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金瓶梅》里,人人都是段子手/老假

2019-06-26  zqbxi

      《红楼梦》里有一个经典桥段,就是王熙凤对贾母说,就让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跟他(贾琏)混吧。引起大家的哄笑,觉得王熙凤太幽默了。其实这“烧糊了的卷子”的形容出自《金瓶梅》的春梅之口,对应的是当时人们形容女人好看是“水葱儿似的”,这些在《红楼梦》都原样运用。但《红楼梦》是上流社会的雅文化,在语言上是精致美观、含蓄深沉的,一点稍粗的话,是美丽的点缀,增添趣味。可是来到《金瓶梅》里,那是一座市井语言的大喷泉,堵都堵不住地往外喷,撒泼骂街时,那恶毒下流的话,隔着书都会被怼得一楞一楞的,俏皮起来,那话一嘟噜一嘟噜往外滚,人人都是段子手,活色生香,鲜活跳突,那语言堆积出来的现场感无可比拟,没有别的书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在这点上,《金瓶梅》有超过《红楼梦》之处,这话并非我说,许多文化大家也都这样说。

        光说好没什么大用哈,得有具体例证,书里生动之处太多,也没办法大段摘录,就说说里边的歇后语吧,常常让人忍俊不禁,想起来就要发笑。很多情况下,每个人一出口就是一串,天生自带幽默开关啊,一张嘴就关不住。据金学专家研究认为,这《金瓶梅》基本上是说书人口口相传的故事,有一个基本的脚本,然后是许多说书人集体创作的作品,为了吸引更多人听书,黄段子、俏皮话,那是吸引听众必须的佐料,所以才让我们今天能听到当时栩栩如生的市井语言。

       先说一个最好笑的,第三十四回,西门庆贿赂做了官以后,有人找他办事,托他身边的小厮传个话,小厮书童说:“小的虼蚤脸儿——好大面皮儿!”虼蚤就是跳蚤,跳蚤是不是肉眼可见最小的虫虫?他说我就是个跳蚤的脸,好大的面子啊,这反话一出口,真是让人笑得绝倒!真亏得是什么样的人才想出来这样的俏皮话。

       书中潘金莲最是个能争风吃醋、牙尖嘴利、处处掐尖、得理不饶人的主,抓住一点由头,说起人来那一套一套的。第三十五回,西门庆和别人关起门搞点小动作,被她发现,西门庆推说写礼帖,她就说:“什么机密谣言,什么三只腿的金刚、两个犄角的象,怕人瞧见?”第三十九回,西门庆到庙里做法事,晚上不回家,大家盼他不到,潘金莲尤其生气说:“黑瞎子传操——干起了个五更。隔墙掠肝——能死心塌地。肚兜断了带子——没得绊(盼)了!”第六十回,李瓶儿死了孩子,她特高兴,对着自己的小丫头指桑骂槐:“你斑鸠跌了弹(蛋)——嘴答谷了!春凳折了靠背儿——没的倚了!王婆子卖了磨——推不的了!老鸨子死了粉头——没指望了!却怎的也和我一般?”这一通戳心戳肺地骂,伤口上撤盐,直骂得李瓶儿背过气去。抓住一点事的影子,别人推说不知道,她就说:“南京沈万山,北京枯树湾,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宫外有株松,宫内有口钟,钟的声儿,树的影儿。我怎么有个不知道的?”一出口就是顺口溜,趣味十足。随便摘一朵花戴,随口就说:“我老娘戴个三日不吃饭——眼前花。”这天生是说相声的吗?书中这样的小幽默,各种段子无处不在,只是要讲,上下文的故事太长,还得自己去看。

        还有一个西门庆府中下人的老婆叫宋恵莲,名字跟潘金莲一样有个莲字,脚比潘金莲的还小,也是厉害伶俐的角色。被西门庆搞上后,经常得一点私房财物,就显摆,别人议论她的钱来路不正,她就装正经说是亲戚给的,说:“哪个没个娘老子?就是石头铬刺(石头缝的意思)里迸出来,也有个窝巢儿;枣胡儿生的,也有个仁(人)儿;泥人日下来的,他也有个灵性儿;靠着石头养的,也有个根绊儿。为人就没个亲戚六眷?”听听这嘴头子,那叫一个伶牙利齿。别的下人也不是好惹的,抓住她和西门庆的那点事,更是刻薄。有个叫平安的说:“我听见五娘教你腌螃蟹——说你会劈的好腿。嗔道五娘使你门首看着旋簸箕——说你会咂的好舌头。”已经很黄了。这宋恵莲跟西门庆偷腥,找不着地方,只好约了大冬天到花园山子洞里睡一晚,潘金莲就奚落西门庆:“你是王祥寒冬腊月行孝顺,在那石头床上卧冰呢!(王祥卧冰求鲤是二十四孝里的故事)”。那宋恵莲晚上到了地方冻得不行,埋怨西门庆,直呼其名地骂他:“西门庆,冷铺中舍冰,把你贼受罪不渴的老花子,就没本事寻个地方儿,走到这寒冰地狱里来了!(干脆)口里衔着条绳子,冻死了(直接)往外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两个人为了偷个奸,也是蛮拼的。后来,西门庆听了潘金莲的调唆,把宋恵莲老公怨害发配,这宋恵莲也上吊自杀了。之前,西门庆跟她睡一晚就准备放了她老公,再跟潘金莲睡一晚就又改主意,来来回回改了好几次,她就骂西门庆:你干净是个球子心肠——滚上滚下,灯草拐棒儿——原拄不定。把你到明日,盖个庙儿,立起个旗杆来,就是个谎神爷。你谎干净顺屁股喇喇!”这骂得叫一个生动活泼、酣畅淋漓、妙趣横生。一个实实在在的悲剧剧情,却在无数的小段子里慢慢落幕,细想起来又不禁悲从中来。

       《金瓶梅》中还有象王婆这样走家串户的媒婆们,更是满嘴里跑火车,张口就是段子。有个李瓶儿的老家人冯妈妈,在外面帮西门庆拉皮条,没时间来见李瓶儿,遭到抱怨,就说:“我的奶奶,你倒说得且是好,写字的擎逃军,我如今一身故事儿哩!卖盐的做雕銮匠——我是那咸人儿?”李瓶儿马上回敬:“妈妈子,你做了石佛寺的长老,请着你,就是不闲!”现成的相声。这冯妈妈一边赚着西门庆的钱,一边也瞧不上他什么人都搞,西门庆托她暗通款渠,“那婆子掩口冷冷笑道:‘你老人家,坐家的女儿偷皮匠——逢着的就上。’”还真一针见血,精准到家。

        书中还有如:

        一连三个观音堂——妙,妙,妙(庙)

        云端里老鼠——天生的耗

        促织不吃癞蛤蟆肉——都是一锹土上的人

        老妈妈睡着吃干腊肉——是恁一丝儿一丝儿的

        门背后放花子(烟花)——等不到晚

        八十岁妈妈没牙——有那些唇说的

        卖瓜子儿开箱子打喷嚏——琐碎一大堆

        正月十六日贴门神——迟了半月

        ……

        这才是其中歇后语的一些段落,还有各种争风吃醋、打情骂俏、家长里短的大段对白,都是无比地生动可爱,活灵活现。

      《金瓶梅》真不是一本彻头彻尾的黄书,是一本充满生活趣味的好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