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上市公司天价学术推广费遭质疑,28场活动支出7.89亿,人均差旅通讯费超15万

2019-06-20  繁星190303

  编者 按  

2018年人均差旅通讯费超15万

康恩贝回应称必要且合理

可这委实不同寻常的费用背后

又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

“十年后要达到1000亿元,我们需保持30%以上的增速才行。”两年前,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在论坛活动上表示,康恩贝提出“十年千亿,引领国药”,要成为中国中药产业的领军企业。

两年过去,康恩贝非但没有按照预计增速的方向走,反是财报指标背离,引发上交所问询。

按照要求,康恩贝公司应于2019年6月11日之前回复并予以披露。对此,康恩贝方面则在6月10日发出公告称,公司收到《问询函》后,积极组织相关各方对《问询函》中涉及的问题逐项落实梳理,鉴于《问询函》中涉及事项较多,部分事项需要进一步核实和完善并且需要年审会计师发表意见,为确保回复的准确、完整,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将延期回复《问询函》,预计于2019年6月19日前完成对《问询函》的回复工作并及时履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

收到年报事后问询函32天后,6月19日,康恩贝就“连续三年营业成本占营收比大幅下滑销售费用却大增”、销售费用支出明细及合理性、分季度业绩指标变动较大等问题,对上交所的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进行了回复。

1

延迟回复监管14问

日前,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其发布《关于对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就公司的生产经营、业绩情况以及财务会计信息展开问询,共涉及14个问题。

康恩贝2018年财报中多项指标出现相背离。根据康恩贝日前发布的2018年度报告显示,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7.87亿元,营业成本15.53亿元,销售费用34.22亿元。2016—2018年,公司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下降,分别为52.03%、27.37%、22.89%;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增长,分别为25.53%、43.14%、50.42%。

而且,从同业可比公司来看,2018年华润三九、吉林敖东、云南白药、同仁堂、丽珠集团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8.17%、46.87%、14.68%、20.78%和36.87%。康恩贝2018年销售费用占比高于同行业其他公司。为何司销售费用大幅增加的同时为何营业成本却出现了大幅下降?上交所对此提出了疑问。

无独有偶,2018年公司控股80%的子公司江西珍视明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珍视明药业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8亿元,净利润3352.04万元,公司2018年享有珍视明药业公司扣非后净利润2987.58万元,同比增长64.42%,完成了珍视明药业公司持股20%的员工持股平台做出的业绩承诺。报告期内,珍视明滴眼液的销售量同比增长幅度仅为9.03%,显著低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的增幅。为何扣非净利润增速远高于营收增幅,上交所问询函中也直指这一财务疑惑。

除了营业成本和销售费用变动趋势相关,公司净利润与经营活动产生的流量净额也呈现相背离的情况年报数据显示,康恩贝第四季度营业收入为13.92亿元,占比20.52%,归母净利润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环比大幅下降,分别仅为3715.09万元和3468.55万元,占比4.62%和4.59%,明显低于其他季度。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第三、四季度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 6735.27万元和2.22亿元,占比12.34%和40.66%,出现明显波动,并与净利润变动出现背离。

2

子公司经营困难影响上市公司业绩

这两年康恩贝营收发展距离胡季强期望相差甚远,2017年这家浙江省知名中医药上市公司的营收下挫12.07%至52.94亿元;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67.87亿元,同比增长28.2%,虽扭转局势喜获丰收,但也仅为千亿目标7%。

年报披露,康恩贝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67.87亿元,营业成本15.53亿元,销售费用34.22亿元。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成本占营业收入比例大幅下降,分别为52.03%、27.37%、22.89%;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却大幅增长,分别为25.53%、43.14%、50.42%。对此,上交所要求康恩贝说明此现象的主要原因及合理性。

康恩贝解释,2015年之前,公司的业务经营基本属于医药工业模式。2015年6月,为把握有关互联网药品销售政策有望出台的机遇,公司在2014年受让浙江珍诚医药在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珍诚医药公司”)30.81%股份的基础上,进一步受让增持珍诚医药公司26.44%股份,合计持股达到57.25%,自2015年6月起珍诚医药公司纳入公司合并范围。由于收购珍诚医药公司,公司主营业务的经营模式和业务结构于2015年度发生了较大变化,增加了医药商业批发模式。

2016年,由于受有关部门互联网药品销售政策未能如期出台、医药商业流通领域推出“两票制”政策和2014年11月以后中国人民银行多次降准降息等影响,珍诚医药公司经营出现较大困难。2016年营收20.02亿元的珍诚医药公司,营业成本高达18.97亿元,占其营收的94.74%,这也导致了康恩贝2016年营业成本大幅提升(31.33亿元)。为消除该公司经营发展不确定性可能给上市公司带来的严重不利影响,2016年末,康恩贝将持有的珍诚医药公司全部股份对外进行了转让处置。处置珍诚医药公司后,2017年康恩贝业务经营模式重新回到医药工业模式。若剔除珍诚医药公司的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因素,康恩贝2016年营业收入40.18亿元,营业成本12.36亿元,营业成本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为30.75%。

3

一年28万场学术推广花费7.89亿元

2018年,康恩贝销售费用高达34.22亿元。其中,2018年同比增长49.84%,占营收比为50.42%,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2018年销售费用中,市场费增速最快,同比增长86.01%,为18.29亿元;差旅通讯费6.03亿元,同比增长18.76%;品牌建设费3.43亿元,同比增长53.13%。上交所要求康恩贝详细说明其各项支出合理性等问题。

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2018年康恩贝销售费用34.22亿元,在上市医药生物企业的销售费用排名中位列第14。

康恩贝称,2018年,公司开展了28万余场学术推广活动,发生学术推广费用约7.89亿元。差旅通讯费方面,截至2018年末,康恩贝拥有3858名销售人员,2018年发生差旅通讯费6.03亿元,人均年差旅通讯费高达15.63万元,远高出同行水平。

康恩贝的差旅费问题早在2011年就遭到了质疑:2011年康恩贝人均年差旅通讯费为18.5万元,高出当年营收相当的仁和药业人均年差旅费(1.3万元)14倍之多。新京报记者计算,同样为中药板块、2018年营收与康恩贝相当的辅仁药业,2018年销售费用为8.21亿元,其中差旅费为1364.79万元,销售人员681人,人均年差旅费仅为2万元。

对于差旅费问题,康恩贝表示,销售人员为完成相应产品的销售目标,提高产品及品牌的竞争力及影响力,需要面对较多的终端客户群体,通过不断地出差跑动沟通、通讯联系来完成较为繁杂的销售工作,由此匹配相对应的差旅通讯等市场工作费用有其自身的必要性和合理性。

4

财政部出手!77家药企被死死掐住了七寸

6月4日,财政部发布《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一文,要对77个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主要是查企业销售费用、成本、收入的真实性。此次抽查由北京、吉林、上海、江苏、安徽等14个监管局和31个财政厅(局)参与检查。

1、监管局2019年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名单

监管局

检查企业

北京

赛诺菲(北京)制药有限公司

北京诚诺美迪科技有限公司

吉林

长白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

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

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

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福建

福建古田药业有限公司

山东

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青岛

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

河南

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

湖北

礼来上海管理有限公司

广东

广东一力集团制药有限公司

深圳

华润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

四川制药制剂有限公司

云南

云南龙海天然植物药业有限公司(原云南藤云药业有限公司)

2、地方财政厅(局)2019年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名单

财政厅(局)

检查企业

北京

北京智飞绿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同仁堂药酒厂

天津

天士力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生物化学制药有限公司

河北

石药集团中诺药业(石家庄)有限公司、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山西

山西兰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太原钢铁(集团)比欧西气体有限公司

内蒙古

内蒙古白医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内蒙古大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辽宁

辽宁科泰生物基因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辽宁格瑞仕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

吉林

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吉林海通制药有限公司

黑龙江

哈尔滨儿童制药厂有限公司、大庆华科股份有限公司药业分公司

上海

上海腾瑞制药有限公司、上海景峰制药有限公司

江苏

江苏奥赛康药业有限公司、前沿生物药业(南京)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

浙江仙琚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安徽

国药集团国瑞药业有限公司、安徽源和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福建

厦门美商医药有限公司、福建三爱药业有限公司

江西

江西聚仁堂药业有限公司、江西南昌济生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山东

辰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华熙福瑞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

河南

郑州安图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乐氏同仁三门峡制药有限公司

湖北

武汉长联来福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湖北菲利华石英玻璃股份有限公司

湖南

湖南恒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药圣堂(湖南)制药有限公司

广东

深圳市卫光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广西

南宁市金马制药厂(有限公司)、广西梧州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海南

海南卓泰制药有限公司、海南中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重庆

重庆迈乐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北大医药股份有限公司

四川

四川攀钢梅塞尔气体产品有限公司、四川远大蜀阳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贵州

国药集团同济堂(贵州)制药有限公司、贵州三力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云南

云南大唐汉方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玉溪沃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陕西

五0五药业有限公司、西安利君制药有限责任公司

甘肃

康县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兰州和盛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

青海

青海省瑞诚工贸有限责任公司、青海久美藏药药业有限公司

宁夏

宁夏启元国药有限公司、上海华源药业(宁夏)沙赛制药有限公司

新疆

新疆天山制药工业有限公司、新疆华世丹药业有限公司

西藏

西藏藏医学院藏药有限公司、西藏藏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令人遗憾的是,上述核查名单中难觅康恩贝的踪迹。

巨大黑洞:销售费用奇高、虚增收入、单据造假

一直以来,医药企业“财务问题”始终是监管关注的重点区域,上市药企财务洗澡、业绩变脸以及股价闪崩事件频发,暴露了行业普遍存在的财务数据注水、虚增药价收入等问题。

2018年年报季,康美药业以“会计差错”为由企图将账上近300亿货币资金化为无有,此举引发朝野巨震。

该事件实际揭开了医药企业普遍存在的收入虚增、单据造假等财务数据的巨大黑洞。

事实上,销售费用居高不下问题,在行业里普遍存在,据统计,A股254家药企合计销售费用甚至高达2500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在292家有相关数据的医药生物企业中,平均销售费用占比为24.09%。其中有34家企业的销售费用率超过50%。

在这34家企业中,销售费用率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国农科技(维权)、灵康药业、龙津药业、大理药业、哈三联,具体占比分别为73.84%、72.78%、72.21%、67.48%和66.10%。

而大型企业的销售费用占比也一直处在偏高状态。以恒瑞医药为例,2014-2017年,恒瑞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28.44亿元、35.25亿元、43.52亿元和51.89亿元,分别是同期净利润的1.9倍、1.6倍、1.7倍和1.6倍,占当年营收的比例分别为38.16%、37.84%、39.23%和37.50%。2018年年报恒瑞医药销售费用为64.64元,同比增长24%,占比营业收入比重37.11%。

早在2016年年底,业界就曾发布过一份报告,直指我国医药行业销售支出费用在收入的平均占比已经超过40%,甚至部分医药企业已经超过了50%接近60%,与国外创新型医药企业不足30%的销售费用占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受影响更大的是,2018年4月,由于报告期销售费用率较高且逐年增长,业务推广费占比较高,海南中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申请未能通过。

药企销售费用流向哪了?

一项调查显示,目前我国药企的销售费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关招标机构费用、公关医院相关负责人费用、医生回扣、医药代表提成、逃税洗钱(过票)成本、统方费用

医生回扣是药企销售费用的主要流向,这是因为具有处方权的医生直接决定了药品销售的多寡,且长期缺乏对医生的成本约束机制,同时医生资源稀缺,成为各药企激烈争夺的“销售端口”。

而今财政部、医保局联手查账,剑指销售费用虚高和财务造假,有多少药企经得起检查?

销售费用畸高的现象已成为医药行业的普遍现象。这是由于相关部门实行“两票制”后,将市场推广费和医生回扣等支出转移到药品生产企业的结果。如今财政部将检查77家药企的销售费用,有多少药企经得起检查? 

触目惊心!药企是怎么过票做假账的? 

可以说,医药行业里带金销售、回扣营销、做假账、虚开票据盛行,国税总局近年披露的虚开大案,半数跟药企相关。那么,药企过票做假账到底有哪些惯用手段?

①虚假销售费用

药企、经销商的惯常做法是伪造大量的会议费、住宿费、交通费、咨询费等,通过发票套取大量现金。为了让一系列会议真实符合证据链完整的要求,还要伪造各种资料来说明这些会议真实存在。相同手法还有虚构调研咨询项目,以及通过不同方式给医务人员回扣。

②蓄意抬高成本

为了提高企业成本少交税,或者把费用洗出去,一批药企在未真实采购原料的情况下,接受全国多地企业虚开中药材增值税专用发票,偷逃税款并套取非法利润所得。

通过虚开增值税发票,蓄意增加企业进项,减少企业利润,进而达到少缴税款的目的。

为此药企甚至开办空壳公司,制造虚假交易记录,为自己虚开增值税发票。少缴纳的税款再通过众多账户的腾挪,最后回流到企业,用以支付利益输送。

③“高开模式”洗钱

“两票制”则让通过流通环节洗钱的“低开模式”无法运作,很多药企转而通过抬高出厂价高开洗钱。

在“高开模式”下,药企仍然必须要有足够的现金回扣、劳务费支付给医院、医疗机构用于学术推广、技术开发等。否则药企还是要关门。

④采购返点

为了提高药品销量,很多药企、医药公司也通过按照采购药品数量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本质上就是回扣。

甚至,有的药企出价百万购买药品采购权。这就意味着这些医疗机构只认准某医药公司,只能从该医药公司采购药品。

综上,这些造假手段短期内,仅形式审查可能看不出问题,但长期来看问题就出来了,财务报告很多事项显然不合理,不符合正常操作逻辑。

请记住,所有的行为都会在财务上留下痕迹,不合规证据链将永久留下来。

医药销售环节的秩序一直以来都存在着待修整的灰色地带,这已是医药行业公开的秘密,而整治也一直未打开真正的切口。此次“穿透式监管”消息一出,业内人士直呼:一场腥风血雨要来了!

▲ 部分素材综合自:新京报、长江商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