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漫说黄葛(美丽中国)

2019-06-19  小天使_ag

重庆人爱黄葛,选了来做市树,大概有两重理由:黄葛树根深蒂固,不惧风雨,粗壮茂盛如巴山汉子,枝叶婆娑,温婉柔情又如渝水妹儿。

  市树标志一种地域精神。这片地域,包括主城、渝西、渝东北、渝东南,其地广达八万平方公里、人众多至三千万名,居然以黄葛树,作为他们精神和行为的共同主宰。

  这树,有什么可贵可尊崇处呢?

  黄葛树别名大叶榕树、马尾榕,又称雀树。旧时风俗,我国西南一带,黄葛树多种植在寺庙和公所,家庭里很少种植。它具有顽强的生命力,茎干粗壮,树叶茂密,叶片油绿光亮,枝杈密集,大枝横伸,小枝斜出虬曲,常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而且,黄葛树不屈于干旱,不择土壤,这于“火炉子”之重庆,无疑是极富坚韧的一种性格象征。

  山城自古多植黄葛。植葛的历史至少也有千五百年,从地名称谓中便可约略知晓,什么黄葛桠、黄葛渡、黄葛坪、黄葛门、黄葛峡、黄葛沟、黄葛镇,不一而足。

  黄葛树盘根错节,牢牢抓住山城的岩石,有一条缝隙,就伸进去一条根须,其巍然耸立,虽惊雷狂风闪电不能动摇一分。我们因之忆起歌乐山的革命烈士,一任镣铐沉重,皮鞭毒辣,一任洞中阴冷、电网封锁,一任签钉十指、电刑拷击,革命者仍“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种种气概,确可称誉当世。

  古人早有论:

  惟兹黄葛钟气雄,

  盘结块垒俨神工。

  拔地本耸屹山岳,

  凭虚根起盘虬龙。

  清人王尔鉴《古黄葛树长句》里的这几句妙语,恰好做了黄葛精神的注脚。

  黄葛树于重庆的沟沟坎坎繁植,过两百万株,而百龄以上者,竟有千株以上。真是一个巨大的雀树群落!这里的每一道峰峦都可以见到古黄葛树。雄踞于山顶的大树,高达十丈,荫可千尺,远望如巨人手擎的火炬,在夕晕或晨照里跳跃。岩坎间的黄葛树,没有沃土的培植,也不见溪水灌溉,却向石缝、向天空伸出无数的板根,以长期不懈的努力,获取每一丝潮湿的空气,每一寸容身的土地。

  这正是巴人的特性。

  当然,也未必绝不能更换一种树成为市树吧?或是,换成小叶榕行么?看来又不行,小叶榕阴气太重,根根浇湿,重庆因地势的缘故,阳光灿烂的日子本就少些,被称为雾都,再遮蔽了正气,终归不好。

  或者换成翠竹?它是枝枝向上的,似乎没有旁逸斜出。竹子出挑得高了,有一种潇洒,跟穿长衫的巴人一样,风里招展,弯腰,频频地点头,向你致敬。可是,一座城市,栽满了竹儿,便几近于一座山谷了,不免轻浮了一些,也不能以之为市树。

  还是不换吧!崖壁上亭亭玉立一棵伞形巨树,给那些等船的、骑马的、背起包袱赶路的,大团凉荫,大片遮雨,可是多少树木都做不到的好事。既为它树所不能及,惟其昌盛,便是黄葛树独特之处。

  独特的树可为市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