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止堂书院 / 文学 / 饮食男女/诗说杨梅/怡 人

分享

   

饮食男女/诗说杨梅/怡 人

2019-06-24  止止堂书院

  图:六月的杨梅正当季/作者供图

  夏至过后就是吃水果的好季节了,枇杷黄了,西瓜熟了,红彤彤挂在枝头的不仅有荔枝,还有杨梅,而关於荔枝与杨梅的“争鬥”,则是古来有之……

  南朝诗人江淹有《杨梅颂》,说“宝跨荔枝,芳轶木兰”。杨贵妃想吃荔枝,大唐王朝就得兴师动众;而杨梅在这裏,被视为超越荔枝的果品,可见其贵。而贵无非是因为稀罕。既然稀罕,用於待客、送礼,则为必然。唐代孟浩然某日接待朋友裴司士,作诗有道:“厨人具鸡黍,稚子摘杨梅”。看样子他家种植了杨梅树,客人吃到的是最新鲜的果子。宋代杨万里、张镃都受赠过杨梅,并作诗致谢。明代李东阳做过内阁首辅大臣,有一次他收到一些杨梅乾,欢喜不尽,在致谢诗中描绘说:“霜乾浅带层冰结,红烂纷成万粟堆”—原本难以保存的杨梅,能用这种形式流传,倒也解决了很多外地人见不到、吃不着杨梅的遗憾。但我猜那价格也不是老百姓能消受得起。

  这类用杨梅待客送礼的古诗文特别多,仅陆游一人就留下一堆。他特别锺爱项羽家乡产的杨梅,反覆提及:“今年项里杨梅熟”、“颇闻项里杨梅熟”、“项里杨梅熟”等等。他还作《项里观杨梅》说:

  山前五月杨梅市,溪上千年项羽祠。

  小伞轻舆不辞远,年年来及贡梅时。

  可见,在陆游心目中,杨梅既是美食,亦为风景。即便退休后,他仍然对此物怀有深沉爱意,在《致仕后即事》裏,几乎像江淹一样“偏心”,说:“湘湖莼(莼)菜胜羊酪,项里杨梅敌荔枝”。可以说,文人们对杨梅的称讚已成一大“俗”。而这份“俗”气连一些和尚也沾染了,比如宋代释宝昙,他的《送杨梅》中有句:“一赏风味足,无使妨盘飧。”

  现如今,只要一到季节,杨梅就满大街都是,价格很便宜,再也不会出现李白所言“玉盘杨梅为君设”的隆重情形了。但酷嗜此物的人也应有节制才好,中医认为多吃杨梅会损齿伤筋、发疮致痰等等;而适量食用,则能生津解渴,和胃消食,还能解酒。另外,杨梅本身也可以酿酒,据说贵州苗族人酿造的杨梅酒后劲还特别大,只可惜我至今也未曾品尝过。

  成熟的杨梅通常是紫红色,但也有一个变种为白色。在市场上我没见过,据说味道不如紫红色。较少有诗人称讚白杨梅的,但在视觉层面,它有一种羊脂球似的美感。清代全祖望就很喜欢,说:“萧然山下白杨梅,曾入金风诗句来。未若万金湖上去,素娥如雪满溪隈。”若有机会,也当去寻这白杨梅来尝一尝才是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