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苏轼在惠州:惨兮兮的人生,偏要过的甜蜜蜜

2019-06-12  静雅轩345

宋哲宗八年十月,苏轼被贬谪到惠州。

时值深秋,苏轼看见驿站边的树木依然翠绿欲滴,便问迎接他的小吏是何树,小吏回答是荔枝树,苏学士大喜道:“有荔枝吃便可安居岭南”,原来苏轼本人生平酷爱甜食。

按常理说苏轼是四川人,应该嗜好辣食才对。但辣椒是在明朝郑和下西洋时通过海上“丝绸之路”才传到中国的,作为北宋文人的苏轼自然连辣椒是何等模样都无从知晓,别说吃辣椒了。然而苏轼喜食甜食却是有据可查。

据《东坡志林》记载,苏轼在外放杭州为官期间与吴山宝月寺僧人仲殊过从甚密。这个仲殊就是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诗僧“僧挥”。

僧挥本名张挥,年轻时游荡不羁,常常夜不归宿,其妻独守空房,心生怨恨,“投毒羹胾中,几死,啖蜜而解。医言‘复食肉则毒发不可复疗。’遂弃家为浮屠”。

也许是恨妻子过于狠毒,靠蜂蜜解了毒而不能再食鱼肉腥荤的这位浪子干脆出家做了和尚。死里逃生的僧挥从此与蜂蜜结下了不解之缘,嗜蜜到了无蜜不餐的地步,苏轼亲昵地称呼他为“蜜殊”。

又据南宋诗人陆游在《老学庵笔记·卷七》记载:

“族伯父彦远言‘少时识仲殊长老,东坡为作安州老人食蜜歌者。一日,与数客过之,所食皆蜜也。豆腐、面筋、牛乳之类,皆渍蜜食之。客多不能下箸,惟东坡性亦酷嗜蜜,能与之共饱’。”

从陆游的这段描述中不难看出,苏轼不仅能食常人不能下箸的渍蜜素斋,并且能与之共饱,其喜食甜食到何等程度可见一斑。

苏轼被贬谪到惠州,惠州地处岭南,气候温暖,一年到头甜瓜香果不断,其中以出产荔枝、龙眼、柑橘、杨梅等超甜果类出名。在别人眼中的岭南烟瘴之地在苏轼眼中却是洞天福地,他到此如游鱼得水,大饱口福的同时心满意足地赋诗一首: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做岭南人。

有人说苏轼这首诗是故意写给打击他的权贵们看的,意思是你们把我贬到这瘴气弥漫之地是希望我死,你们瞧瞧老子日子过得滋润着呢,至少天天有新鲜荔枝吃,你们想吃吃不着!

我想苏轼的这首诗也可能是真情流露,因为我们的苏学士太爱吃甜食了,《清明上河图》里繁华的汴京六街三坊中有卖新鲜荔枝的么?没有。能吃到新鲜荔枝就是神仙,可以想像苏轼将“瓤肉莹白如晶雪”的荔枝送到口中时乐不思蜀的神情。

因为有荔枝相伴,苏轼在惠州度过了“甜蜜”的三年,惠州给他的记忆是美好的,正如他在《定风波》里所写的那样:“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来源:爱上苏东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