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分晋(下)凭什么拱手相让?抢人抢钱抢地盘!

原创
2019-07-05  南山乔松

三家分晋(下)

文/南山乔松

前言

武王伐纣后分封天下诸侯,晋国逐渐成为春秋时期老牌强国,一直做老大很多年,但是为什么战国七雄没有它呢?今天文章就来揭秘这段迷雾一般的历史。

01

晋国大宗小宗公族势力衰落,此起彼伏,异族势力强力崛起,他们就是晋国的六卿,为韩、赵、魏、知、范、中行六族。晋定公时,范、中行两家首先败亡。

余下的韩、赵、魏、知四族中,知族最强,领头人为知伯。这个志大才疏、贪得无厌的知伯开始了他的抢钱抢人抢地盘游戏。

柿子拣软的捏,知伯先向第1个软柿子韩氏要地。

凭什么就把地盘拱手相让?韩族领头人叫韩康子,不想给。

家臣段规劝道:给吧!咱们打不过人家,就得给;不给地,咱们被灭了,什么都没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但给,还多给,还给好地,这样,祸就避过去了。那么,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指知伯)就会向其他两家(指赵魏)要地,我们就可以观察观察,甚至坐山观虎斗。

韩庚子一听,有理,就给了知伯最好的地。

知伯一看,呦呵,小弟挺听话呀,不错不错。

第一次要地得逞后,知伯捏向第2个软柿子魏氏。

凭什么无缘无故就给地?魏族领头人叫魏宣子,不想给。

家臣赵葭jia劝道:韩家给地了,所以祸就避过去了。咱们打不过知氏,必须给地,否则咱们就被灭了,什么都没有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而如果给了地,知伯一定会更加贪得无厌,然后去向赵氏要地。我们就可以观察观察,坐山观虎斗。

于是,魏宣子也满足了知伯。

魏族家臣段规和韩族家臣赵葭几乎一样的说法与想法,他们各为其主,肯定没有串通,看来英雄所见略同!

知伯一看,呦呵,魏老弟也挺听话哦,不错不错。

02

关键还是我知伯更厉害!你看,嘴巴一动,再武力吓唬吓唬,就弄了这么多地,还都是好地,美哉快哉,呵呵呵呵。为公平起见,还有一个赵氏,也必须向他要地,而且必须是指定的地,哈哈哈哈。

于是,知伯向晋国最后一个家族赵氏要地,而且条件苛刻起来,必须是他指定的好地。

赵氏家族的领头人叫赵襄子,就是两个字:不给!

赵国向来人才辈出,英勇不屈,比如著名的赵武灵王、蔺相如廉颇、赵奢李牧等。赵襄子想,我如此英勇的赵氏,这么可能当软蛋呢!

知伯一看,气急败坏:韩魏都乖乖就范,就你赵襄子特殊!你个二愣子,敢和我唱对台戏?看到没,不给地,以前的范氏和中行氏就是下场!

赵襄子坚决地回绝:知伯你吓唬谁呢!老子也不是吃素的!其他可以商量,唯独地盘没得商量,坚决不给!打就打,谁怕谁!

于是,知伯和赵襄子牛顶牛杠上了,开打!

于是知伯纠合韩魏,三家合兵一处,在一片抢人抢钱抢地盘的喊杀声中,气势汹汹地向赵扑来。

03

打仗不是斗嘴,那是要讲实力的。

知氏本来就是晋国四族中实力最强的,现在知伯又纠集了韩魏两个帮手,强上加强实力更强。韩魏也不是被知伯胁迫,也想要地盘,都是来真功夫的!

三国联军,不好对付。但是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回收,不好对付也得对付呀!赵襄子必须应战。

于是他连夜召集大家,商议对策,这仗该怎么打?

家臣张孟谈说:晋阳(今山西太原)城高墙厚,人口众多兵源广,而且粮草储备充足,咱们可以把它作为根据地。

赵襄子又忧虑地说:弓箭是目前最具杀伤力的武器,但是部队里有弓,缺箭,我很担忧。

张孟谈接着说:主公不必担心,当初造晋阳城的时候,墙是用秸秆做的,宫殿的柱子下面是用的是铜蹬。现在秸秆可以做箭身,铜可以浇铸箭头。

赵襄子大喜,马上依计而行:首先战略性撤退晋阳,并立即拆墙造箭。

赵氏绝对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04

04

三家联军把晋阳城围得水泄不通。

赵襄子率众全力据敌,联军竟也攻不进去。战争呈胶着状态,双方在晋阳对峙。

知伯毕竟是一代枭雄!作为领头人,他把知氏搞得如此强大,能力也不是吹出来的,老大也不是谁都可以当的。见攻打效果不好,知伯在晋水上下游筑起大坝,用晋水来淹晋阳。

这一招很奏效,晋阳城里房屋尽淹,人们都跑到树上生活了,晋阳城墙被淹的就只露出一尺了。但是知伯碰上硬茬了,即使这样艰难,赵襄子也绝不投降。

晋阳城被围了三年,这样的窘境也持续了三年。

赵襄子实在支持不住了,又召集大家商议对策。

这次,还是家臣张孟谈说:听说韩魏各有一个家臣段规和赵葭,能左右韩庚子和魏宣子的决策,主公可以派我以使节出城去面见他们,晓以利害。

赵襄子说:善。于是老张领命出城。

05

张孟谈的行动被知氏家族的知果知晓。

于是知果赶紧找到知伯,跟他说:我看见赵襄子家臣张孟谈去了韩魏,听说他们各有一个家臣段规和赵葭能左右决策,不如拿两块地给这两个家臣,稳住韩魏。

知伯听了,不屑一顾地说:01赵襄子眼看就不行了,他的地盘很快就要到手了,到手的地没必要拿出去。

02再说三家联军,我本来就只得到赵氏三分之一的地,现在又要拿出两块地出去,不可不可!

03最后,韩魏跟了我三年,一向听话,况且他们马上要得到赵氏三分之一的地了,他们怎么会有异心呢!

知伯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知果一看,知氏必亡于这个刚愎自用、自视甚高、贪得无厌的知伯之手:想当年立知伯为家族宗主时,我就认为他“贪而不仁”不同意,如今,哎…

知果长叹一声,弃知伯而去。从此改姓辅,免得哪天知伯被灭连累自己。

而张孟谈成功劝说韩魏出工不出力。

06

知伯看着晋阳城的惨状,想着赵氏的地马上要到手了,非常高兴。

这天,他和韩庚子、魏宣子一起去巡视围城部队。魏宣子左边赶车,韩康子右边作警卫,知伯志得意满站中间。当时的战车为三匹马拉,称乘;车上三人互相配合:主将在中,左边是车夫,右边是警卫。

知伯看着水攻晋阳效果如此好,得意地哈哈大笑,边笑边说:我以前不知道水也可以攻城,现在明白了。你们看,晋水可以灌晋阳;汾水可以灌安邑;降水可以灌平阳。

魏宣子和韩庚子听了大惊失色!因为安邑就是魏族的都城,平阳就是韩族的都城。

他们马上想起了赵襄子家臣张孟谈讲的“唇亡齿寒”的道理,心想:今天我们帮他灭了赵氏,明天他转过头来不就灭我们吗?

不行!

魏宣子和韩庚子受了这个刺激,立即决定反水。

他们约见张孟谈,让他传达赵襄子:韩魏赵三家联合攻知。而且事不宜迟,晚上就动手,里应外合,干掉知氏。

07

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赵韩魏联手行动了。

首先,韩魏联军攻下知军把守的大坝,放水淹知军。然后,赵军从城里杀出,前后夹击。

三军都杀向知军。

知伯毫无防备,哪里知道自己筑坝拦水最后竟淹了自己,哪里知道韩魏一夜之间就背叛了自己,结果军队被淹了,自己也做了俘虏。

赵襄子对知伯恨之入骨,知伯被杀后,首级被赵襄子做成酒具来喝酒。

知氏被夷三族,知氏的领地被赵魏韩瓜分。

公元前453年,晋幽公朝拜赵魏韩三公;公元前403年,周天子承认赵魏韩三国。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家分晋。

06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著作者>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