,荷塘岸边的另一种花——千屈菜,此时,却渐次开放了。
  一株株的千屈菜,身条高高,窈窕有淑女范。它是一塘荷的陪伴者,也是一塘荷的烘托者。它在生长自己的同时,也见证着一塘荷的生长,眼看着荷叶一天天铺展开,一天天用自己的绿,将荷塘完全罩住。千屈菜小巧精致的花儿,渐次开向高处,粉红娆娆;开在荷塘周边,远望,即如荷塘升起了一层缭绕的红云。
  粉红的云,美艳艳;美艳艳的粉红,恰好烘托了荷塘的绿,那绿,便就愈加的绿了。一塘绿,仿佛,凝碧而成为一块晶莹的翡翠了。
  盛夏时节,一塘荷,就进入了它生命的旺盛期,进入了它生命的辉煌期。满塘,是舒展的大片大片的荷叶;满塘,布散着窜出水面的荷花。天蓝水碧,水波荡漾,叶绿花红,风情万种。一塘荷,夏日浓浓;一塘荷,饱满丰腴。
  盛夏时节,看花,就该看荷花。荷花水灵,荷花娇艳,荷花清香,荷花一派天然——皎皎洁洁,出淤泥而不染。
  清的水、绿的叶、粉红色的花,都让人觉得美。美在层次,美在色彩的映衬,美在荷花挺然而立的摇曳之姿——“一一风荷举”,真是描写到位。花色,多为粉红色,开得真大,单瓣的,复瓣的,都有。于花,我多喜欢复瓣的,花瓣密集,簇簇拥拥,感觉一团欢喜;唯于荷花,我觉得还是单瓣的好,花瓣大大的,一大片一大片,舒舒坦坦地伸展着,有一种玉体横陈的情色感;凋落时,也美,飘逸曼妙,特别具有一种伤感之美——一种缠绵非恻的败落,一种凄艳欲绝的美目流盼。
  秋末冬初,塘荷渐枯,已枯。
  残枝败叶,横斜一塘。“留得残荷听雨声”,固然诗意;但我却更支持日本插花名家川濑敏郎的观点,他认为:枯荷虽失去香与色,却态度毅然,有超越“花”的自然之姿,枯萎之后,仍能传达出崭新的魅力。
  魅力何在?在于“枯”之本身吗?非也,在于,枯荷下,有新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