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天道》中我们忽视的高人,此人境界不低于丁元英

2019-06-19  伟天英

《遥远的救世主》第四十章中,《天道》中第二十集中,有一个昙花一现的人物。这个人物戏份不多,但这个人物的胆识胸襟都不在丁元英之下,是个容易被我们忽视的高人。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把小说中的相关内容引用如下。背景是,乐圣公司董事长林雨峰刚刚得知与格律诗公司打官司“败诉……几乎是定局了”的情况。林雨峰呆坐了半个小时后,独自出门去见了一个朋友。

小说里是这样介绍这个朋友的——被称作“周总”的人叫周剑华,40多岁,是深圳萨罗尼艺术传播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与林雨峰是同乡好友,早年在汕头起家,7年前来深圳开办酒店和夜总会,在黑道里有一定影响。此人头脑冷静,社会阅历丰富。

林雨峰与周剑华的谈话是这样开始的——林雨峰坐下说:“前几天赵青跟我说,你们几个在金海饭店的酒桌上把我给批判了。”

周剑华把香烟和打火机递过去,一笑说:“那天凑到一块喝酒,又聊起你们起诉格律诗公司的那档子事,我和几个老总就数叨了你几句。赵青说我们不懂,说那是战略需要。我们觉得,你在处理对方求和的问题上有些欠妥。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再弄帮记者给人家抖搂抖搂?搞得满城风雨。你是音响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得注意点风度。”

林雨峰是这样切入正题的——林雨峰点上烟,说:“现在已经不是风度的问题了,刚才赵青从北京来电话,证据交换刚进行完,格律诗居然是个扶贫的公司,是贫困村的农户式生产。愣的碰上了不要命的,败诉基本上已成定局,真他妈见鬼了。”

周剑华愣住了,重复了一句:“扶贫?”

林雨峰说:“扶贫,农户式生产,那种场面能想像得出来。”

周剑华的担忧——“你的大话都被媒体炒开锅了,真要败诉,怎么收场啊!”

林雨峰的解释——“说大话是为了打击对方的信心,煽动媒体造声势。你以为我不说那句大话就可以不跳楼了吗?跟那个没有关系。市场一死,整个公司全死,跟着就是债主一窝蜂上门讨债,再接下来就是破产拍卖,我难道还去摆地摊糊口不成?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就不能不去关注一下那位幕后的丁先生了。”

周剑华的第一反应是——“这儿不是说这种事的地方,走,到我办公室去谈。”

周剑华对林雨峰的批评——“雨峰,恕我直言,你这种性格早晚是要栽跟头,即便没有格律诗事件,你也会在别的事上栽跟头。赵青第一次跟我聊这事的时候我就说,这事不能掉以轻心,就凭丁元英是正天集团总裁的朋友,就凭韩楚风送给他的那辆车,这个人物就肯定不简单。”

林雨峰承认判断失误——“我正是基于这些背景去判断格律诗公司的情况,所以只往规范、现代的模式上考虑了,谁能想到几个发烧友的公司还扶的哪家子贫呢?从另一方面说,丁元英与他们确实没有利益关系,甚至原来根本就不认识,志伟去年就知道这个情况,不是现在。”

周剑华说:“也许,这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林雨峰说:“不是也许,而是就是。赵青他们坐11点多的班机回来,下午就得和蒋律师讨论这件事,无非是撤诉或继续打下去的问题,我得拿出来个意见。”

周剑华反问中的告诫——“威胁他?还是除掉他?收买肯定不行,伯爵公司已经开出天价了,如果能收买,现在应诉的就该是伯爵公司。”

林雨峰话里有话——“以你的处世方式,你会怎么处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周剑华试图规劝林雨峰——周剑华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房间里默默地踱来踱去,沉思了很久之后从林雨峰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伤感地说:“雨峰,算了!咱不玩音响了,潮起潮落是常有的事,不必太放在心上。你到我这儿来,想单干我帮你支一摊子,想热闹咱们就一个锅里搅和,乐圣那摊子交给赵青他们随便折腾去。”

林雨峰不甘心——“中国音响的餐桌上就真多我林雨峰一把椅子?”

周剑华的江湖真经—— “杀人不难,杀了人不留麻烦难,杀手和知情人是你一辈子的隐患。不留麻烦也不难,到澳门指定的赌场输掉100万就没隐患,什么价位享受什么服务。当然,你出得起100万,破产以后你也出得起。好,不留隐患也容易了,但是不留心病难,你背着一条人命过日子,这是一辈子无药可治的绝症。这些,仅仅是其一,还有其二、其三。”

林雨峰点点头,说:“有道理。说说其二。”

周剑华说:“杀了一个丁元英乐圣公司就能得救吗?不会,只能垮得更快,因为你是做市场,社会形象和公众评价就是你企业的命根子。黑道上每天都在杀人,你看有几个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的?都是为了逐利。如果市场救不了你,那么杀这个人的意义在哪儿?如果竞争不过人家就去杀人,你就是把全世界的奖杯都抢回家又有几分含金量?丁元英真跟你有深仇大恨吗?人家好歹是扶贫。你是真怕穷吗?你是丢不起面子。”

林雨峰再次点点头,说:“同意。”

周剑华继续分析道:“其三,黑道不是谁家的独家买卖,你能花钱买到的东西,别人也一定能。100万只能买你刑事责任的安全,但是买不了你其它方面的安全。韩楚风能把一辆100多万的车送给丁元英,那得是多知己的朋友,正天集团总裁缺不缺那点买你命的钱?赵青说赞助十大音箱测评的是个经营赌场的女人,一般的朋友能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个女人缺不缺那点买你命的钱?除掉对手是为了自己能活得更好,如果是为了给自己掘墓,那么杀这个人的意义又在哪儿?”

林雨峰无奈的感叹——“看来,弱肉强食的法则放到哪儿都适用。”

周剑华对林雨峰的“三观”教育——“这些还都只是权衡利弊的东西,最重要的,你林雨峰对中国Hi-Fi音响也是个有功之人,是发烧友心目中的英雄,就为这,你这辈子都活值了,无论躺着站着都该是条好汉。这个污点你沾不得,只要沾上,别说你这辈子都擦不干净,你从前所有的成就感都会被葬送,你有多少钱也不妨碍发烧友评价你是个渣子。”

林雨峰为面子所困——林雨峰身子无力地往后一躺,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感叹地说:“如果败诉只是舍几个钱的问题,我就没这么闹心了。脸蛋子啊!那可不是女人涂脂抹粉的脸蛋子!”

周剑华的肺腑之言—— “老弟,哥哥我不是好人,是过来的坏人,我是真把你当成朋友才说了几句人话。别人可以那样做,你不能。你在这种时候来找我这种朋友,潜意识里就有通过那种方式解决问题的念头。我在黑道混了这么多年,比你清楚,黑道不是万能的,道就是规矩,既有所能就必有所不能。争凶斗狠的那不叫黑道,那叫地痞流氓。”

周剑华成全朋友之道的做法——周剑华走到办公室套间的休息室,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只史密斯-韦森CS45手枪,又从文件柜里找出一个崭新的黑色高级公文包,把手枪装进公文包里,回到办公室在林雨峰的对面坐下,取出手枪放到茶几上,把枪柄转到林雨峰的方向往前一推,说:“这是只好枪,里面有7发子弹。不管你有没有那种念头,至少不能经过我的手脏了你的名字,如果有一天你真想杀他了,就面对面正人君子地给他一枪。既然杀了丁元英你也活不了,就别花那个贼头贼脑的窝囊钱了,有这100万留给你手下的弟兄,总比扔在那种烂筐里有功德。”

与丁元英一样,周剑华也是道术兼备的。不同的是,周剑华的道与术是在江湖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一句“过来的坏人”蕴含了多少次不堪回首,隐喻了怎样的回头是岸,我们尽可展开想象的翅膀。

周剑华与丁元英的道与术,最后实现了殊途同归。“黑道不是万能的,道就是规矩,既有所能就必有所不能。”岂止黑道不是万能的,世上的一切都不是万能的,都摆脱不掉“道”的约束。这个“道”,不是以善恶为评判标准,而是以规律为评判法则。

周剑华对林雨峰的“三观教育”再一次告诉我们,人要有底线,这个底线就是要心有畏惧,要在乎自己起码的形象。唯有如此,才能具有以人的形式存在的资格,否则无论做再大的事、挣再多的钱,也不免是个渣子。

【如果你喜欢看(这本)书,可以关注并私信我,将经典送给同道人!】

您觉得喜欢,就给点鼓励点个赞,我会更加努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