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超多图预警!我的非洲大动物园日记

2019-06-12  alayavijn...

你永远不知道晚出发半小时会错过什么,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动物出现。

—  环行星球 · 第091期  —

环行星球是一个成员分布于世界各地的神秘组织,每周都会邀请位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小伙伴跟我们分享他在当地的经历和知识。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千行跟我们讲一讲他的坦桑尼亚之旅。

 —  文字-千行 / 审稿-大绿 — 

当很多人想起非洲的时候,事实上他们想的是坦桑尼亚——《孤独星球》

乞力马扎罗山

坦桑尼亚位于非洲东部,赤道以南一点,我这次游览的是北部的经典线路。前往国家公园的游客一般会选择飞到阿鲁沙休整,阿鲁沙机场和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都离市区不远。

飞机降落前看到的乞力马扎罗雪山▽

阿鲁沙青旅楼顶,老板院子里种的香蕉和牛油果超级好吃。

阿鲁沙市区。

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和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是必游景点,时间充足的游客可以加上塔兰吉雷和曼亚拉湖。

塞伦盖蒂和恩戈罗恩戈罗都有小型飞机可供选择,飞机往返阿鲁沙三四十分钟即可到达。

纪录片里经常看到的食草动物大迁徙就发生在塞伦盖蒂和肯尼亚境内的马塞马拉国家公园,其中以斑马和角马组成的双马大部队最为著名,它们每年以顺时针的方向往返于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之间。

国家公园内只有土路,座驾一般是八座越野车,车顶可以打开方便观赏动物,2-4人一辆车是比较舒适的,我报的是当地拼团的项目,因为是淡季,老板没有拼到人,所以全程只有我和司机两个人,四级没过的我在这七天里口语突飞猛进。

观看野生动物和游览其他景点不同,因为动物是在不断移动的,所以即使是在同一个季节同一个地点,每个人看到的动物都不一样,之前有朋友在塔兰吉雷看到很多动物,在塞伦盖蒂却没什么收获,而我在塔兰吉雷除了三三两两的食草动物和鸟类之外,只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用望远镜看到一头睡觉的狮子。

曼亚拉湖彩虹和日出。

曼亚拉湖有很多狒狒,连酒店阳台上都有狒狒在游荡。由于第一天中午吃饭时被叶猴抢了汉堡,我对灵长类动物始终保持高度警惕。

第二天行程即将结束时,我问司机曼亚拉湖有没有大象,司机说看到过但是这种情况不多,突然右边的森林里有动静,我们赶紧停车熄火。几分钟后象群从林中走了出来,如果早一分钟可能我们就和象群插肩而过,数了一下总共十四头大象。

近距离接触才能感受大象身躯的庞大,发怒的公象有时候会攻击越野车,我们跟在象群后面保持安全距离,直到它们消失在河对岸的密林当中。

经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前往塞伦盖蒂,雨季即将结束,漫山遍野开满了黄色小花,时不时经过马赛人的村庄,角马、斑马等野生食草动物和马赛人的牛羊混在一起啃食花草,远处几只长颈鹿悠闲的漫步在花海当中,一幅伊甸园般的奇景。

马赛人会在牛脖子上挂一个很粗笨的铃铛,牛走动时铃铛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就是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名字的由来。

马赛人放牧为生,游客可以自费参观马赛村,放牧和旅游的收入可以换取蔬菜水果和生活必需品,野生动物越多游客越多,通过这样的方式减少对栖息地的破坏,对人和野生动物来说都是一种良性循环。

马赛人

恩戈罗恩戈罗和塞伦盖蒂之间没有明显界限,经过一个写有公园名字的大门就是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前两天的旅程收获不多,心想网上那些照片应该都是摄影大师或者极为幸运的游客拍的,没想到接下来三天塞伦盖蒂的行程里,野生动物的物种丰富程度以及数量都远超我的想象,你永远不知道晚出发半小时会错过什么,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动物出现。

我住的酒店建在一处高地上,整体设计尽可能的融入大自然。很多呆萌的蹄兔和飞龙蜥蜴在岩石间觅食,雄性飞龙蜥蜴的体色是红蓝色,和蜘蛛侠的体色非常神似。夜晚站在观景平台上可以看到淡淡的银河,我找了很久都不确定哪个是南十字星。

长角的公羚羊和它的妃子们。

没有对象的公羚羊组团吃草。

次日清晨一早出发游猎,晨光中一群大象悠闲走过。

远处的草丛里兀鹫围着一副骨架大打出手,两头雄狮在草原上漫步,司机说它们已经吃饱,看方向应该是要到对面的石头上休息,我们开车到石头下方等待,不久后雄狮如约而至。

另一群年轻雄狮组成的团队从车旁经过,朋友看了我发的视频问我,为什么狮子总是跑到你们车旁转来转去,其实草原上的狮子一般走直线,远远看到狮子在走,你只要计算路线,在它穿过公路的地方等待就能近距离接触它们。

印象中以为狮子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凶兽,其实狮子一般不会攻击人类,反而是游客的举动有时候会惊吓到它们。

非洲杀人最多的野生动物是河马,攻击人的事件时有发生。

除了狮子以外,非洲还有花豹和猎豹两种大型猫科动物。因为外形相似,花豹和猎豹很容易被混淆。

花豹

其中花豹属于豹亚科,和狮子血缘关系很近,小狮子出生时身上有淡淡的豹纹,成年后消失;猎豹则属于猫亚科,和美洲狮、家猫的关系较近。

猎豹

花豹是夜行性动物,白天在树上休息,因此白天看到活动的花豹说明你运气不错。花豹喜欢独来独往,体型不大力量却很强大,食谱也很广,甚至会捕食猎豹、鳄鱼等其他食肉动物。

和狮、虎、豹这些力量型选手不同,猎豹以速度取胜。塞伦盖蒂游猎的第二天有幸目睹一场猎豹捕猎瞪羚,可惜速度太快没来得及拍,几秒钟的时间里就消失在草原深处不见踪影。离开草原的那天清晨看到一只猎豹妈妈带着三只小猎豹到路边的水坑里喝水。

猎豹是陆地上奔跑速度最快的动物,流线型的身体非常漂亮。然而闪电般的速度也让它们付出了代价。猎豹的爪子不能像其他猫科动物那样自由伸缩,而是始终像钉鞋一样抓地,磨损严重加上力量不足,追上猎物后的抓捕过程就显得很吃力。

另外猎豹的咬合力也不是很强,鬣狗和其他食肉动物常常抢夺它们捕获的猎物,狮子和花豹也会杀死它们的幼崽,特别是人工饲养条件下无法繁殖的特性,使得猎豹的生存面临巨大的威胁。

巨大的仙人掌树。

角马、斑马大迁徙是塞伦盖蒂草原上的经典镜头。角马嗅觉比较好,知道哪里有新鲜的嫩草,斑马视觉比较灵敏,能够及时发现危险,双马组合一起迁徙对彼此都有好处。

塞伦盖蒂草原上没有仇恨,牛羊吃草,大猫捕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长颈鹿大概是最容易看到的大型动物,因为它们很高。

疣猪彭彭,这家伙非常机灵,听到汽车引擎声就躲得远远的。

犬羚,成体也只有小狗一般大,和鹿犬应该能成为好朋友。

鬣狗是机会主义者,常常成群抢夺其他食肉动物的猎物,连狮群有时候都抢不过它们,被称为非洲二哥。

约会中的狮子。

返程途中偶遇象群。

雨季里开满鲜花的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

离开草原的最后一个傍晚,在离酒店很远的一处草丛里发现两只母狮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狮。两只稍大一些的小狮子围着越野车好奇的转来转去,最后跑到车窗外看着我,从后视镜拍了一张合影,希望它们能健康长大。

那天夕阳的光线很美,广阔的草原上风轻轻吹过,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它们,时间仿佛静止。

先秦时期,我国的黄河流域生活着大象、犀牛等大型哺乳动物,建国时南部省份依然有很多野生华南虎。可惜因为气候变化以及人类活动的破坏,黄河流域的大象、犀牛早已灭绝,华南虎只能在动物园里看到,由于数量太少基因库不足,科学家认为华南虎灭绝只是时间问题。

华南虎

这次到非洲,看着这些野生动物们依然像千百年来那样生活在草原上,相互追逐、搏杀,上演着一幕幕生存大戏,看着呼啸而过的角马群,看着那些曾经只能在屏幕上看到的画面,我觉得很感动。

希望大家有机会可以亲身到非洲去看看它们,希望它们可以一直生活在自然环境中,而不是在动物园里被人丢雪球取乐。

飞机起飞后窗外的乞力马扎罗雪山▽

再见,人类最初和最后的伊甸园。

再见,在这一切消失以前。

- end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