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笺雅侃红楼 / 红楼梦 /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贾宝玉为何要在平...

0 0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贾宝玉为何要在平儿头上,插一枝并蒂秋蕙

原创
2019-07-02  君笺雅侃...

四十四回王熙凤过生日,贾琏在家偷情鲍二家的引发王熙凤醋意,夫妻二人大闹一场,可怜平儿夹在中间,先被王熙凤打,后被贾琏打。贾宝玉邀请平儿来怡红院暂避,得到一次平儿跟前尽力的机会,不但伺候平儿洗脸梳头化妆,更是在平儿头上插了一支“并蒂秋蕙”。那么问题来了,曹雪芹有意写出这么一段插曲,有什么用意?这支“并蒂秋蕙”会对平儿产生什么样的影射呢?下面尝试着依托原文做点抽丝剥茧的理解。

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宝玉又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与他簪在鬓上。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不但让人见识了《红楼梦》时期令人叹为观止的化妆品,还有贾宝玉对平儿的一丝情谊。还记得第五回警幻仙子评价贾宝玉时说他“古今第一淫人”,这样的贾宝玉,贾家所有女孩子都为贾宝玉亲近,唯独平儿近不得,堪为遗憾。所以当平儿惨遭贾琏王熙凤荼毒之时,贾宝玉竟得以在平儿面前略进绵力。以平儿的悲,换贾宝玉的喜,也算啼笑皆非的故事了。脂砚斋对此点评的特别好:

【庚辰双行夹批:……因左想右想须得一个又甚亲、又甚疏、又可唐突、又不可唐突、又和袭人等极亲、又和袭人等不大常处、又得袭人辈之美、又不得袭人辈之修饰一人来方可发端。故思及平儿一人方如此,故放手细写绛芸闺中之什物也。】

平儿就是贾宝玉跟前那个又近又远的人。皆因平儿虽不过贾琏通房丫头,到底有妾之实,与贾宝玉有名义上的“叔嫂”之别,令他唐突不得。对贾宝玉来说,有此尽心一次,于愿足矣。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这一回,重点收尾在贾宝玉插在平儿头上的那一支并蒂秋蕙上。并蒂菱、夫妻蕙,一向是古人对夫妻和合的象征。曹雪芹在贾琏与王熙凤决裂的日子里拿出一支“并蒂秋蕙”给了平儿,是有对平儿的祝福,可能也是对平儿的慰藉。

六十二回,香菱在大观园湿了石榴裙时,贾宝玉同样拿了一支并蒂菱过来,可惜这支并蒂菱的命运是与香菱的夫妻蕙一起被贾宝玉埋在了土中。香菱的一生最终也如土中的“夫妻蕙并蒂菱”一般,香消玉殒,并没有成双成对。与香菱不同,平儿的并蒂菱戴在了头上,这似乎是个暗示,平儿最终很可能还是与贾琏走在了一起。

根据之前推测,八十八回是贾琏和王熙凤彻底决裂之时。“一从二令三人木”,王熙凤被贾琏休妻,作为王熙凤的陪嫁丫头,平儿一定随着王熙凤返回王家。王熙凤最后的结局是“哭像金陵事更哀”,其实她未必真回到金陵。王家代号“金陵王”,金陵也指王家。

王熙凤父母虽然住在金陵,哥哥和叔父却在京城。王熙凤被休的第一个落脚处一定是哥哥或者叔叔处。何况她有女儿巧姐儿在身边,身体又极差,舟车劳顿回金陵不太现实。可惜,王家对因迫害贾家子嗣被休的王熙凤并不友善,王仁若代父将王熙凤逐出家族,对巧姐来说也是“狠舅”的意思。王熙凤无家可归,只有平儿跟随。那么,王熙凤死,贾琏被治罪的,巧姐被刘姥姥收养。平儿将何去何从?

所谓平儿,命运平平。可就像抽签的“中”签一样,平属于不好也不坏。平儿命一般,却未必凄惨。

平儿笑道:休说外话,咱们都是自己,我才这样。你只管睡你的去,我替你收拾妥当了就放在这里,明儿一早打发小厮们雇辆车装上,不用你费一点心的。

平儿对刘姥姥是真好,那么投桃报李,刘姥姥收养了巧姐儿,一定也会对只身盘桓京城的平儿伸出援手。平儿跟着巧姐儿在刘姥姥处,也算有始有终。而贾琏毕竟不是主犯,像贾政、王夫人等赖着祖宗的功劳,皇帝过几年一定会赦免这种有罪的“功臣”后裔。那时候回到家的贾琏穷困潦倒,再见平儿,不知是否记得当年豪言“多早晚都死在我手里”。

平儿若不计前嫌,还真可能与贾琏重新在一起。那时候贫贱夫妻百事哀,谈不上谁对谁错。就像贾宝玉给她的祝福“并蒂秋蕙”一样,虽然贾家好景不在,终究得偿所愿。贾琏有平儿,余生再穷也是足够了。您觉得呢?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收藏: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新颖的红楼视角!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