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看看我 / 文件夹1 / 走近你,读懂你的痛

0 0

   

走近你,读懂你的痛

2019-06-19  记得看看我

放空心灵,情绪归零。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休闲方式了。信步走在山间的公路上,欣赏大自然赐予我们的一切。目遇之而成色,耳得之而为声。惬意自在,神仙也不过如此安逸吧。在前方路旁的高大挺拔的树木上,一对不知名的鸟在巢穴边叽叽喳喳的叫着。我不禁驻足凝望,发现周围的鸟巢还不少。它们几乎都在朝南的树枝上。这让我突然想起“越鸟巢南枝,胡马依北风,狐死必首丘”的诗句。

越鸟为何巢南枝,胡马为何啸西风,狐死为何必首丘?这样的场景让人多少有些感慨:动物是敏感的,也是孤独无奈的,无论自己身处何方,对家乡的眷恋至死不忘。想到此,不禁伤感起来,禽兽不能言,好可怜!

www.lljhlm.com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人生中最得意的事,骏马得骑,高官得做,光宗耀祖,人人夸赞。可是有了难以言说的痛,只能把它倾注于笔端,形成文字,浅吟低唱。自己咀嚼,自己品味,自己疗伤!

李白在他的仕途遇到不顺时,就曾写下了著名的巜行路难》: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行路难!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君不见吴中张翰称达生,秋风忽忆江东行。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无奈,无助,又不甘心寂寂无名的心情,透过纸背昭然可视。梦想有多大,失望就会有多大。痛苦的时候,只有在酩酊大醉里,才能得以排遣、消弥。

读到唐代诗人杜甫巜登岳阳楼》里的诗句:“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 ,凭轩涕泗流”时,不禁怅然。早就耳闻洞庭盛名,然而到了暮年才实现亲眼目睹的愿望,表面上看有初登岳阳楼的喜悦,其实意在抒发早年报负至今未能实现之情。洞庭湖坼吴楚,浮日夜,波浪掀天,浩渺无际。洞庭湖的景色是如此的壮阔,联想到自己政治生涯坎坷,漂泊天涯,怀才不遇的心情顿时涌上心头。亲朋无一字, 老病有孤舟,得不到精神和物质方面的任何援助,其情何其哀伤!从大历三年正月自夔州携带妻儿,乘舟出峽以来,既“老”且“病”,漂流湖湘,以舟为家,前途渺茫,何处安身?面对洞庭湖的汪洋浩淼,贫困、衰迈、饥饿、疾病,感时伤世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顿时让人觉得:活着,不容易!

宋代与苏轼齐名的词人一一张孝祥的“波神留我看斜阳,放鳞鳞细浪,明日风回更好,今宵露宿何妨?水晶宫里奏霓裳”的句子,看似写景状物中流露出的不过是轻松自在的心情,仔细品味,其实不然。在十几年的官场生涯中,张孝祥几番起落,终究没有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最后黯然离开官场时的心情是抑郁的。这里不过是借前路受阻时的豁达乐观,掩饰自己的郁郁寡欢罢了。

他为官期间颇有治才。怀着“恻袒爱民之诚心”,政绩卓著。在抚州时,他身先士卒,一人单马,与乱兵对峙,干净利落的平定了兵乱。离开抚州之时,父老夹道相送,在平江时,他惩治大姓奸商,收缴其米仓。第二年饥荒,用收缴的粮食接济灾民。浙东大水,两次上疏请不催两浙积欠。由于他的努力,朝廷从其所请,使得万千灾民得以生存。在建康时,张孝祥专心治理水患,为民请命,造福流民,处理妥当,足见其才能与魄力。在潭州时,孝祥关注农事,勤勉公事,善待百姓,使得狱事清静,庭无留滞。最终在荆州任上,尽管不过短短数月,心境对朝廷的失望,而越发沉郁。孝祥愈发尽忠职守,加强武备,休整军塞,筑堤防洪,建仓储粮,置万盈仓以储漕运。

张孝祥与秦桧是同一时代、同朝为官的两个人,张孝祥38岁死于任上,让人扼腕叹息。一个人如此努力,如此敬业,是源于对生活的热爱,对家国的责任与担当。有人说,人的一生是万里山河,来往无数客。有人给山河添色,有人使日月无光。有人改他江流。有人塑他梁骨。大限到时,江河可望!说的其中就有张孝祥吧。

晚年孑然一身的朱彝尊独卧孤舟时,回想往事,他可会再次陷入少年时的那个江上秋夜?可会任凭那一夜从记忆深处奔涌而出的浆声、水声一遍遍的冲刷自己苍老的容颜?纵然此时他已被清朝人称为“一代词宗”名满天下,纵然此时他被认为有望在身后能进庙陪孔子受祭,但他仍然无法释怀,无法忘掉,他永远的妻妹冯寿常(静志)。

朱彝尊在巜桂殿秋》中写道: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那是一个怎样的不眠的江上之夜啊,让一个男人至死不忘,让一首词获称天下第一!

雨轻轻地下着,一艘船载着朱彝尊一家人漫游在吴越山水的夜色里,空气中飘逸的到处是密语者初恋的气息,偶然惊醒,是两颗相爱而又忐忑的心,是咫尺间的天涯之遥,是一瞬间永远静止的爱情光阴。因为这爱情,朱彝尊还有他的她,在那个秋天的夜里却收藏了整个春天的热烈和多姿。

那一年朱彝尊才20岁,他的妻妹冯寿常13岁。当时朱彝尊随岳父从练浦迁居王店,途中坐船经过钱塘江,朱彝尊和冯寿常似乎就是在这时相互明白了对方的心迹。朱彜尊在另外一首巜渔家傲》中写道:“一面船窗相并倚,看渌水。当时已露千金意。”敏感的诗人朱彝尊说,他在当时已经发现,她对他流露出了一份情意,这当然在朱彝尊心里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但爱情在一闪而逝的瞬间,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今生所有的风雨,所有的哀苦,就如同那一场盛筵下的烟花,美丽而短暂。

无论是以当时的标准,还是现在人的眼光,朱彝尊在与冯寿常相识的岁月里,都不是一个志得意满的成功人士。他少年时,家境贫困娶不到媳妇儿,17岁时入赘浙江省归安县教谕冯镇鼎家。当时他的妻子冯福贞15岁,而其妻妹冯寿常不过是10岁的一个小女童,朱彜尊婚后无以为生,只好以西席为业,有时依人幕下远游他乡。每次回到家中,家人交相责备。

因为他身为男子而不能养家,以致家人都跟着他过穷苦的生活,而他的小姨冯寿常却不管他的落魄,不管他的贫穷,还是一直欣赏他,尊重他。朱彝尊也利用闲暇时间教她写字,教她作诗,长此以往,二人渐生感情,于是就有了江上船中的情愫暗生。但冯家对此还是有所提防的。于是,几年之后,朱彝尊眼睁睁地看着19岁的冯寿常远嫁。

但冯寿常婚后的生活非常不幸,丈夫早逝,儿子夭折,他24岁时又回到娘家来住。正是这一期间,她和朱彝尊的爱情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本来那样的环境下,一个是有妇之夫,一个是寡居少妇;一个是上门的姐夫,一个是在娘家寄食的老姑娘。他们之间有爱却不能说,只能成了两个人的秘密。朱彝尊喜欢写词,静志也喜欢姐夫写的词。两个人一起吟诗作赋,一起临摹王献之书法巜洛神赋》十三行残贴,最秘密的,是残贴的中央部分的那些字。

“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这本是曹植描写自己见到洛水神女时那种惊喜而淡定的心境,但却因为其中嵌入了“静志”二字,才惹得朱彜尊心跳脸热。他后来在巜两同心》中写道:“洛神赋,小字中央,只有侬知。”这是情人之间的秘密。

后来朱彝尊出门远游,与友人抗清,在分别期间,与妻妹的恋情温暖了旅途上无数个动荡不安而孤独的夜。他把回忆写成了一部词集巜静志居琴趣》,83首词记叙了他与妻妹之间的相识、相慕,相恋、相思、幽会、离别的痛苦和怀念、相逢的欢欣和喜悦。

但最终,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冯寿常因思念朱彝尊成疾,含恨离世。

一想到妻妹因思念自己郁悒而死,朱彝尊就夜不能眠,清泪长流,终于,他写下了那首被誉为清朝第一的词句。

朱彝尊在余生用自己的所有爱情,去描摹一剪梦影,倾注自己所有的眷恋,去书写成一部词集,只是,付尽了心力,也只能换得午夜梦回时,对着月色去凭吊曾经月弦初直,霜花咋紧时的回忆,却再也找不到已经消散在尘世中的如画女子。

朱彜尊知道,是他亏欠冯寿常,这绝不是一生的凭吊、一生的爱恋可以补缺的。所以在他晚年,曾有朋友因有伤风化为由,劝他从词集中删去巜风怀二百韵》,以换取配祀文庙的资格时,他拒绝了。说,宁拼两庑冷猪肉,不删风怀二百韵。

宁愿付上一个不遵礼教,文过饰非的罪名,也不愿删去一首凝聚着他少年情事的诗。足见这段爱恋在他的生命和灵魂里的地位,他用他的所有,包括身后的清名来怀念她,来偿还她的泪,她的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人之所以比动物高级,是源于人类的情感世界丰富多彩吧。正因如此,人类有时会比动物更可怜吧!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是昨天的酒,还有今天的诗。

阅读让我走进诗人的精神世界,懂得了他们还有我们无法言说的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