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心怀深趣,抵抗平庸

2019-06-18  真友书屋

西方哲人罗素说:『一个明智地追求快乐的人,除了培养生活赖以支撑的主要兴趣之外,总得设法培养其他许多闲情逸致。』中国人是有自己的情趣的,我们可以从那些传世的字画、器物、珍玩之中见出,他们于无形之中,成为生活美学的趣味和根基,让我们能在日常的生活之外,有抵抗平庸的可能。

抵抗平庸之人,都有栖身的一方净土,脱离现实的枷锁,一切都轻盈无比。就像《诗经》里的那些草木,开过一年又一年,时而明媚,时而动人;就像《楚辞》里的那些云烟,萦绕一处又一处,时而清湛,时而朦胧。至于书法线条之飘逸,绘画墨色之婉转,造物法度之灵动,无一不是古人对抗平庸的一种方式,他们也为我们塑造了一个理想的境界,冲淡而自然,这是人与生命最深度的探索。

我们读古书,如《遵生八笺》、《长物志》、《格古要论》等,很少是实用与功利上的东西,基本上都是谈人与物的趣向。英国学者柯律格在《长物》中说:『十六世纪后半叶,传统的精英阶层感到其地位受到威胁,转向「发明趣味」,以此为手段来强调,要紧的不是对美学奢侈品的占有,而且是占有他们的方式。』晚明经济的繁华,使物质生活得到极大的普及,各类器用工尽其致,精英阶层便以自身审美,转向『发明趣味』,只为了抵抗平庸之恶。

林语堂说:『有时我们太富于野心,可是要获得精神的和谐,我们对于这么一个孕育万物的天地,必须有一种感情,对于这个身心的寄托处,必须有一种依恋之感。』精神的和谐,来自于对生活情趣的追寻,更来自于对美物的依恋,中国古代文人的居室中,案须有笔墨纸砚,斋自备琴棋书画,除此之外,还有种种雅物。如意横斜,有心目舒旷;美玉静置,有温润君子;卷册展玩,有笔墨怡情。一室之中,有器陈精良,顿生一个琳琅和谐的新世界。

一个人要想获得生命中的和谐,抵抗命途中的平庸,而获得超脱的心灵享受,也可以是寻常之事。名茶美酒,自有真味,如大唐陆羽品茶而成书;赏心乐事,自有真趣,如南宋马远观水而成画;寻山访水,自有真乐,如晚明张岱幽独而成诗。大者可以是『修齐治平』的人生理想,是为『经纶世物』的入世之想;小者可以是『茶酒香花』的人生闲适,是为『望峰息心』的出世之思。甚至,营造自己的一方案头,装点空间,布置院落,都是抵抗平庸之恶,只为获得美的享受。

晚明时代,在文人清言小品里,已经有了对生命状态最真诚的描述,陆绍珩说:『雅室何须大,花香不在多』,从对居室的营造,到对器物的追求,足可见出古人的执念,那便是告别平凡的庸俗。而当下的我们精神在何处,也许可以从器物中寻找答案。上海联合2019春季艺术品拍卖会,甄集雅物,与您一起探索,拒绝平庸。

| 艺术顾问:晚闻 |

| 图:文人空间 |

| 文:文人空间 梁诏贮 |

| 空间:多少家居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