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nianyi / 名著经典 / 品红 | 当爱情走到转角

分享

   

品红 | 当爱情走到转角

2019-07-04  wunianyi

年少时的纯真青涩,暮春里的落花飞燕,细雪下的诗酒琴歌,最后都将经过时序荣枯,流浪成别离后的思念与沉默。自小生长在富贵温柔乡的宝玉和众姐妹们同样不能免去这样的命运。

本回的内容,要从晴雯说起。在初冬的寒意里,宝玉为晴雯填了一首《忆江南》。《忆江南》这一词牌,起源即是怀人,是李德裕为谢秋娘所撰,故初名《谢秋娘》,后因白居易词更名。白居易的三阙《忆江南》脍炙人口,依然未脱这一词牌的感情——三阙词一忆江南风景,二忆江南人事,三忆江南历史,怀念之情各有层次。而宝玉填词的目的也是怀人,怀念那个答话时不卑不亢、那个笑着撕扇子、那个病中拈起针线补了雀金裘的晴雯,怀念那个身上有黛玉影子的晴雯。

宝玉怀念晴雯,正是“人亡物在”“睹物思人”。天气渐冷,西北上一层层的黑云从东南方渐渐扑来,如诗中所写“黑云压城城欲摧”,天气如此,阴霾也早已笼罩贾府。焙茗拿进衣服来给宝玉添上,谁知竟是晴雯所补的雀金裘。晴雯去世的那一日,宝玉穿着血点般大红裤子,尚有丫鬟感叹“这是晴雯的针线”,而雀金裘的意义又不止于此。孔雀金线的材料,俄罗斯国的手艺,它本身的价值在宝玉眼中并不足惜,值得珍惜的却是衣裳的瑕疵,用界线补上的那一点破洞,那是一个女孩儿在病中挣命补上的瑕疵,是晴雯毕生的勇气。一件雀金裘,承载了宝玉与晴雯最美好的时光。物是人非,感今悲昔,往事一幕幕在宝玉的脑海里浮现。那个身世悲苦的女子,那个天真无邪同他撕扇的女子,那个脾气刚烈、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的女子,那个病中补裘、令人动容的女子,那个抱怨含屈辱、薄命早夭的女子。书中虽然未有描写宝玉的内心,但我们不难想见,宝玉此时心中,定然五内摧崩,翻江倒海。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他书也无心读,饭也无心吃了。晴雯去世之时,宝玉无能为力,只能写一篇《芙蓉女儿诔》祭奠,此时因雀金裘生发的怀念,亦不须什么特定的仪式,只要宝玉的一片诚心。宝玉独自坐在屋子里:

亲自点了一炷香,摆上些果品,便叫人出去,关上了门。外面袭人等都静悄无声。宝玉拿出了一幅泥金角花的粉红笺出来,口中祝了几句,便提起笔来写道:

怡红主人焚付倩姐知之,酌茗清香,庶几来飨。

其词云:

随身伴,独自意绸缪。谁料风波平地起,顿教躯命即时休。孰与话轻柔?东逝水,无复向西流。想象更无怀梦草,添衣还见翠云裘。脉脉使人愁!

脂批中说“晴有林风,袭乃钗副”,晴雯只留下一间清冷的屋子,而此刻的黛玉果然也不那么安逸闲适。这一回中,宝黛二人的爱情在已经抛弃了互相猜忌、发展成心心相印的关系后,又一次进入了婚姻无望的困境。由于听说了宝玉定亲之事,黛玉开始有意作践自己的生命,终于到了“粥也不喝,恹恹一息,垂毙殆尽”的地步。

林黛玉的病其实可以从医理上得到合理的解释。《素问》中说“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在志为思。思伤脾”,如果从中医的角度看黛玉的病,就是属于情志不舒,忧思郁结,导致肺气无法下降,脾气无法上升。这既与黛玉的性格有关,也与黛玉的处境有关。本来就没有父母为其做主的她,虽然赢得了宝玉的心,但身体的羸弱,势力的孤单,却也足以使她感到前途无望,心中黯然。“金玉”的良缘已经敲定,婚姻的议程已在进行,黛玉的绝粒并不能阻止这场婚姻,只是引起了家长的怀疑,更加坚定了金玉的结合,甚至想要为黛玉安排婚事,以彻底斩断“木石”的恋情。“蛇影杯弓颦卿绝粒”,是宝黛爱情悲剧进程中的又一进阶。

不过,宝黛的爱情悲剧,与宝玉自身的处置失当也有关系。我们不妨把目光暂时放到第二十二回,看一看宴席上宝钗念的那支《寄生草》:“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以及宝玉当晚写的偈子:“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结合第二天黛玉对他说的“无立足境,方是干净”,可以看出宝玉虽然自觉“心中无有挂碍”,却并没有达到大彻大悟的境界,离心经中的“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其实还差得远。如同庄子说的“大知閑閑,小知閒閒”,宝玉与父亲、宝钗等人的对立,阻碍了他从多方面了解世界。当宝钗等人劝他读书时,他马上觉得这和自己的意愿完全冲突——很久之后他也终于明白,贾政说自己“管窥蠡测”果然没错。

这样的性格让他在面对人生选择时难免容易偏执,在爱情中体现得就更加明显。其实宝玉并不是最开始就钟情黛玉一人。比如曾经与袭人偷试云雨,尝了金钏儿嘴边的胭脂,看到宝钗的手臂又想“如果长在林妹妹的的身上或许还能摸一摸”,但最后这段感情却走到了近乎偏狭的程度,和他青春期的叛逆心理也有一定关系。假如宝玉有机会选择黛玉,但以他还不够成熟的心智来看,他是没有办法呵护好这段婚姻的;而假如宝玉最终没有选择黛玉,他和宝钗的婚姻也不一定不幸福,毕竟宝钗也有很多优点。

但明显没能做到“万物与我为一”“诸法空相”的宝玉,最终得不到黛玉,又放弃了宝钗。贾府面临着的两大问题,无论是经济上的亏空,还是继承人的责任,宝玉都无力、也无心去解决或是承担。

“于国于家无望”,他辜负了所有人的期望,走向白茫茫大地。

作者:许鎏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