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氏春秋 / 华夏 / 雨打芭蕉夜,坐窗听雨眠

0 0

   

雨打芭蕉夜,坐窗听雨眠

2019-07-03  廿氏春秋

如果一年中,雨可以选择时间的话,双奇数日下最好。

三月三日,寒夜无声雨,可以听得春花开。五月五日,熏起香炉子,雨落如筛子,可以听得花落。

七月七日,方才月色皎然,下一秒便乌云阵阵,看得游人找屋檐子躲起的乐趣。

九月九日,喜欢清少纳言“破晓稍下了点雨、菊花花瓣露水很湿、睡觉的丝绵染着菊香特別令人喜欢”的雨境。

十一月十一日,下的雨混着雪雹子,可以躲被子里剁手买东西。

不知不觉,已入仲夏。早园的泥土还是烫的,扶桑叶耷拉如凡高翠柏。芭蕉绿晕染窗紗,聒噪蟬鳴催入眠。

晚間小楫轻舟,误入芙蓉浦,渡鳥沙沙,靜夜澄明流螢細語。倏忽急雨打船篷,池荷乱跳雨,如琴瑟白雪之音,这殷勤的雨夾帶着款款清風,不觉渐入梦境,这时节沒有比臥席听雨更愜意的了。 

午后起雨,淅淅沥沥,雨时,远山如墨,近山越发青翠。席地安坐,或阳光普照,鸟幽山静,或细雨织帘,经历晴雨。

来一席茶,清香悠远,香气袭人,外事外务,想来毫不想干。一席茶事,半墙空山,任晴朗或阴晦,花开或花败,都由它去。 

写雨的诗词,最好的是蒋捷的《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紅烛昏罗帐。
壯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鬢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少年时追欢逐乐,中年时漂泊无依,老年时孤独沉寂,所有的心情都落在了那雨声里。

那雨贯穿一生,年月流逝之伤,漂泊辗转之苦,国破家亡之痛,这些过后,感官麻木,感情也变得淡薄,一任不眠夜雨淋洗,消解了半身烟云,待有风时,悄然而去。

最难捱的深夜的雨。雨下得如隔着靴子挠痒,不轻不重,不深不浅。睡意全无。

躺在床上隔着窗听雨,想象里它们从黑暗的云层坠落,跌在叶片上,洒在栏杆上,劈啪作响、碎裂散开。于无声处惊醒,于惊醒中沉寂。于是再也睡不着了。

一夜漣漣枕雨眠。半山寂寂有茶香。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

曾醒惊眠闻雨过,不觉迷路为花开。

山寺取凉当夏夜,共僧蹲坐石阶前。

两三条电欲为雨,七八个星犹在天。

洗尘雨歇,吹薰风起,庭院净绿初埽。

雨过林庭递清香,叶色常绿醉芬芳。

暮春一雨,落花流水随春去。

松雨时复滴,寺门清且凉。

夜莺轻啼,雨打芭蕉,梅黄杏肥。

去岁看花曾冒雨,今年冒雨复看花。

旧游争似新游乐,晴景何如雨景佳

晚雨留人入醉鄉。

几日喜春晴,几夜愁春雨。

清闲无事,坐卧随心,

听松涛阵阵,赏檐雨连绵。

那日晴窗初过雨,当时小院靜无声。

绿草小溪菱角漾,雨过青疏蝉声喧。

疏雨过,晚风香,门前十里尽荷塘。

廊下珠帘断,蜡烬篆香残。

晨钟惊人梦,雨过晓风寒。

醉中听雨也无愁。

暮雨风吹尽,东池一夜凉。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