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有“飞地”,也有“反向飞地”,杭州的飞地经济有新意

 houfour 2019-07-05

“飞地经济”正成为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热词。事实上,飞地模式由来已久,在过去二十年的发展中,“飞地经济”的成效也众说纷纭。在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新背景下,长三角地区的“飞地经济”又将靠什么突围?如何通过新的合作模式释放发展新动能?

01

飞不起来的“产业飞地”

2003年,国内首个“产业飞地”在长三角地区的江阴、靖江两座城市的努力下,悄然揭牌。之后,以江阴-靖江工业园区为代表的“产业飞地”开始被寄予厚望。

何为“产业飞地”?依据学术界定义,“产业飞地”是指两个相互独立、经济发展有一定落差的行政地区打破原有行政区划限制,通过跨空间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开发,实现两地资源互补、经济协调发展的一种区域经济合作模式。

然而,不只在长三角,全国各地越来越多的“产业飞地”也变得步履维艰,“飞地”距离腾飞似乎变得越来越遥远。

在“产业飞地”模式受到各方质疑的背景下,2017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要创新“产业飞地”合作机制,发挥不同地区比较优势,优化资源配置,强化资源集约节约利用,提升市场化运作水平,完善发展成果分享机制,加快统一市场建设,促进要素自由有序流动,为推进区域协同发展作出新贡献。这似乎是对之前产业界对“产业飞地”普遍定义的一次“修正”,也体现了国家层面对优化重构地域产业分工和经济地理格局的宏观设想。

02

“飞地经济”在杭州有了“反向”操作

在理论研究和实际建设中,总是把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分别默认为飞出地和飞入地。传统的“飞地经济”合作模式主要是经济较为发达的城市在落后的城市设置飞地园区,或者两地园区之间开展产业、技术等方面的合作,从而实现“强扶弱”。

“飞地经济”示意图

随着创新日益成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第一驱动力,“飞地经济”的发展模式出现了重要变化,“飞地经济”在杭州有了“反向”操作。

在杭州未来科技城,2016年4月开园的衢州海创园,是浙江首个跨行政区建设的创新飞地。更为特殊的是,这是一块“反向飞地”,是衢州市反向进入杭州市未来科技城腹地,按照全新机制运行的人才改革发展试验区、集聚海内外高层次人才的创新创业高地。

衢州海创园

2002年杭州衢州结对合作以来,合作程度不断加深、合作效益不断提升,实现了山海携手、共进共赢,这为衢州海创园的诞生奠定了历史基础。2012年8月,衢州市政府和未来科技城管委会签订合作协议,在未来科技城借用一块“飞地”,2013年1月衢州海创园开工建设,2016年4月正式投入使用。园区一期占地25亩,建筑面积67598 m²,ABC三栋楼以科技企业孵化器为主,负责创新产业研发和孵化,D楼是“产业 资本”的多业态融合平台,负责创业投资和吸引金融资本。

衢州海创园规划示意图

2017年3月,杭衢“山海协作”进一步升级,衢州海创园瞄准更高目标:培育新兴业态的新基地、产业转型的新引擎、高端人才的新特区和财政税收的新增长点。2018年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深入实施山海协作工程,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若干意见》,特别提出要支持发展飞地经济,“加快推进衢州(杭州)海创园建设”。二期项目已于2018年10月开工建设,计划2020年底完成建设,共占地面积48.96亩,建筑面积13万m²。

03

“反向飞地”的发展模式解读

“反向飞地”打破了地缘限制,实现了创新资源的异地集聚和跳跃式转移、输送。以衢州海创园为例:

第一次跳跃,以“人才 资本”为核心,发展创新型产业。与一般飞地经济承接产业转移,主要发展资源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工业经济不同,创新飞地适应新经济发展趋势,以“人才 资本”为核心,通过发展高端创新产业增强区域竞争力。衢州海创园通过主动的“第一次反向跳跃”获得创新发展的必要区位,空间上层层嵌套的关系,尤其是未来科技城的集聚、扩散效应使衢州海创园吸引创新资源具有很强优势,特别是对高端人才和金融资本具有强大吸引力。自开园运营以来,衢州海创园已引进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超过50人,包括7位国千、省千储备人才;引进博硕士54人,高质量创新创业团队12个。通过人才、资本等创新要素的培植和协同,适应未来科技城高精尖的产业环境,园区迅速集聚了一批创新项目,以发展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等高新产业为主,同时重点引进和培育数字经济、智慧产业和科技金融类产业,形成产业良性循环和优化升级。

“反向飞地”运行机制

第二次跳跃,以“孵化 产业化”模式,联动“飞地 本地”。衢州海创园是衢州异地借势借智,主动参与城西科创大走廊创新体系建设的平台,创造出“研发孵化在杭州,落地生产在衢州”的新模式,实现飞地和本地联动、人才需求链和人才供给链有效链接,打通了欠发达地区创新要素需求和发达地区高端资源供给的通道。

衢州海创园导流回衢的产业化项目,衢州优先保障项目用地和实施场地,并在政策和服务上给予优先保障,例如成立领导专班、组织社保局和市场监督管理局等进行对接落实。积极引导本地企业以直接投资、股权投资、固定资产投资等多种方式,为孵化项目注入动力,通过产业纽带及资本纽带实现二者间的无缝对接和优势互补。

衢州海创园帮助改变衢州以化工产业、传统制造业为主,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不足的困境,并与衢州当地产业基础和规划方向相结合,助力衢州打造电子化学品、新材料、光伏、生物医药等4大500亿级产业,形成产业集群效,真正成为衢州新兴业态的新基地、产业转型的新引擎和高端人才的新特区。

截至2018年5月底,衢州海创园招商引资项目164个,其中产业项目75个,总注册资本5.462亿元,注册衢州项目9个,总投资额18亿元;基金项目89个,总注册资本56.05亿元,基金管理规模54.29亿元,注册衢州基金项目61个,管理规模44.28亿元。

04

杭州成为浙江各地建造“飞地”首选

城市化的主体形态是城市群。只有以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才有可能推进城市网络化发展,才有可能集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之长,避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之短。坚持城市群为主体形态,就是要处理好“自转”与“公转”的关系。对衢州而言,2018年衢州正式加入杭州都市圈,未来将继续立足于杭衢天然的地理接近性和优势互补性,完善杭衢铁路等基础设施,压缩时空距离,使衢州海创园成为杭衢一体化的加速器,以经济一体化推动政策等多元结构重组,让杭衢一体化进入更加制度化的轨道。

目前,德清、淳安、诸暨、上虞、长兴等区县也纷纷落户杭州设立“飞地”,凭借良好的创业创新环境,杭州成为浙江各地建造“飞地”首选。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这些“反向飞地”不仅仅发挥招商引资、产业转移等传统功能,还正试图打破行政区划限制,在企业注册、行政许可互认衔接、知识产权保护、信息共享等方面,探索建立跨区域发展合作机制和利益共享机制。

水积而鱼聚,木茂而鸟集。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作为创新资源集聚地,杭州吸引了各地争相设立离岸科创平台,突显了各地对优质科创资源的强烈渴求,也折射出人才、产业领域的区域竞争日趋激烈。

当“双创”成为全国统一命题的试卷,杭州的答卷则成了各方垂范的样卷,而“飞地经济”的发展也印证了创新创业创造之于杭州的重大意义。

【参考文献】

1.张煜、任旭丽:又见“飞地”,这次它能否在长三角真正飞起来,上观新闻,2018-11-28

2.丁伟伟:反向飞地经济现象研究——以金磐扶贫开发区和衢州海创园为例,杭州师范大学2019年硕士学位论文。

供稿:接栋正、丁伟伟

审核:接栋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