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2019-06-12  月下飘香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熟悉苏俄文学的人,对《静静的顿河》这部小说都不陌生,因为它不仅是前苏联文学的一座高峰,就是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有着极重要的历史地位。作者更是凭借这部小说,于1965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成为了俄罗斯第三位获得此荣誉的作家。

这部小说对于我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作家,也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例如陈忠实、路遥、莫言、余华等等。这其中影响最深的当属陈忠实和路遥,他们的作品里,也都有着《静静的顿河》的影子。

陈忠实更是公开表示,自己的当年在写作《白鹿原》之前,一直在反复阅读这部小说,所以才写出来后来的《白鹿原》。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静静的顿河》作者是米哈伊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肖洛霍夫,他以描写顿河哥萨克的生活和命运而闻名于世。他在苏联叙事文学中开创了悲剧史诗的艺术先河。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肖洛霍夫诞生在顿河岸维约申斯克镇克鲁日伊林村。不过他家却是迁居顿河的外来户。

肖洛霍夫曾说:“我是在劳动哥萨克的环境里长大的。劳动哥萨克后来在国内战争年代支持苏维埃政权,被称为红色哥萨克……生活更新了,顿河更新了,它的居民——热爱劳动、性格坚毅、个性顽强的人民,也新生了。而这种更新,生活的这一部分,都写在我的作品里了。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那么到底什么是哥萨克?

它的原意为“自由的人”、“勇敢的人”。他们是15世纪至17世纪不堪地主和沙皇的压迫的农奴,从俄罗斯内地逃到顿河草原落户,这些逃亡的农奴及其后代,便称为哥萨克。

哥萨克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劳动者,集庄稼人和军人于一身。他们一生都是农民,同时又是职业军人。

肖洛霍夫从童年起就受到顿河人民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的熏陶。他喜欢顿河的景色,熟悉哥萨克的生活,他的日常生活也与本地的哥萨克并无二致。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葛利高里

一、《静静的顿河》简介

在顿河沿岸,有一位名叫葛利高里·麦列霍夫的年轻人爱上了邻居阿斯塔霍夫的妻子阿克西妮娅,他俩的狂热之恋很快地传遍整个部落。葛利高里的父亲为了遏止这种行为,便替他娶了一位富农女儿娜塔莉亚为妻,而贤淑的娜塔莉亚,也受到全家人的喜爱。

但是,葛利高里不喜欢性格冷淡的妻子,所以他便不顾一切带阿克西妮娅私奔。他暂时在李斯特尼斯基将军的府里工作。娜塔莉亚在失望之余企图自杀,但未成功。

不久,葛利高里被征召入伍。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当他在前线出生入死时,在后方的阿克西妮娅却在少主人的诱惑下,开始与他陷入缠绵的热恋之中。受伤返乡、得知此事的葛利高里,在愤怒之余便回到顿河岸的父亲家里。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娜塔莉亚

又重回战场时,娜塔莉亚已生下一对孪生姊妹。后来,俄国发生大革命,哥萨克们都离开部队,回到自己的家乡,只有葛利高里却加入红军,与白军作战,但又再度受伤返回乡下。内战风暴逐渐逼近顿河沿岸,哥萨克认为红军和革命动摇了自己的利益,于是在白匪的蛊惑下反叛,葛利高里加入叛军。战后,他在村庄里与阿克西妮娅重逢,两人也再度在一起。此时已怀身孕的娜塔莉亚,得知丈夫的心又回到阿克西妮娅身上时,企图堕胎,却失败而死亡。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阿克西妮娅中弹死去

后来,红军的势力控制了整条顿河,身为叛军的葛利高里只好带着阿克西妮娅,混在逃难的人群里逃亡。在逃亡的路上,阿克西妮娅被子弹击中,失去生命。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葛利高里的儿子米夏洛

最后,身心疲惫的葛利高里回到顿河岸的家。父母、兄嫂、妻女,均已去世,他唯一拥有的只有年幼的儿子米夏洛。

二、《静静的顿河》人物分析

1、葛利高里

葛利高里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人物”。他身上具有哥萨克劳动者的一切美好品质,如善良、勤劳、纯朴、刚烈等,同时也带着哥萨克世代相传的种种偏见。他的摇摆不定不仅体现在情感上,更体现在对战争的态度上。而且性格上也体现出很多矛盾的因素,如勤劳与愚昧、勇敢与粗野、善良与残暴、正义与偏见、理智与疯狂、自尊与虚荣等等,这些元素交叉融合,他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也不是一个坏人,这反而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真实具体。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娜塔莉亚剧照

2、娜塔莉亚

娜塔莉亚在《静静的顿河》中是一个“正统”形象,这一点在她刚刚出场的时候就表现了出来。在哥萨克大户坷尔叔诺夫家长大的娜塔莉亚,从小受着哥萨克精神和道德的影响,是一个节守妇道、善良、质朴的姑娘。

她对葛利高里一见钟情。所以她不在乎葛利高里的名声不好,她一心想要嫁给她爱的人,最后她的父亲妥协了,答应了他们的婚事,娜塔丽亚的悲剧也由此开始。

葛利高里并不爱她,所以她只能整日含辛茹苦,任劳任怨,竭尽全力来维持这个形式上的家庭,她的整个一生都在争取葛利高里的爱情,最后却在痛苦和绝望之中死去。

同时娜塔丽亚对葛利高里的爱又是博大的,虽然这份爱带给她的只有苦难。但最后在即将离开人世时,她仍然嘱咐儿子,让儿子代自己亲吻一下自己苦恋终生的丈夫。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阿克西妮娅

3、阿克西妮娅

在这部小说里,阿克西妮亚是作为一个“叛逆形象”出现的。阿克西妮亚的一生是受尽男性压迫的一生,在少女时期就遭到了自己生父的强奸,结婚的第二天,阿克西妮亚就面对着沉重的现实 :一是丈夫的毒打,二是婆婆移交的繁重家务。面对肉体上的折磨蹂躏和繁重的劳动,精神上的空虚和丈夫的不忠。她开始了反抗,她的反抗就是接受葛利高里的示爱。

阿克西妮亚是一个敢做敢当的哥萨克女人,在她身上有一种忍受一切苦难的韧劲。虽然她的前半生痛苦不堪,但最后她却成了葛利高里的终生所爱。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三、《静静的顿河》特点

1、用人与人的冲突体现阶级矛盾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震撼了顿河大地,也影响着哥萨克的各个阶层乃至家的关系。所以顿河地区的阶级斗争,不仅体现为贫农和富农、红军和白军的斗争,而且深入到每个阶层、每个家庭内部。

这部小说着力于描写社会冲突的尖锐和严酷性,他对国内战争的描写、观察角度和表现方式与其他作家有所不同。绥拉菲莫维奇的《铁流》、富尔曼诺夫的《恰巴耶夫》、法捷耶夫的《毁灭》等作品所描写的国内战争,场面较大,规模宏伟,表现一群人对一群人、一个阶层对一个阶层的斗争。阶级、集团之间的斗争占据主位,个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隐在集团和阶级斗争的后面。

肖洛霍夫则不然,他把巨大的阶级斗争场面浓缩在人与人的关系上,通过家庭矛盾,通过父子、夫妻、兄弟之间的对立和冲突表现出来,这更加鲜明和突出地反映出时代变革的急遽和严酷。

《静静的顿河》:创造新的农民形象,开创了苏联文学悲剧史诗先河

2、成功地塑造了新的农民形象

俄罗斯文学曾经塑造了许多成功的农民形象,但是大多数只是把他们作为配角出现。但是肖洛霍夫是第一个真正把农民推上历史舞台的中心的作家。他在《静静的顿河》里详细描写了哥萨克的农民,他让他们站在最醒目的地方,让大家清晰地看见他们的形象,感受战争对他们的影响,也看到他们为战争做出的选择和改变。

而且这些农民不再是历史的感受者,他们反而是历史的创造者,他们积极探索、思考,不管是主人公葛利高里,还是柯晒沃依、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等。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民,无论他们是顺着历史潮流而动,还是逆历史风向而行,他们都是积极的行动者。

参考资料:《静静的顿河》

《外国文学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