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初夏杨梅,人间至味

2019-06-18  真友书屋


我们一篮一篮的买了进来,

挂一篮在檐口,放一篮在水缸上,

用冷水一洗,一颗一颗的放进嘴里。

——民国 王鲁彦《故乡的杨梅》

宋人有诗曰:“时节惊初夏,声音似故园。”转眼之间,翠阴初夏,一年之中,最喜此时,院中有草木扶疏,山外是花果盈枝,它仿佛儿时的记忆,每至连雨昼晴,林鸟时鸣之时,杨梅便成熟了,院落一角,杨梅一树,鸟在枝上怯食生欢,人在树下望梅生津,每当採摘于篮,便可大快朵颐,无论酸甜,皆是人间至味。

杨梅作为儿时记忆,在民国小说家王鲁彦心中尤为深刻,他说:“一口气吃了一二十颗,有时来不及把它的核吐出来,便一直吞进了肚子里。”每个人幼年之时,似乎都会如此,它为我们如今的生活平添三味,无论是观书,吃茶,还是院中小憩,皆生至味。

/

杨 梅 生 津

世间风物,皆生清欢,汪曾祺喜欢吃,也爱捣腾吃的,还喜欢写吃的,无论是南甜北咸,还是东辣西酸,都令人五味俱足;无论是人间草木,还是四时果疏,都令人汨汨生津。他笔下的杨梅,“真是一球烧得炽红的火炭,一点都不酸!”此番比喻,充满了对生活的炽烈之情,如杨梅之殷红,暗红,紫红,色浓而清,味足而欢,在汪曾祺看来,四时风物生烟火,人间果蔬有滋味,这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更是对文化的态度。

/

杨 梅 生 境

人有百境,而生顺逆;果有滋味,造化酸甜。杨梅的迷人之处,便是它既有甜的畅快,也有酸的迟滞,一口触咬,鲜汁飞迸,酸甜之味如千军万马,踏过舌尖的味蕾,鲜爽之味,无人能敌。杨梅虽非珍馐玉馔,却留盛名,各地之谓,不胜枚举,或称之为“吴越佳果”,或称之为“闽中至味”,杨梅因其独特的滋味,赢得世人的美誉。如果说顺逆是人生的境遇,那么酸甜便是杨梅的灵魂,它让儿时的记忆更鲜活,也让我们更懂得人生的滋味。

/

杨 梅 生 梦

文人对杨梅多有吟咏,杨梅至味亦随时流转,恍如旧时梦。明代大学士徐阶有诗:“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能到长安。”颂其色比鹤顶之鲜,赞其泽比龙睛之润,叹其味比荔枝之鲜,大明的风味,在徐阁老的笔下,如一匹红鬃烈马,穿越时间的际涯,驮着满身的古早之梅,其色如初,其泽如初,其味如初,轻咬一口,宛如当年,虽时隔经久,当味过唇齿,其梦也真,其境也真,其情也真。

“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初夏时节,绿荫丹实,一处杨梅,百般回味。愿君品食佳果,冷水一洗,吴盐一抹,一颗一颗的放进嘴里,成全旧时至味。

| 图:文人空间 |

| 文:文人空间 梁诏贮 |

| 空间:灵岩山房 璞素 |


↓ 进入 雅物商城 ,点亮生活之美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