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2019-06-20  weimiao

中国古代有着辉煌的历史和璀璨的文明,其中青铜工艺无疑是早期中国工艺美术的杰出代表。夏末商初,中国的青铜冶炼铸造技术突破瓶颈,获得了突发猛进的发展,商周青铜器以品类丰富、造型优美、纹饰华丽、制作精巧、风格独特而著称,成为中国艺术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世界艺术史上也占有独特地位。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赵开雷大型历史组画《青铜时代》--铸鼎图

中国古代青铜器在使用规模、铸造工艺、造型艺术、门类品种和遗存数量上都远超其他文明或国家。青铜是易腐蚀合金,世界上文明古国的青铜时代大多处于距今4000年至2000千年之间,所以青铜的保存难度很大,像中国这样大规模保存的青铜器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主要和殡葬习惯有关),所以现在在国际上见到的青铜器精品大多都是中国的青铜器。

中国青铜时代鼎盛时期在商朝晚期至西周前期,不过商周两个时期的青铜器风格、种类和器型有较大的区别,今天为大家介绍商朝青铜器。

一、商朝青铜器的发展阶段

商朝青铜器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商代二里岗早期青铜弦纹鬲

商朝早期的青铜器主要出现在二里岗文化时期,年代相当于商汤至盘庚迁殷前的十九位商帝在位期间,是中国青铜文化走向繁荣的预热准备期。这一时期的商朝青铜礼器、兵器等都较二里头文化所代表的夏朝中后期青铜器有了很大的进步,不仅种类和数量有所增加,在冶炼技术、装饰工艺方面也表现出较高的水平。

商早期的青铜容器的种类较少,主要有鼎、鬲、簋、爵、觚、瓿、壶、盘等,当时青铜器花纹比较简单,仅有粗线和细线配合的变体兽面纹。青铜礼器体系已初步形成,出现了爵、觚、斝三者成套的酒器组合。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商代青铜酒器组合-觚、爵、斝

这一时期的青铜容器具有独特的造型,例如鼎、鬲等食器一般有三个足与器身相连,而其中必有一足与一耳成垂直线,在视觉上有不平衡感。当时铸造的大型器物已采用分体铸造的技术,工艺已达到一定高度。

商中期的青铜器大致属于安阳殷墟早期,时间对应盘庚迁殷至帝小乙时期。该时期商朝经历了迁都之后的恢复期、适应期和扩张期,是中国青铜时代从初期进入鼎盛期的过渡期。青铜器的发展较为分散,以河北,北京,安徽等地出土的青铜器比较典型。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4商代动物变形纹

这一时期器物上的纹饰分为两类:一类是变形动物纹,构图简陋但线条细而密集,有别于早期纹饰线条粗犷的风格;一类是用繁密的雷纹和排列整齐的羽状纹构成的兽面纹,双目突出,但头像与体躯仍未明显区分。高浮雕附饰也有较大的发展,特征是线条轮廓浑圆,与晚期有别。鼎、鬲等器物开始出现三足与两耳对称的样式,新增的器类有瓿。这一时期的青铜器一般不铸铭文,个别器物铸有氏族徽记。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5商晚期百乳雷纹

商晚期的青铜器是指武丁至帝辛时期的青铜器。这一时期青铜器为符合贵族生活繁杂的要求,纹饰趋于繁缛精美,形成主纹和地纹相重叠的多层花纹。主纹普遍采用浮雕形式,以动物和神怪为主题,地纹普遍采用雷文且花纹往往布满全器。造型和装饰更加丰富,加三足器、四足器、提梁、链条等技术纷纷出现,扉棱和牺首等装饰手法有很大的发展,给人以多样的形象、挺拔稳重秀美等不同感觉,赋予了青铜器更高的美学价值,展现了工匠们非凡的艺术创造力。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6商代青铜兽面纹壶

新出的器形有方彝、高颈椭扁壶。觥、盂、鼎、鬲、簋等食器有较大的发展。爵已盛行圆体型式,觚的腹部细长趋势明显,鱼兽形象的器物也很盛行。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7冉方彝(盖面饰倒饕餮纹,云雷纹填地)

青铜器上的铭文有所发展,尤其是殷墟文化后段铭文加长,内容趋向记史,不过记述述十分简略,多为铸者或其先祖之名讳。至商亡时方有文章出现,最长的铭文也仅有四十余字,不过可以据此确定一批绝对年代可考的标准器。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8史上争议最多的铭文-司母?后母?

二、商朝青铜器的艺术性和分类

商周青铜器艺术承接新石器时代石器艺术和陶器艺术的精髓,审美经过长期的沉淀、凝练和升华,形成独特的体系,器型凝重多样,纹饰精细浑厚,就造型艺术来看许多青铜器都是精美的工艺美术品。

商周青铜器大多是集工艺美术性、实用工具和祭祀礼器于一体的器物。统治阶层以复杂、精美的青铜纹饰炫耀其血统的高贵(图腾),以精美的造型彰显自身的权威性(礼器),以昂贵的冶铸成本和价格制造尊卑贵贱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兼具一定的实用性),将仪式化的青铜器固化在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位平民的头脑中,让其合理化和合法化。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9妇好墓场景复原

商周青铜器品种繁多,大致可分为礼器、兵器、车马器、农器与工具、货币、玺印与符节、度量衡器、铜镜、杂器等大类,其下又细分若干小类,其中以礼器所占的比率最多,而且地位最为重要。

商朝时还没有青铜货币、印玺符节、度量衡器类铜器,有极少的铜镜,所以今天为大家介绍商朝的农器与工具、礼器。(兵器和车马器将在其他文章中介绍。)

三、青铜生产生活工具介绍

1、生产工具

目前发现的商朝青铜工具数量不多,主要以手工工具为主,包括锛、斧、斤、凿、刀、锯、锥、钻、铲和鱼钩等,青铜农具极其稀少,可见商朝仍主要使用石器、木器、骨器、蚌器从事农业生产。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0湖北盘龙城商墓(二里岗文化)中发现的青铜锯

湖北黄阪盘龙城的殷商古墓中(二里岗文化时期),专家们挖掘出了一件刀形锯(证明锯子并非鲁班所发明),是目前发现最早的铜锯。不过商朝的青铜锯刚刚起步,种类单一、造型简单、形制较小,只能用于小器作和细加工。

2、(非容器类)生活工具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1妇好墓中出土铜镜

商朝(非容器类)生活青铜器包括铜镜、装饰物和杂物。商朝出土的铜镜较少,仅有数面,妇好墓出土的铜镜将中国铜镜的历史提前到3000多年前。相对于铜镜,青铜制作的车饰和马饰等装饰品则品类繁多,美术价值较高。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2商代青铜车饰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3多钩形青铜器(挂东西用)

三、青铜礼器介绍

中国古代青铜器中占比最大的是青铜礼器。青铜礼器是商朝奴隶主贵族用于祭祀、朝聘、宴飨及丧葬等礼仪活动中的器物,是贵族立国传家的宝器,是维护其统治的重要工具之一,是社会文化生活的重要部分。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4商代祭祀图案

青铜器的数量可以显示其主人身份地位的高低,青铜器形制的大小也可以显示出权力的等级。商朝青铜礼器根据用途不同可分为食器、水器、乐器、酒器四大类。

1、民以食为天--食器

中华民族是个特别注重饮食的民族,所以青铜器最早的应用是食器(即炊事工具),商朝食器主要有鼎、甗、簋、豆几种,其中鼎是最重要的礼器。

鼎相当于现在的锅,主要用于烹煮肉食祭祀及宴享,明贵贱,别等级。商鼎大多是圆腹,有两个耳和三个足,也有四足的方鼎。商朝尚无严格的列鼎制度,列鼎制度在西周才形成。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5圆鼎之冠-商子龙鼎(高103cm、口径80cm、重230kg)

甗(yǎn)是蒸食用具,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分为甑(zèng,即笼屉,底部有开孔),用于放置食物;下部为鬲(lì,炊煮器,相当于蒸锅)。在妇好墓中发现了一个三联的甗,三个甑中可分别放置不同的食物,这样既提高了热能的利用效率,也增加了食物的品类和总量。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6商代妇好墓出土三联

簋(guǐ),相当于现在的大碗,用于盛食物,一般为圆腹、圈足,有两个耳。簋在西周时地位明显提升,与鼎一起构成周朝列鼎制度。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7商代青铜簋

豆是盛肉酱一类食物用的,上面是一个盘形的容器,下有圈足,一般也有盖。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8商代晚期青铜豆

2、涤污荡垢--水器

水器一般用于盥洗,所以又被称为盥器。按功用分类,水器又可以分为注水器、承水器、盛水器三种,器型不多,商朝主要有斝、盘、匜、盂、壶几种。

斝(jiǎ)既是一种盛酒器,又是一种注水的器具,口沿有柱,宽身,下有长足(三足或四足),器身圆形、方形都有。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19商代青铜册方斝

盘是承接洗手后污水的盛水器一般为圆形,敞口,腹较深,有的还有流。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0商代三鱼涡纹青铜盘

匜(yí)是盥洗时舀水用的器具,形状像瓢。椭圆形,有3个足或4个足,前有流,后有鋬,有的还带有盖子。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1商青铜龙柄饕餮纹匜

盂(yú)是盛水或盛饭的器皿。腹较深,有附耳,很像有附耳的簋,但比簋大。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3商代青铜盂

壶是盛酒或盛水的器具。有圆形、方形、扁形和瓠形等多种形状。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4商代晚期青铜饕餮垂叶纹贯耳壶

3、教化四方--乐器

商代已有成组的乐器,现已发现的有陶埙、石磬、铜铃、铜罄、铜铙、铜鎛钟等,可以看出当时的音乐已具有相当高的水平。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5商代青铜铃(三星堆)

铜铃是中国最早出现的有舌青铜乐器,悬挂在固定的地方(如马身上或车上)因震动而作响的乐器。青铜罄(qìng)也在商朝出现。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6商代豕形青铜罄

钲(zhēng),又称铙(náo)或执钟。其形状类似钟,但比钟狭长一些,而且有一长柄可以持在手中,口向上,敲打就会发出声音。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7商青铜打击军乐器-钲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8商象纹铜铙

商朝末年(也可能是西周初年)出现了鎛钟,当时尚未形成成组的'编钟'。钮钟和甬钟出现在西周。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29西周凤鸟扉棱青铜鎛

铜鼓主要为南方少数民族所用,出现时间为西周末年。

4、礼之所归--酒器

商人嗜酒好饮,所以商朝以酒器作为最重要的礼器。从作用来讲,酒器主要可分为饮酒器和盛酒器两大类,其中饮酒器主要包括爵、角、觚、觯,盛酒器主要包括兕觥、卣、方彝、尊、觥和瓿等。

爵相当于后世的酒杯,用以温酒或盛酒。形状像雀,多为圆腹,也有个别方腹,口部一侧为流(即倒酒的流槽),一侧为尾,流与口之间有立柱,腹部一旁有把手,下有三个锥形长足。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0商代饕餮纹青铜爵

角一般有盖子,形状与爵相似,不同之处是无柱,流变形成与爵尾相同的尖形角状。角是下级官吏及平民使用之物,出土数量很少。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1商代父已角

觚(gū)是一种喇叭形口、细腰、高足、腹部和足部各有四条棱角的饮酒用具。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2商代青铜觚

觯(zhì)形状与尊相似,但比尊小,大多数有盖。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3商代青铜觯

觥(gōng)一般为椭圆形或方形,有圈足或四足,一般有盖子。盖子上往往做成兽头或象头形。有的觥整个做成动物的形状,头和背是盖子,身体是器腹,四条腿做足。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4商末周初青铜觥

兕觥(sì,gōng)是盛酒或饮酒的用具。一般为椭圆形腹或方形腹,有流(把手)和盖子,盖子一般做成兽头或象头形。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5商代龙纹兕觥

卣(yǒu)是盛酒器中主要的一种主要用于祭祖,造型多为椭圆形,其中带提梁的称为提梁卣,鸟兽形且有提梁的称为鸟兽形卣。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6商代动物纹提梁铜卣

方彝的造型特征是长方形器身,有盖、直口、直腹、圈足。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7商晚期青铜方彝

尊形状与觚相似,中间粗、口较小,也有方形的。商朝早中期的尊主要是圆体尊,晚期有方形尊和觚形尊。圆体尊和方形尊带肩,肩上多饰有兽头。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8商朝青铜方尊中最大最出名的四羊方鼎

盉(hé)是盛酒器,是古人调和酒、水的器具,用水来调和酒味的浓淡。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39商代晚期青铜盉

瓿(bù)、罍(léi)、壶都是盛酒器或盛水器。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40商青铜云雷地乳钉纹瓿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41商青铜方罍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42商代晚期青铜兽面纹壶

另外商朝已经有了用于取酒的勺,一般作短圆筒状,有一个长长的柄。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43商代晚期青铜羊首勺

5、杂类礼器

青铜礼器除了食、水、乐、酒四大门类外,还包括俎和禁。俎是切肉时放肉的台子;禁是席地而坐的时候放乐器、酒器的小台子,类似于今天的桌子或茶几。青铜俎、青铜禁的基本造型与后世的家具(桌、案、箱、柜)十分相像,可以说是今天家具的始祖。

甲骨文上的辉煌(七)--商青铜器器型赏析

31.44商代的青铜器板足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