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童老僧 / 石膏/泥塑 /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

0 0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2019-06-21  天童老僧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1964年9月,在原四川省文化局、温江地委宣传部直接领导下,由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1997年更名为大邑刘氏庄园博物馆)具体组织实施了大型泥塑《收租院》的创作。

《收租院》利用了大地主刘文彩庄园原收租现场,在四合院现场118米长的围廊里,共塑造了114个真人大小的泥塑雕像,并构成连续性的七个部份收租场景,即:交租、验租、风俗、过斗、算帐、逼租、反抗。《收租院》真实地再现了当年佃户们向地主交付地租过程中所受到剥削和压迫的情景,深刻反映了旧中国农村阶级关系和经济关系。并以风格气质上的民族化、大众化、主题化的深刻性,创作手法上的中西融合,成为现代雕塑的经典之作。

以下按《收租院》七个部份为序,对群雕部分人物作具体描述和介绍。

1

交租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交租”局部

上图展现的是佃户当年给地主送租的情景。每年秋收时节,佃户们手推肩挑,背负着沉重的地租来到收租院。其中一个年老的上身穿着破洞补丁的长衫烂裤,衣领敞开;脚上穿着一双草鞋的农妇身上背着满背篼租谷前来交租。她双手撑着一根竹拐棍,身体被租谷压得用力弯腰前倾,表情疲惫而又痛苦;在她旁边是一个头发盘在脑后的中年妇女,身上穿着同样的破烂衣裤、布鞋,同样背着一袋租谷,两眼关切地望着老婆婆,同时双手扶着老婆婆。而在老婆婆身后紧跟一个身背一袋粮食的10多岁的小姑娘,她身上同样穿着破洞补丁衣裤,右裤脚残破不堪,左裤脚挽到膝盖处,赤着双脚,双手托着前面老婆婆背上装满租谷的背篼,偏着头望着收租院,心里想着到底还有多远。

小姑娘左边还有一个老年农民背一袋沉甸甸的租谷。老人依然是一身破烂的衣裳,敞着胸,裤脚挽到膝盖,赤脚,背上一袋沉重的粮食袋压得老人直不起身来,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痛苦,眼光中也充满着绝望.

在老人的背后还跟着另一个挑着一担租谷走在送租队伍中的老爷爷。头戴斗笠,身着破洞补丁长衫,裤脚挽到膝上,衣裤破洞。赤脚,身体前倾,脸上的表情和前面几个人如出一辙。

2

验租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验租”局部

一个身着绸短衫及长裤,后领处插着一把折扇的负责验租的中年管事正在对佃户百般刁难,他弯着腰,右脚踩在被踢倒的箩篼上,租谷洒了一地,右手摊着一些谷子,恶狠狠地对着老农,像是在说:“你交的什么烂谷子!”而老农因租谷质量“不过关”被地主管事一脚踢倒在地上。他一身破衣烂衫,右手撑地,左手横在胸前,仰面倒在地上,双眼愤怒而恐惧地望着地主管事,生怕遭到地主管事的毒打。

一个同样身着破烂补丁衣衫,胸前敞开,赤脚的中年男子正伸出双手搀扶着被踢倒在地上的老人。他右脚向前,弯腰弓步,身体前倾,两手扶着老人,十分关切地望着老人。旁边一个上身赤裸的10来岁男孩,穿着补丁裤子,着急地弯腰伸出双手,抬扶倒在地上的老人。还有一个头戴竹斗笠的青壮年男子正站在一担租谷后方,等待验租。他赤裸上身,穿着破烂裤子,左手叉腰间,右手握一根扁担,两眼怒视前方验租现场,却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在众人身后一个衣衫破烂,穿着布鞋的老年农妇左手柱着竹拐棍站在半袋租谷旁,右手却在胸前紧握,偏着头望着中年管事怒容满面。

老年农妇的身旁是一个衣衫褴褛,穿着短袖上衣正等候验租的中年妇女。她双手抱于胸前,围腰卷在手腕上,右裤脚挽起,赤脚站在一旁,脸上带着麻木,早已对眼前的验租场景习惯了。

3

风俗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风俗”局部

一个衣衫褴褛,穿着一双破旧布鞋的老大娘正蹲在风谷机侧,准备将箩篼里的谷子倒在拙箕(一种农具)里,然后倒进这吃人的风轮风谷机,脸上表情痛苦而无奈。

在飞轮风谷机右侧,一个身形消瘦,衣服破烂的小女孩踮起脚尖正把簸箕里的谷子往风谷机仓里倒。她吃力地用双手举起簸箕,表情痛苦不堪。

一个比风谷机高出一头的光头壮汉风风匠赤裸着上身,光脚穿着短裤,正在弯腰摇着安上了齿轮链条的风谷机摇把,左手扶着风谷机,右手握摇把,弓着身,用尽全身力气,使劲地摇。而旁边的柱子上,挂着一件他为了干活方便而脱下的衣衫。

另一个赤裸上身,裤脚高挽,赤脚站立的光头壮汉,左手叉腰,右手举着大号茶壶,正仰头喝水。他已经干了一阵子的活,此刻正在休息,以便随时准备接替前面风风匠的工作。

4

过斗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过斗”局部

三个中年管事中,一个半躺在太师椅上的中年管事(刮刮匠),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衫,左手搭放在椅背上,右手拿着竹刮子,右脚翘在左脚上,左脚踩在斗梁上,穿一双布鞋。两眼凶狠地盯着弯腰的老农,表情奸滑凶恶,像是在盘算着什么东西。

另一个身着短衣褂,右臂斜披一件长衫,穿长裤、布鞋的中年地主管事则左手撑在腰上,右手拎着倒空租谷的箩篼,偏头斜眼望着过斗的老农,眼里尽是凶狠的目光。

还有一个光头地主管事衣衫敞开,穿一双布鞋站在一旁,右手放在裤袋处,左手提着一串用于计账的竹笺(准备发放给过斗的佃户),也是一脸凶狠地望着正过斗的老农。

那个被中年管事盯着的老农,衣衫褴褛,上衣塞在裤带中,赤着上身,正弯腰半蹲着身子,双手摊开,出神地望着地上斗筐中的一只“星记”租斗,他怎么都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租谷倒进刘家收租斗,就差了这么多。

老农身后是一位鹑衣百结,破洞、补丁多处,衣领敞开穿着一双补丁布鞋的中年农妇,她双手拿着一只粮袋,靠在柱子上等待过斗,偏着头,又气又恨。

正在准备过斗的是一个独辫子年轻女子,她身着补丁衣衫,双袖高高挽起,赤脚,双手紧紧握着箩篼的绳索,一挑盛满租谷的箩篼在她身侧。她两眼望着前方过斗处,表情沉重而忧虑,因为马上就要轮到她过斗了。

5

算账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算账”局部

这是根据地主刘文彩本人的形象塑造一个泥塑人物,他是一个50来岁的光头,长袍拖地,前端露出布鞋。他左手挽袖放在前腰处,右手朝后背着,手里拿着一串象牙佛珠。身体微微向后倾,眼露凶光。

在刘文彩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马甲长衫和布鞋的年老账房先生,头戴瓜皮帽子,鼻梁上架一圆形眼镜,右眼珠从眼镜框上方看出来。在地主面前哈着腰,左手拿着算盘,右手正在算盘上拨动着,脸上全是奸猾的神情。

站在刘文彩一旁却是双眉紧皱,双眼透出着些麻木无奈的小丫头。她扎着独辫子,上身穿绣花边的短衣,下穿长裤,布鞋,左手托着一茶盘,茶盘上盛着一碗盖碗茶,右手还拿着一把圆形竹扇正要伺候刘文彩。

一个壮汉站在刘文彩身后,他头戴棕编“博士帽”,一脸横肉,上身赤裸,挺着发福的肚子,腰间别着两把驳壳枪,右手握着其中一支,随时准备拨出来的样子,左手扶在膝上,穿着草鞋的左脚踩在一长凳上,双眼凶光毕露,杀气腾腾。

6

逼租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逼租”局部

一个上身赤裸,衣衫斜披,腰带上别一把驳壳枪,穿一双草鞋的光头中年地主乡丁斜身跨步,双手紧紧抓住身前农妇的衣领及后背衣裳,凶狠地拖拽着。

衣衫破烂,身上多处补丁的老大娘被乡丁拉倒,双脚跪在地上,双手抱托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急切地想把手中的孩子递给正被拉走的农妇。

老大娘手中的小婴儿,除小肚子缠一条布巾外,全身赤裸,两手握紧拳头,双脚乱蹬,张大嘴巴,被吓得嚎啕大哭。

正处于哺乳期的农妇正被乡丁拉向地主后院大门,准备强迫她当地主奶妈。她一身补丁衣裤,衣领敞开,被乡丁拉倒在地,挣扎中脚上的一只布鞋也拉掉在地上。她的左手被身后的一个乡丁紧紧拉着,右手臂伸直,嘴巴张开,望着婆婆手里托着的婴儿,张着嘴不停地呼喊孩子,脸上全是焦急痛苦的表情。

强拉着农妇的壮年乡丁身着绸衫,前胸敞开,穿布鞋,弯腰弓步,腰上别着一把驳壳枪。他使劲用力地拉着农妇左臂,慢慢向地主后院大门方向拖去。

他们身后是一个国民党士兵,他双脚歪斜地站着并斜倚在地主院门一侧,歪戴军帽,领口敞开,上衣左上口袋里还插着一双竹筷,脚上一双草鞋,穿一条短裤,缠着绑腿。身边一支长步枪随便拄在地上,双手交叉歪抱着枪杆。头略低着,百无聊赖地看着地面,对眼前的场景无动于衷。

7

反抗

定格现代雕塑的历史与艺术之美:大型泥塑《收租院》

《收租院》泥塑群雕“反抗”局部

一个衣衫褴褛,腰间系着腰带,赤脚的中年农民侧身站着,右手拿着一条空粮袋,左手按住旁边冲动的青年农民肩头,示意他别蛮干,但眼里也是怒火万丈。

穿着一身破烂衣裤的青年农民双手抓起扁担,弯腰跨着大步,眼中充满怒火地准备冲向收租院。

而后边衣衫多处补丁,穿一双布鞋的老大娘正弯腰迈步用尽全力地拉着青年农民左臂衣袖,使劲地拉着,阻止他冲动的举动。

因为篇幅的原因,在这里就不一一描述114个人物塑像了,这套原创《收租院》人物塑像都是创作者到现实生活中去观察、研究,根据当地风俗行为为原型,以当时乡村农民为模特创作的。对于刘氏庄园博物馆(原地主庄园陈列馆)收租院现场,也因地制宜,所有的空间环境包括房屋、门、柱子都经过认真思考进入设计,被充分利用为作品的一部分。

大型泥塑《收租院》于1965年10月1日正式对外展出,前来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与此同时也赢得了全国各大报刊电视台竞相报道,参与创作的雕塑家还与北京、天津雕塑工作者复制收租院,并于1965年12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对外展出,展览一周,每日观众达数万人。1968年《收租院》复制品到国外巡展,引起了国外观众的强烈反响。2009年,四川美术学院复制玻璃钢镀铜《收租院》先后赴众多国家展出。

结束语

时至今日,半个世纪后大型泥塑《收租院》的艺术魅力仍旧感染着我们,它是旧中国农村的真实写照与艺术缩影,是新中国雕塑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新之作。收租院不仅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而且在世界艺术宝库中独放异彩。

文:徐树成

编校:野妹儿工作室

编审:赵霞

图源大邑刘氏庄园博物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