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世界首例:这位被冷冻了52年的人,即将复活

2019-06-13  好一个图...

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医务人员将一台人工供血机匆匆推到床前。很快,那人体内的血液被抽干,并被注进了人造液体,即血液代用品。然后,停止呼吸的尸体被放置在低温液中浸泡,它被逐渐冷却到液态氮的温度--摄氏零下196度。最后,身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将尸体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装有液态氮的专门金属容器内。这种容器或者叫冷冻胶囊,每个高约3米,直径为1.5米,在这里,那个人得一直呆到“解冻”时刻。

null

那个人并不是漫威宇宙科幻漫画《美国队长》中的主角、灵魂人物史蒂夫·罗杰斯--他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身体被冰封了70年后又被成功复活,还被改造成了地球上的超级英雄。那个人就是曾经或者正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事实上,世界上首例冷冻人已经在冷冻胶囊里长眠了52年。直到最近人们寻找他可能复活的消息时,人们才重又关注这一人类未知的技术与这位被冷冻了50年的人,何时可以醒来?

詹姆斯‧贝德福德因为在当时无计可施的癌症--肾癌(James Hiram Bedford)于1967年成为第一位冻存身体的人,进行第一例人体冷冻手术的尼尔森(Robert Nelson)在2017年宣称詹姆斯会在当年复活,但却从此失去消息,许多人认为应该是实验失败了。

人体冷冻技术是一种试验中的医学技术,把人体或动物在摄氏零下196度以下的极低温情况下,用深低温保存,并希望可以在未来通过先进的医疗技术让他们解冻后复活并医治他们的疾病。当加州大学这位心理学教授决定在自己的癌症转移到肺部已无法治愈时,决定成为这种新技术的第一个试验品。

人体冷冻技术被美国的《生活科学》杂志列为10大人类未解之谜之一,就目前技术而言,能低温保存的只有血液、细胞和人体器官,目前要保存单个人体器官仍非常困难,主流科学界还是在研究细胞和组织器官的保存,而也有部分医学专家认为冷冻这些组织器官不具任何医学价值。直到现在52年过去了,以现在的研究来看,当时的手术相当粗糙,詹姆斯被许多人判定没有复活的可能,82岁的尼尔森所创立的公司——Alcor(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却依然在与相关医疗人员一起,联合研究,以便让这位人类第一个冷冻人复活。有科学家称在对贝德福德进行检查时,明确认为,他可能将不具备复活的任一条件,甚至人类可能都没有掌握将一个人冷冻起来后,如何唤醒他的用匙。但这项面临失败的技术,如同最初这位勇敢的教授,接受人类第一个冷冻人挑战时遇到的问题,他可能将在永远的冷冻中,并不可能再醒来。还有消息称,这是人类第一个冷冻人,但也是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冷冻人。因为这家生命延长公司内部已放弃了这一复活计划。

时代周刊为此发表了一个评论认为:贝德福德在历史上唯一的死亡并不是他死的方式,而是之后发生的事情。贝德福德死后不是葬礼或火化,而是成为第一个被置于冷冻保存中的人,而这一事件的周年纪念日被称为贝德福德日。

一个高中未毕业的电工如何冻结了一个大学教授?

通过冷冻术使人体休眠,待有朝一日技术成熟时再死而复生的构想,很早就已出现。俄罗斯《劳动报》援引俄罗斯科学家的话说,荷兰人在18世纪就使用过这种技术。后来,科学家广泛进行了临时终止和复活各种微生物的试验。到20世纪初,许多科学家认为临时终止人的生命是可能的。比如,在列宁逝世之后,有一位科学家建议不对列宁的尸体进行防腐处理,而是进行冷冻,以便将来医学发达之后,对尸体进行解冻、复活并治愈其疾病。当时甚至还从德国购买了冷冻设备。

null

冷冻术概念的下一次复兴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由被誉为“人体冷冻之父”的罗伯特·艾丁格在他的著作《永生的前景》中提出,书中引述了大量植物和低等动物经过低温休眠,后来又苏醒的事实。他认为,死亡只是一个渐进过程,只要身体被冻的足够快,一定还可以有机会逆转。这部神奇的著作出版后,出现一批狂热的“人体冷冻术”的支持者。不过,现在看,艾丁格的说法有些问题,医学家认为,冷冻和低温休眠不一样,冷冻是完全把机体冻起来,基本是让生命停止在原来的状况,是完全被动的;而冬眠还有基本的代谢,具有一定主动性。其后,艾丁格开始创立人体冷冻组织“Life Extension Society”,对外征求自愿者,并表示他的冷冻组织已经具备这项技术,最奇妙的是,他认为被冷冻者,在未来数年后,将会复活。 他的观点同样吸引了29岁的电工尼尔森,这位高中都未毕业、对“冷冻复活”深深着迷的电工,创立了第一家生命延长基金会Alcor。

无论如何,艾丁格的设想到1967年1月得到真正实现。首位冷冻人实验者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一位叫做詹姆斯·贝德福德的名誉教授。而说服这位教授成为自己公司的第一位也是人类第一位冷冻人的恰好是Alcor的尼尔森先生。73岁的詹姆斯·贝德福德是一位退休的加州大学心理学教授,他患上了一种在当时看来无法治愈的癌症:肾癌,已经转移到肺部。在与尼尔森的数次“科学控讨”后,他决定成为第一例被冷冻保存的人,即使无法复活,也希望能替冷冻人体研究献上一份心力。他留下了4200美元用于制造一个钢制胶囊和液氮,以使他的身体在零摄氏度以下约200°时保持冷冻状态。他还留下10万美金用于之后身体的冷冻维护,并在家人陪伴下于1967年安宁逝去。当贝德福德于1月12日去世时,他的医生B.雷诺博士开始将他的身体装入冰中。加州人体冷冻学会的成员来帮忙。但低温保存的第一次尝试并不是特别顺利。

当时的冷冻术,在今天看来并不完善,也没有条理,甚至是混乱的。贝德福德在他的冷冻保存准备完成之前就已经死了。在进行这项手术的时候,他们将詹姆斯的身体放进冰水中冷却,并抽光他全身的血液,再注射进大量的二甲基亚砜(Dimethyl sulfoxide),这是一种当时被认为行之有效的冷冻保护剂。就这样缓慢的冷却三天后,他们把詹姆斯的遗体塞在一个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盒中,临时存放在一个车库里。几天后,他们再将贝德福德的尸体放入了充满液态氮的大型冷冻胶囊。他的遗体最初由Robert Prehoda(1969年著作“ Suspended Animation”一书的作者),Dante Brunol博士(医师和生物物理学家)和Robert Nelson(加利福尼亚人体冷冻学会会长)保存。尼尔森随后写了一本《我们冻结第一个人》的书。

此后15年,由于存放贝德福德的冷冻公司破产,他的尸体又被辗转几次,最后于1982年在亚利桑那州斯科茨的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找到安放之处。根据1991年对贝德福德的尸体视觉评估来看,他的身体一直保持冰冻,外形没有发生恶化的情形。但那次检测后,至今再没有对于贝德福德的第二次检测。虽然冷冻的步骤完成了,但曾经约定50年之后的复活计划却没有了消息。今年五月份,一家媒体对82岁的尼尔森先生进行采访,尼尔森只称他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但对于实验失败了还是根本没有开始,却拒绝回答,这使史上首位冷冻人复活的消息,更加让人怀疑。有学者撰文认为,这种冷冻的过程本身就令人不可思议,而设定50年内复活的时间,也纯粹是一种没有根据的异想。

其实从1967年贝德福德成为人类首例被公认的冷冻人后,尼尔森就一直处在各种怀疑与追捧的争议中。但显然冷冻贝德福德,并在进行了第一例“冷冻人手术”之后,使他声名大噪。他的冷冻生意似乎突然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虽然他与自己的生命延长基金会的技术既使在当时,也显得简陋,技术粗糙,甚至一部分创意与设想源于科幻电影。但他在数年间,仍然为9个人进行了所谓的“人体冷冻”,虽然他只是把遗体放置到液氮罐里而已,为了节省经费,他甚至在有些罐子里挤下四具遗体。危机出现在有些家庭因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用,有些“冷冻人”因为设备的问题中途解冻而无法实现“复活的愿望”。1979 年,一名律师起诉尼尔森,称他涉嫌欺诈,甚至将他一直信奉的“人体冷冻”技术称作是一种新型宗教。最终,尼尔森败诉,赔偿40万美元,更糟糕的是,已经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了。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承认:“每个步骤都出现了问题。 每周,我们必须用一个大水泵抽水、更换干冰,可有时候,就连液氮和干冰都没有到位……” 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迈克尔·亨德里克斯在“ 技术评论”中写道:“复活是一种极其错误的希望,超出了技术的前景,对于'人体冷冻'行业提供的冷冻死组织肯定是不可能的。与现代人体冷冻组织使用的技术相比,贝德福德的案例中使用的冷冻保护剂是很原始的。有专家认为,这限制了贝德福德最终复苏的可能性。“科学家并不是业界唯一的批评者。被指定冻结的个人家属- 包括贝德福德自己的家人- 已经上法庭抗议或捍卫亲人的决定进行解冻。

人体冷冻法:何时可以让人醒来?

站在科学角度,冷冻人最核心的技术难题并不是表面冷冻,而是细胞解冻。尽管现代技术日臻完善,但肌体在解冻时仍然会受到很大损害。主要问题是冷冻时,人体的水分会形成尖利的冰晶,造成细胞组织永远无法挽回的伤害,包括一些细胞组织坏死、细胞膜脱落以及一些组织之间出现细小的裂纹。这会导致解冻死者后无法复苏。所以,有科学家相信,像贝德福德那些早期被冷冻的人绝没有任何复活的机会。

null

因此,科学家一直想发明一种不使人体组织“结冰”的冷冻科技,这需要先发明一种被称做“冷冻保护者”的特殊介质。自20世纪30年代起,各国科学家曾设计了300多种“冷冻保护者”物质,但没有一个真正有用,那些“冷冻保护者”物质可以防止血液、肝脏、精子和小块细胞组织在冷冻状态下形成冰晶,但却无法让整具身体都不结冰。

2007年,俄罗斯“人体冷冻术”研究小组的一名加热工程师帕维尔·谢巴科夫和莫斯科塞切诺夫医学院教授泰普科霍夫在研究中,发明了一种由混合惰性气体组成的“冷冻保护者”介质。这些混合惰性气体包含着氩、氪和氙,当这些惰性气体注入人体细胞后,一旦接受冷冻,它们将变成果冻状物质,从而防止人体中的水分结成“冰晶”。 据《真理报》报道,在一次实验中,一只注射了惰性气体的实验鼠被冷冻到了零下196摄氏度的低温,接着科学家将它的温度渐渐升到零摄氏度,然后再将这只实验鼠的心脏移植到了另一只老鼠的身上,那颗移植的心脏立即开始了跳动。科学家对这一实验重复进行了10次,几乎每次都取得了成功。

那么俄罗斯科学家为什么不干脆将整只老鼠进行复苏,让它的心脏在自己体内跳动呢?据谢巴科夫称,复苏冷冻动物,还面临最后一道难题,那就是这些惰性气体会在血管中产生气泡。当冷冻老鼠的体温上升到零摄氏度或更高时,老鼠血管中就会充满了这些惰性气体的气泡;如果混合惰性气体中还有氦气,那么老鼠血管中的气泡将更多,所以老鼠无法复活。这一问题需要通过精心挑选混合气体的成分、压力和加热速度来解决。

另一种解决思路是将各种细胞损害变得可逆,即细胞分子修复术,一旦成功,解冻和复苏就可变为现实。乐观派认为,修复人体分子级细胞的技术突破在一至十年内就可获得突破,一些分子医学专家因而签署了在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的情况下对自己进行冷冻的合同;但悲观者看来,要到一二百年之后,人类才能真正探索到并掌握相关技术,比如麦吉尔大学的神经科学家迈克尔·亨德里克斯就说,将冷冻后的死亡组织重新激活是不现实的,是科学技术无法达到的,这是不切实际的希望。

不过,对于冷冻人来说,一二十年和一二百年没太大区别,只要冷冻技术过关,冷冻胶囊里的尸体可以存放1000年都没有问题,只需要每月往里面添加几次不断挥发的氮,每20年更换或维修一次瓶罐即可。

与此同时,对冷冻人的伦理讨论也在不断展开。一些科学家认为,冷冻术的理念应做调整,对人体复活应该更强调于对人的记忆的复活,而不是对整个身体的恢复。如果复活了个体的记忆,那么就相当于复活了这个人,器官和组织有各自的最佳冷冻温度,笼统的放在一起冷冻,或许并非最佳方案。而且,一旦复活了记忆,即使移植到其它机械身体上也相当于复活了个人,更何况关于器官的移植和再造,目前已经不是医学难题。这种说法遭到宗教人士怀疑,他们坚信人类的灵魂不会被冷冻,会随人死亡而离开。

这些争论在西方引发了不少新奇的官司。大部分人接受冷冻术可能是因为患有癌症等其他绝症,但有一些“怪人“,他们原本可以继续活下去,但却坚持要“看看未来”。通常,同这样的人要签定合同并等到老年时才能执行合同,因为根据美国法律,只有对即将死亡的人并且要在医生确诊医治无望的情况下才能对人实行冷冻,可是在巨额金钱的诱惑之下,年轻的健康人也可能被非法冷冻起来。

2011年,科罗拉多州一名遗嘱认证法官维持了玛丽·罗宾森与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签署的冷冻协议。2018年,英国高等法院判决,维持一名母亲的权利,她要求对她14岁身患癌症的女儿死后进行冷冻保存,尽管当时孩子的父亲提出反对。2004年,密歇根州政府投票决定将一处墓地执照颁发给一个位于克林顿的人体冷冻研究所,将研究所作为墓地用途使用。但8年后,这一做法又被推翻了,原因是安葬遗体处理只有有牌照的殡葬人员才可以进行,人体冷冻研究显然无法自行完成殡葬程序。

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的储存机构也曾受到诟病,并惹上过一些官司。但这并不妨碍这家冷冻公司至今已冷冻了超过近百人。

对此,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在其官网上辩护说:“目前还没有可靠的技术论据,可以表明在良好条件下,人体冷冻术是行不通的。人体冷冻术是一种信念,即在大脑的信息内容丢失之前,没有人真正死亡,冷冻术就是为了防止信息的丢失。”

今年4月中旬《自然》杂志上发布的一篇研究成果,像一针强心针,给等待解冻复活实现的科学家带来了希望。一部名为BrainEx的体外透析设备,成功的给已经死亡数小时,而且仅在常温下保存的猪大脑泵入化学制剂,复活了部分猪大脑细胞功能,使血液重新在脑内循环,氧气在脑内流动。但实验受到伦理约束,大脑细胞是否可以恢复意识,并没有再继续深入进行。

冷冻胶囊:癌症患者通往未来的时间机器?

除去技术与伦理,商业是人体冷冻术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门,那些争论一直都没有影响签署死后进行冷冻术的报名者的积极性。一些名人,如PayPal创始人彼得·提尔、电视主持人拉里·金据说都已经预订了冷冻仓位。虽然冷冻人复活这个概念并没有得到大规模的流行,但在20世纪70年代,大约有六家公司成立,以使用该技术。但大多数人无法承担保留尸体的固定成本,因而破产,选择报名的人数逐年稳步增加。现在美国有近300名低温冷冻人,有将近千名候选人报名参加。Alcor(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甚至有30多只宠物等待冷冻。消息称,目前全球有超过500人被储存在低温设备中,具体数字谁也不知道,因为一般来说,提供这种服务的机构都和客户签有保密协议。

在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根据单独储存头部还是全身储存,所给出的价格不同。储存费最低是28000美元。除了美国的阿尔科尔之外,俄罗斯的Kriorus是另一家拥有人体冷冻设施的机构。他们的费用相对更低,仅仅保存头部的费用最低约12000美元,但储存条件与美国阿尔科尔单独储存不同,Kriorus提供将几个人体共存的容器,甚至也有人和宠物尸体共存的冷冻胶囊公共容器。

在阿尔科尔生命延长基金会的客户中,有一位中国的女作家,也是科幻小说《三体》的编审之一。此人名叫杜虹,她当时正患有胰腺癌,她曾经跟女儿提起过自己死后也希望被冷冻起来的愿望,她的女儿辗转联系到了美国阿尔科尔生命延续基金会。

杜虹一家选择了花费12万美金(约75万元人民币)进行大脑冷冻,据杜虹女儿说,费用里很大一部分是用于若干年之后的解冻和复活。2015年5月30日,杜虹在北京被宣布死亡后,两名一直守候在场的来自美国的外科医生,第一时间向杜虹体内注射了抗凝剂、抗菌药物、抗血栓药物,防止血液凝固。随后,杜虹的遗体被放入装有冰块的木质棺材中,经过再处理之后,在冰冻状态下被运送到位于美国的总部,遗体头部将被分离保存在-196℃的液氮环境特殊容器中。

这位女作家在生前准备冷冻自己的大脑时,对于自己能否在50年后复活,抱着一丝希望。

中国也有机构开始尝试人体冷冻技术。

2017年5月,展文莲女士成为首位中国自行研发人体冷冻术的实验者。在癌症晚期,本打算捐赠遗体的展女士,偶然得知了这一选择,她和爱人没有经过太多世俗伦理观念的挣扎,同意接受冷冻保存,她的爱人桂军民还表示,他向研究机构要求,自己去世后和展女士冷冻保存在一起,以防有朝一日妻子真的复活,不至于一个人太孤独。

为展文莲实施冷冻术的,是山东济南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她的整个身体都被冷冻了起来。研究院的人表示,虽然现在的科技并不足以复活展文莲,但是在低温保存的情况下,也许未来科技能够复活她,

由于展文莲的冷冻储存主要是作为实验研究用途,大部分的费用都由研究院承担了,家属承担多少费用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俄罗斯Kriorus也曾经表示要在世界设立多家办事处,目前他们还倡导全家人共同签署去世后保存协议,醒来时保持家庭的完整性,亲属之间保存费可以有折扣。可见,无论是贩卖希望还是相信科学,实现永生都需要相当强的市场需求。

82岁高龄的尼尔森对媒体说,虽然不一定实现永生,但他至今相信生命一定可以延长。

只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醒来的人是否能适应新的年代,生前的财产是否还有意义,如果没有任何财产或者亲人,甚至如果只有大脑还属于自己,带着过去的记忆,如何面对崭新的人生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