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趣事九 和虫子打交道的时光(一)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6-28  牛人的尾巴

本文参加了【我的童年趣事】有奖征文活动

儿时田园的风光自今还让我向往和迷恋,儿时对于老家的那片田园自今无法忘怀。如今生活在大城市里,虽然城市的环境越来越好,小区的环境也很整洁,但是总觉得缺少一点什么东西。

这里没有广阔的原野,没有新鲜空气更缺少大自然那种百物欣欣向荣和百虫快乐成长的环境,记忆中儿时老家的墙上满是蜘蛛网,有大的也有小的,大的很大甚至超过一米,小的指甲盖那么大小。土屋里有许多土鳖虫、跳板虫、蜈蚣、蝎子、放屁虫(斑蝥),屋子外边有夏蝉、草蜂、蜻蜓、蟋蟀、蝴蝶、蚂蚁、天牛、蝼蛄、金龟子、吊死鬼、秧拉子(一种毛毛虫)、骆驼虫、蚯蚓、蛇,水里的蚂蝗、黄鳝、泥鳅......还有许多叫不上来名字的虫子,夏天的时候到处都是虫子的叫声,一派喧闹繁华的景象。

***********

小时候我就喜爱和各种昆虫打交道,喜欢捕捉土鳖虫,然后把它们放在桌子上,看中它们呆头呆脑的样子,那时候我家有口柴火灶,灶台后面的火塘前面是放柴火的地方,一些碎草末下面有许多土鳖虫,大大小小都趴伏在那里,很容易捕到。大人们说土鳖虫是中药,能够接断骨,如果我家小鸡腿断了,我母亲总是让我捕捉几个土鳖虫喂它们。

*************

我记得有一种黑色的小虫子我们叫跳板虫,更有一项绝技,如果把它们的肚子翻向上,它们会弓腰一弹,吧嗒一声跳的老高,很是好玩,有一段时间我和村子里的小伙伴们到处寻找这种虫子,然后每人一个,我们把捕捉到的虫子并排放在地上,然后大家比赛看谁的跳板虫跳的高,跳的高的为胜利,当然我并不是每次都很幸运,记得我捕捉的跳板虫并不大,每次比赛都让铁蛋的那个大个头胜利了。

*************

斑蝥虽然可恶,但是用棍子一戳,让它放一股白色的臭屁和非常可乐。不过这是一项危险的游戏,如果让斑蝥的臭屁给打中了,可能会掉一块小皮。当然其乐趣在于折磨它们,让它们一直放屁,可是斑蝥的屁总是有限的,最后只有作为害虫把它们打死。想想那时候似乎有些残忍,看见小虫子总有一种欲望,就是把它们拍死,这显示了一种俯视弱小的心态。

************

天牛当然要当牛玩,套上线做的龙头,让它们拉东西。不过要防止天牛的那两只大牙,咬上一口也是很疼的。我老家那里好像有几种天牛,记得有一种灰色的天牛,个头很大,有着两只长长的角,记得用手抓着它的两只长角,天牛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为了防止天牛飞走,必须用绳子栓上,不过如果让天牛的脚缠住那些小绳子也是很麻烦的。

*************

蝎子是一种很可怕的虫子,长长的尾巴尖上有个毒针,一般人给蝎子叮了一下,可能会嚎叫半日,但是我老家庄子上铁蛋一家人就不怕蝎子叮,听人家说铁蛋的爸爸给蝎子叮上就像拿一个小针戳一下,只是感觉有东西,一点其它反应都没有,这是一个很神奇的现象。现在想一想,或许他家人对蝎子毒具有免疫功能,不过我们家人可没有这么幸运,记得我家当时有个小厨房,厨房就在我家的小院子里,那个低矮的小厨房里蝎子特别多,蝎子经常掉落在粗瓷大碗里爬不上来,或者掉落在水缸里给淹死了。那年我小堂哥去我家厨房舀水喝,不小心就给蝎子叮到了手,疼的他鬼叫半天,可把我们家人吓坏了,赶忙按村里老人们传授的经验,用一种草敷在上面,最后才把他消了肿。

*************

蜈蚣我可不敢招惹它们,不过我家有只芦花鸡对蜈蚣感兴趣,只要见到就会上去把他们咬死,记得那只爱吃蜈蚣的芦花鸡个头很大,常常骄傲的在屋前屋后来回走动,没有小孩敢招惹它,甚至小狗也会被它欺负,那可是一个很厉害的公鸡王。

*************

作为资深的套蝉爱好者,我一直不想回忆捕夏蝉的那些时光,不是我不喜欢回忆那些快乐的时光,因为在我八岁的时候因为套夏蝉差点送了小命,这一直让我很不愉快,并且一生难忘。(具体内容见:童年趣事八:套蝉,我花了“娶媳妇的钱”)

************

屋檐下夏天屋檐下挂的都是草蜂的巢,孩子们经常拿棍子把草蜂窩用棍子捣下来,然后用幼虫喂养家里的小鸡。更有幸运的捣到小麻雀喂养的,用草蜂的幼虫去喂养小麻雀,我没有兴趣喂养小麻雀,村里的铁蛋喂养过一只,我们一块那些年捣过不少草蜂窩。更让我记忆尤新的是那年我想出了用牛毛套草蜂的玩法(具体见我的《童年趣事三:套毒蜂的孩子王》),那些年草蜂也给我和小伙伴们带来不少快乐。

************

    小板凳落落(lala)腰;

    娶个媳妇没好高,

    在家怕老鼠咬;

    出门怕老鹰叼。

    跑到家后面拽把草,

    还和赖呆猴(蟾蜍)掼一交。

这个童谣里说道的赖呆猴(蟾蜍),这可是我们小时候吓唬女孩子的道具,蟾蜍其实并不可怕,只是长得有些赖,不大好看。小时候我可从来不怕蟾蜍,记得读小学五年级时,我曾经把蟾蜍带到课堂上,绑住它的腿,然后把它放在一个李姓女同学的课桌肚子里,把她吓得哇哇哭。前些年回老家还遇到过她,或许她可能早已把以前的事给忘了,也或许她还记得这件事,但那都是小时候的恶作剧,现在想想也不应该吓唬人家女孩子,但那时候认为她们怕蟾蜍时做作,后来才知道每个人对于事物的喜好和害怕与童年的环境及心理因素等有关。

记得有一年,我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一个消息,说蟾蜍浆在中药公司能卖钱,他给我做了几个铁夹子,让我去夹蟾蜍眼睛后面的两个鼓包,那里面有蟾蜍浆,收集到一定量,然后把蟾蜍浆摊放在一块玻璃上晾干成块状,再放在瓶子里拿出去卖,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我父亲是否把我收集的蟾蜍浆拿出去买了,总之那年夏天我收集了许多蟾蜍浆,不过蟾蜍浆有毒,不小心如果弄到眼睛里,眼睛会红肿起来,不过幸运的是,我没有尝过那种滋味。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