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人做超人 / 感动中国人物 / “冰城楷模”马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分享

   

“冰城楷模”马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9-07-03  智能人做...

穿着15元的雪地靴,住着农村简朴的小院,过着清苦的生活,却和丈夫将毕生积蓄1000万元捐给家乡木兰县用于教育和公益事业。1月28日,市委宣传部举行仪式,授予空军师级离休干部马旭同志“冰城楷模”荣誉称号。
    此前,本报记者赶赴武汉市,专程采访马旭,倾听她讲述军旅光辉岁月和巨额捐助的始末。

军中木兰
她是黄继光战友,也是我国首位女空降兵

武汉市黄陂区木兰山脚下空降兵某部旁,有一座不起眼的院落。两间简陋的平房相邻而立,院子里树上结满柑橘。见记者前来,两位老人不停地招呼,请记者品尝他们亲手种的柑橘。

这是马旭和丈夫颜学庸的住所,从部队离休后,老两口在这个小院里已居住近十年。

马旭和丈夫居住的简陋平房。

深冬的武汉,寒气逼人,马旭和丈夫颜学庸身穿部队发的作训服,举手投足间,军人风范丝毫未减。夫妻两人的军旅生涯,更像是一部精彩电影。

1933年,马旭出生在黑龙江省木兰县,父亲早年过世,“剩下一个寡妇妈,一个弟弟和我。”马旭记得,那时生活贫苦,秋收之际,妈妈就去别人家田里捡拾没有被收割彻底的土豆、玉米。

1947年,14岁的马旭在乡亲的护送下参军,从那时起马旭再没见过母亲,也再没回过故乡。

“我被送到东北军政大学吉林分校,培训了半年左右,之后参加了辽沈战役,成为随军卫生员,一边跟着部队走,一边学包扎、止血。”马旭记得,当时条件艰苦,为伤员治疗没有夹板就用树枝代替,她照顾伤员,给他们喂饭、洗绷带、护理伤口……

年轻时的马旭。

成为军人的马旭和战斗英雄黄继光同一个师,先后参加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其间多次立功受勋。抗美援朝胜利回国后,马旭被保送到第一军医大学学习。

1961年毕业分配时,马旭被分配到武汉某部队,考验随之而来,部队当时要组建空降兵,28岁的马旭也想加入。但当时马旭的身高一米五三,体重仅有35公斤,远不能达到训练大纲的要求。而且,新中国并没有女兵跳伞的先例,部队领导几经考虑,婉拒了她的请求。“开始我们的师长说‘小马啊,跳伞可不是踢毽子,也不是跳绳,好玩。你呢,回去多吃点饭,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马旭的请求没有得到批准。看到战友们在练习跳伞,她眼馋上台去尝试。“我被拉下来,围观的官兵哈哈大笑,我觉得丢人、生气。”下了练习台后,马旭挖了个三尺多深的大坑,填满沙子,用两张桌子、两把椅子搭起跳伞练习台。“有了沙坑,没人的时候我就跳,一天跳几百次。”训练过程中,伤痛在所难免,马旭咬紧牙关继续练。

半年后,到了考核空降兵的时候,马旭又去恳求首长。经不起她的软磨硬泡,首长答应让她尝试一次,马旭毫不含糊,拿上伞包就登上热气球,从500米高空一跃而下,落地时稳稳当当,周围很多官兵为她鼓掌。于是,马旭正式开始加入训练。

马旭成为新中国首位女空降兵,一跳就是二十多年,跳伞次数达到200多次,创造了三项新中国跳伞之最:第一个跳伞女兵、跳伞次数最多女兵和空降年龄最大女兵。直至上世纪80年代,她以大校军衔退役。

“为了打仗,跳过长江、跳过森林。”谈到这段过往,马旭依然记忆犹新,当年英姿飒爽的空降女兵照片她依旧保留着,视为珍宝。

醉心科研
老两口退而不休,携手拿下4项重要专利

马旭与丈夫颜学庸相识于部队,二人都是军医。为了空降兵事业,夫妻俩决定不要孩子,当年颜学庸亲自为马旭做的绝育手术。

虽然老两口至今无儿无女,但他们心里的“孩子”却不少,那就是两个人一起努力拿下的一项又一项科研成果。

20世纪80年代,马旭和老伴离休,他们勤劳一生,选择了退而不休——潜心搞科研。为此,马旭到武汉大学外语系进修了4年外语。马旭学习的是日语,经过学习,她可以翻看一些外文科研资料。

家里唯一一张桌子上,贴满了马旭学习日语的小卡片。

空降兵跳伞一直有个令人困扰的问题,那就是在着陆的瞬间,强大的冲击力容易造成士兵腰部或踝部骨折。为此,夫妻二人经过多方尝试,否决了一个个方案,最终获得重大突破,发明了跳伞着陆保护脚踝的充气护踝。为了验证发明成果的有效性,年过花甲的他们亲赴格尔木试验,最终这项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此后,他们还研制出高原跳伞“供氧背心”。在老人家里,珍藏着一份1995年的《解放军报》,其中一篇报道称赞马旭夫妻发明的“供氧背心”填补了空降兵高原跳伞供氧上的一项空白。

老两口依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报。

马旭关注到部队有不少人患有胃病,“胃癌由胃病转来,病痛会一直持续到老年,我觉得胃病是一大害,好多人都深受其害。”她就开始研究,发明了治疗萎缩性胃病的药剂,并获得专利。由此还开发出治疗肿瘤的一种药剂,经过一年多的考核、审查,获得了实用性专利。

“部队支持我们搞科研,提供经费、场地,给了许多支持。”马旭对此感激不已。

几十年间,马旭夫妇二人申请4项发明专利,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和体会,并撰写了《空降兵生理病理学》《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等专业论文。

科研成果换来的报酬,他们二老都积攒下来,成为如今捐献给故乡木兰县1000万元捐款中的一部分。

幸福苦旅
乐住陋室守清贫,攒1000万元捐家乡

“捐出1000万元巨款,竟然住在这样的环境里。”这是记者走进马旭夫妇生活的小屋里的第一感受。

难以想象,拿出千万元捐款的二老,家中简陋异常,许久没有粉刷的墙壁,部分墙皮已剥落,客厅吊灯年久失修,家具用了数十年,沙发露出破麻布和棉絮。二老共用一部用了10多年的翻盖手机,所穿衣服是军队发的各种作训服、T恤等。捐赠的1000万元,是两位老人一分一厘积攒下来的。

老两口依然过着简朴的生活。

“您脚上这双就是您最好的鞋了?”记者看到老人浑身上下,就一双鞋子看起来比较新。

“嗯,是我买的。”老人回答。

“这个多少钱啊?”记者追问。

“15块钱。家里来客人我不能够破破烂烂的是不。”老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你可别笑话我啊。”

质朴的话语让人不禁鼻子发酸,而马旭老人只是淡然的一笑。她说:“我85岁了,战友和首长相继离开我好多年了,我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家里最值钱的家当是书籍、报纸和各种资料。”马旭老人笑着说。

记者看到,各类书籍摆满两个大书柜,各类报刊分门别类整齐摆放着。二老卧室墙壁上,还贴满日语笔记。老人说,5年前,她准备考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研究生,至今仍在补习日语准备考试。

书籍是老两口的宝贝。

60多年来,马旭一直居住在武汉黄陂木兰山脚下,但她心中念念不忘的是2500公里之外的老家——黑龙江省木兰县。从14岁参军离开故乡起,70年间,马老没能再回去过,如今,家乡已没有亲人,留在脑海里的只剩儿时的记忆。

“我当了兵,上了军医大学,生活幸福了,不能忘记家乡黑土地的兄弟姐妹。”马旭老人有着满满的生活幸福感,“现在国家正在精准扶贫,实施东北振兴。在我心里,有国才有家,国家强大富裕了,才有好日子过。”

随着年龄增长,马旭心里很着急,“我80多岁了,身体也不咋样,争取早点把钱捐给家乡。”在2018年的一场战友聚会上,马旭向战友表达了想法,战友帮忙联系到木兰县民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在民政局工作,(告诉我)捐赠对象有几个,我选择了教育局,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于是,马旭与木兰县教育局取得了联系。

2018年9月13日,马旭夫妇二人和另外两人来到工商银行武汉机场河支行转账300万元,因为款项较大,引起银行职员的警觉,从而有了“八旬老人转账巨款银行报了警”的故事。也正因为这个美丽的误会,马旭老人的事迹广为人知,感动了无数中国人。

许多网友看到马旭老人的善举,纷纷点赞:“千言万语表达不出敬意!只有‘致敬’二字!”

如今,马旭夫妇生活依旧规律,早起锻炼健身,搞科研,不时到老年大学充电。马旭还报名学习拉丁舞,夫妇二人感觉生活很幸福。

心念故土
继续为家乡攒钱,愿家乡更美好

今年3月底,马旭老人的理财产品将到期,届时另外700万元也将投入家乡的教育事业。“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现在)盼望着理财产品快到期,取出钱捐赠。”马旭说,完成这笔捐赠,就了却了自己的心愿。

“只要我活着,就继续为家乡攒钱。做了一点点小小的应该做的事,得到大家的鼓励,我们会把鼓励变成动力,继续努力。”马旭说。

“你们老两口将毕生的积蓄全部捐出来,自己的生活怎么办?”记者问马旭。

“我和老伴都有离休工资,看病也有保障,物质上的条件,我觉得不需要追求太多。现在党中央提出要精准扶贫,把这些钱捐给家乡,在教育方面发挥作用,是用实际行动来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只有孩子们得到更好的教育,家乡的未来才会有希望。”马旭告诉记者,木兰县将用这笔捐款兴建一个集教育、文化、科普于一体的未成年人实践基地,预计今年就能建好。

“您到时候会回去看看这个场馆吗?”记者问。

老人说,她确实想回去看看,但她也跟家乡政府提出来,不要让家乡破费,也不要举行捐献仪式,把钱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如果可能,我会在场馆里给家乡的孩子们讲讲历史,讲讲我们小时候的故事。”


哈尔滨日报记者  郝欣  文 /摄  杨锐/视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