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的夏天:一首朴树的歌,唱哭了很多人

2019-06-24  九霄环沛


拾遗物语

去热爱吧,不管哪行哪业,热爱是衰老最强劲的敌人。 

1

在综艺《乐队的夏天》上,

盘尼西林改编了一首朴树的《New Boy》:

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

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

新世界来得像梦一样

让我暖洋洋

你的老怀表还在转吗

你的旧皮鞋还能穿吗

这儿有一支未来牌香烟

你不想尝尝吗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哦这样多好

快来吧奔腾电脑

就让它们代替我来思考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WINDOWS98

打扮漂亮

18岁是天堂

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

穿新衣吧剪新发型呀

轻松一下WINDOWS98

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

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

2

这首歌唱哭了著名音乐人张亚东,

也唱哭了很多现场观众。

张亚东是音乐界有名的才子,

是王菲、朴树等歌手的御用制作人。

张亚东为什么会哭呢?

因为朴树的这首《New Boy》,

正是他20年前制作的。

张亚东听着这首歌,

就想起了那个时代,

就想起了那时的朴树,

就想起了那时做音乐的他们。

“我突然就想起了那时候,

我们在一起做音乐的状态,

那个时代就特别本能,

一切都想得非常非常简单,

那个状态确实不太容易再有了。

当年大家都是小孩,

觉得2000年就要来了。

大家对那个2000年,

充满了期待,

觉得一切都会变很好,

结果好吧,

就是我们老了。”

1999年,朴树在《New Boy》中唱道:

“明天一早,

我猜阳光会好,

我要把自己打扫,

把破旧的全部卖掉。”

“打扮漂亮,18岁是天堂,

我们的生活甜得像糖。”

“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

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

那时候,大家都认为,

未来为自己打开了一个空间,

觉得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

生活会甜得像糖,不再有痛苦。

结果万万没想到,

生活不仅没有变得像糖,

而是充满了酸苦辣,

未来的路不是没有痛苦,

而是充满了各种痛苦,

而我们,就在这样的始料不及中不知不觉地老了。

我们本以为可以永远天真简单,

我们本以为可以永远无畏快乐,

但时间不知不觉就改变了一切。

2017年,43岁的朴树,

对《New Boy》进行了重新填词,

改名为《Forever Young》: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

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

全都变沉默了

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

你热爱的一切都旧了

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

你变成他们了

…………

张亚东为什么哭了?

高晓松为什么哭了?

现场观众为什么哭了?

因为我们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永远牛逼,

但后来不知不觉就颓了。

因为我们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永远恣意,

但后来不知不觉间就沉默了。

因为我们曾经嘲笑过讨厌过那么多人,

但后来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他们。

正如高晓松所说:“如今晚风还新,时光却旧了。”

3

那时候的朴树是多么干净啊。

张亚东讲过几个故事:

“那一年,我跟朴树在一个广场聊天,

我们要了两杯啤酒。

喝完之后我要买单,

问服务员多少钱,

服务员说‘六十’。

就听见朴树在旁边说:

‘我今天出门带了一百,

打车花了二十,

今天我买单,把它全花了算了。’

他都是一个大歌星了,

花一百块钱,竟然还说‘全花了算了’。

朴树这是这么样的一个人,

他几乎不怎么买衣服,

吃东西也没什么追求,

他不爱穿也不爱吃,

就是疯狂地喜欢音乐。

有一次我去他家,

他说:亚东,你先打开后备箱。

我说:干嘛?

他说:我送你一个礼物。

我打开后备箱一看,

是两个Neve的话放,

一个还是Neve1973,很贵很贵。”

朴树就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啊!

那时候,朴树签约的是麦田。

一位做公益的人找到麦田副总张璐:

“你们公司有没有人真正想做点善事的?”

张璐想了想:“朴树吧。”

果然,一说,朴树就捐了20万,

在河北某贫困县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但他拒绝公开,更不许用他名字命名。

一个少年,刚认识朴树没几天,

就向他借了30万,然后蒸发了。

一年后,朴树经纪人才知道这事,

他通过警察朋友找到了这位少年。

少年正在做搬运工,30万已花完。

朴树只傻傻地对少年说了一句:“以后别来见我。”

朴树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人啊!

2000年,央视春晚导演组,

想找四个非主旋律的歌手搞联唱,

他们找到麦田,点名要朴树。

这可是许多明星梦寐以求的事,

但朴树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了:

“不去,特烦这类晚会。”

公司上上下下都劝他:

“参加春晚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很大好处。”

但朴树就是不想参加,

麦田副总张璐气得大骂:

“你特么现在怎么这么牛逼呀?!”

朴树就回骂,骂着骂着就哭了:

“我特么怎么牛逼了!

我不爱过这种生活,

挣再多钱有什么用呢?

它不能带给我快乐。”

1999年,朴树出名了,

但他不想接受专访、不想出通告、不想去商演,

他无比排斥和厌恶这种生活。

大学,老师让写作文——你的梦想。

朴树这样写道:

“我的梦想就是能有一间小屋子,

平房也行,最好在三环立交桥边上,

有一个能看见外面的小窗户,

然后我能自己谋生,

我能养活女朋友,我能买乐器,

来了朋友我能请他们吃饭。

我只是想要这些。”

朴树就是这么一个纯粹的人啊!

4

朴树是这么坚持自我的一个人,

但是在岁月的催逼下,

他依然还是一点一点地被改变了。

尽管他依然那么干净,

尽管他依然那么纯粹,

但他整个人真的变了好多好多。

2016年夏天,

从不参加综艺的朴树,

突然出现在北京卫视《跨界歌王》现场,

和王子文合唱了一首《那些花儿》。

唱完,主持人问:“为什么来帮唱?”

朴树说了一句:

“说实话,我这一段时间真的需要钱。”

2018年,朴树又参加了真人秀《奇遇人生》。

朴树真的没什么综艺细胞,

但他还是硬扛着参加了这个节目,

是的,他又缺钱了。

他在节目里很真诚地坦白自己的不适合:

“你说想让我舒服,

其实我不舒服,

我没法自在,

这都不是我爱干的事。

我就想在房间里做瑜伽,

或者我坐在那我就呼吸,

因为我这人就是特沉闷的,

对我来说让我自在的事就是,

我一个人呆着。”

这些年,朴树真的变了很多很多。

5

朴树为什么会变呢?

1999年的一天,朴树突然就冲动了,

他跑到张亚东家:

“我想让你给我当制作人。”

张亚东说:“你先回去问问宋柯。”

宋柯是麦田的老总。

按理说,宋柯怎么也不会答应朴树,

因为张亚东的价格实在是太高了。

结果没想到松柯当场就说,

“行,就这么着了。”

所以,朴树特别感谢宋柯,

“我记得在回来的路上,

宋柯对我说,

‘小朴,哥们儿为你能做的都做了,

你以后一定得为哥们儿负责任。’

这话我一直记着,

好多次我扛不住的时候,

我就想我要为宋柯负责任。”

于是后来,朴树还是上了春晚,

还是接了很多通告和商演。

后来签约期满后,

朴树就离开了麦田,

再后来,他自己组建了一个乐队。

2013年,乐队吉他手程鑫脸色不对。

几个月时间,体重下降了50公斤。

圣诞节那天,朴树拖着他去了医院,

这才真相大白:胰腺癌。

医生说:没必要手术了,就两三个月。

朴树不信邪,四处托人找中医。

结果得到了一样的答案。

经纪人小建对朴树说:

“程鑫几个月要花掉你几年收入,

你得想清楚了,

你卡里的钱根本不够。”

朴树回答了这样一句话:

“不够的话,

咱不是可以再签公司吗,先卖身。

跟治病救人相比,卖身算个屁啊!”

那么执拗的朴树为什么会变呢?

“我不能只受益不报恩。”

朴树不想变,

但很多事情推着他必须变。

6

2017年12月13日晚上,

《大事发声》录制现场,

朴树正在演唱《送别》。

当唱到“情千缕,酒一杯,声声离笛催”这一句时,

他突然情绪就失了控。

先是歌声变得哽咽,

随即面容抽动,泣不成声,

他转过身去,捂脸大哭。

5天前,郑州演唱会前一晚,

朴树与朋友在一起聊天,

聊着聊着,不知为何,

突然就失声痛哭起来。

他的心里,一定很苦吧。

那天,在唱《送别》之前,

他说:“有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我……经常就……就是想死。”

有一年,张亚东对他说:

“朴树,咱死去吧!”

朴树叹了一口气说:

“不行,我得等我爸我妈去世后我再死,

在他们去世之前,

我的生命是属于他们的,

在他们去世之后,

生命才是属于我的……”

那么执拗的朴树为什么会变呢?

因为他不能只为自己活着,

他也得为很多爱他的人活着。

7

张亚东为什么哭了?

高晓松为什么哭了?

我们为什么也哭了?

与其说是怀念那个时代,

不如说是怀念年轻时的我们。

年轻时的我们是多么干净啊,

年轻时的我们是多么纯粹啊,

年轻时的我们是多么天真啊,

但我们终于像朴树一样变了: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

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

全都变沉默了

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

你热爱的一切都旧了

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

你变成他们了

喇嘛哥在《狗日的中年》中说:

“中年是个卖笑的年龄,

既要讨得老人的欢心,

也要做好儿女的榜样,

还要时刻关注老婆(老公)的脸色,

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

中年为了生计、脸面、房子车子票子不停周旋,

后来就发现激情对中年人是一种浪费,

梦想对于中年是一个牌坊,

守得住忠烈,还要做得好婊子。”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

“为什么那么多男人开车回家,到了楼下还要在车里坐好久?”

有一个回答获得了高分点赞:

“很多时候我也不想下车,

因为那是一个分界点。

在车上,一个人静一静,

抽根烟,发会呆,

这个躯体属于自己;

但推开车门,你就是柴米油盐,

是父亲、是儿子、是老公,

唯独不是你自己。

我们把真实的自己藏在车里。

打开车门出去,哪怕是哭着爬着,

也只能把被人寄予厚望的身份扮演下去。”

于是,我们终于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变了。

我们听这首歌时为什么那么伤怀?

因为我们真的:

“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

不能去怪谁,最多只能掉眼泪。”

8

特别喜欢张亚东在节目中说的一句话:

“我看到盘尼西林,

我觉得好吧。

时光好像没有改变一样,

永远都有人是年轻的,

永远都有人是New Boy。”

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这个世界总会有一代又一代New Boy。

我们虽然正在老去或已经老去,

但我们总可以在年轻的New Boy身上,

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于是我们又开始感怀,

又开始意气风发,

又开始热血沸腾,

又开始热泪盈眶。

《新周刊》这样评价张亚东:

“他虽然老了,但仍是一位New Boy。”

我也有一句话想送给大家:

“去热爱吧,不管哪行哪业,

热爱是衰老最强劲的敌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