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狂人 / 读书 / 苕木匠读《尧典》(73):司马迁笔下的一...

分享

   

苕木匠读《尧典》(73):司马迁笔下的一群“神经病”

2019-07-06  中国狂人

三、政治审察:立场、纪律和责任

帝曰:“俞,予闻,如何?”

“俞”字写作“   ”。一艘“舟”,一个象征水流方向的“A”形箭头,后面还拖着长长的弯形水波纹。意思应当是“顺水行舟”。顺水行舟当然轻松,也是大家的心愿,所以加一个“心”字旁就是愉快的“愉”,加在下面就是愈合的“愈”。或者说,“俞”是大家所肯定,所希望的现象。这里是表示高兴的意思,相当于愉快、好啊。

“予”:给予、推予。

“闻”字的甲骨文写作“   ”。为一个大耳朵的人手持物品在审视,有点象一边拿着汇报材料或某稀罕物品在观看,一边听人讲解之形。所以“闻”字的本义应当相当我们现在所说的“见闻”一词,包含了所看见的和所听到的。

“予闻”的意思是:“把你们推荐他的理由说给我听听”。

“如”字从“口”,从“女”,听从命令之义。

“何”是“荷”的本字,背负、承担的意思。

我们现在一般将“如何”仅仅当作疑问词用,在这个句子中,也的确是帝尧对师锡的问话,但这两个字本身并不是问号般的虚词,而是有其确定含义的。“如何”的意思就是服从与承担。或者说它们指的是人的纪律观念与责任意识。

帝曰:“俞,予闻,如何?”可以译为:“帝尧说:‘好啊,把你们推荐他的理由说给我听听,他的纪律观念和责任意识还怎么样?’”

四、司马迁笔下的一群“神经病”

岳曰:“瞽子,父顽,母嚣,象傲,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

帝尧提出了舜的政审问题后,部落的四大长老们开始介绍情况,也就是这一句的内容。在我们解释这一段话的含义之前,先看看司马迁在《史记》中是如何理解的。他的解释具有绝对的权威性,也是我们现在教科书中的基本观点。为了照顾文言文不熟的朋友,我们这一段的引文不用原文,而是译成白话。对我“说白话”水平不放心的朋友们,可以找出原文来对照:

“虞舜这个人,名叫重华。重华的父亲叫瞽叟,瞽叟的父亲叫桥牛,桥牛的父亲叫句望,句望的父亲叫敬康,敬康的父亲叫穷蝉,穷蝉的父亲叫帝颛顼,颛顼的父亲叫昌意。从昌意到舜有七代了。从穷蝉开始一直到帝舜,都只是地位低微的普通百姓。

“舜的父亲瞽叟是个盲人,而舜的生母早己去世。瞽叟重新娶妻生了个儿子叫象,象很傲慢。瞽叟偏爱他后妻所生的儿子,所以常常想杀掉舜,舜总是躲藏逃过了。倘若平时有一点点的过错,舜就要受到很重的处罚。舜事奉父亲、后母和弟弟,一天比一天忠厚、恭谨,没有一点点懈怠。

“舜是冀州地方的人。舜在历山耕过田,在雷泽捕过鱼,在黄河边上作过陶器,在寿丘制作过各种家用器具,还在负夏做过些季节生意。

“舜的父亲瞽叟顽固不化,母亲气焰嚣张,弟弟象狂妄自大,都想杀掉舜。但舜一直逆来顺受,并没有过失,所以他们想加害于他的欲望没能得逞。而有事需要用舜的时候,他总是在附近,一喊就到。

“舜年纪二十岁时,就因为孝顺父母而出名。三十岁时,正好碰上尧帝寻访有没有可以做天子的人。四方诸侯都推荐虞舜,说他做得了天子。于是尧就把两个女儿嫁给舜,以观察他治家的水平怎么样。又派九个男人在他左右,以观察他在外的为人处事还如何。

“舜居住在妫河的水岸边,治家很严谨,因此,尧的两个女儿从来就不敢拿高贵骄慢的态度来对待舜的父母弟妹,特别遵守妇道人家应守的规矩。跟着舜的九个男人也都受到了他忠厚的感染。

“舜在历山耕种,历山的农人都互让田地;在雷泽捕鱼,雷泽上的渔人都互让房屋;在黄河岸边做陶器,那一带出产的陶器就质量很好,没有劣质货。大家都喜欢跟着他,所以一年时间内,舜所居处的的地方就成了村落;二年时间就成了乡镇;三年时间就成了大城市。

“尧于是赐给舜象征身份的服装和琴,为他建了粮食仓库,还给了一些牛羊。这时,他的老爸瞽叟又想杀害他了,让舜爬到粮仓上去涂墙,瞽叟则从下面放起火来。舜用两顶斗笠护住身体往下跳,逃离了火境,得以不死。

“后来瞽叟又让舜去挖井,舜这时多了一个心眼,设了一个可以从旁边的井口逃出来的暗道。舜把井挖到很深时,瞽叟和象一同往井下填土,舜就从暗道中逃出,脱离了险境。

“瞽叟和象都非常高兴,以为舜己经被活埋在井里了。

“象说:‘最先出这个主意的是我啊。’

“象与父母开始分割舜的家室财物。象说:‘舜妻尧的两个女儿和一把琴,分给我,牛、羊、粮仓都分给你们。’

“象就到舜的宫室去居住,弹着帝尧送给舜的那把琴。舜回来后看见象。象惊愕不快,就假意说:‘我很想念哥哥舜,正在忧郁不乐中。’

“舜说:‘是啊,你对哥哥的友谊真的是很深很厚啊。’

“舜重新事奉瞽叟和爱护弟弟,比起过去来更多更小心。

“于是尧就让舜将他治家所采用的五种伦理道德的思想,用于管理朝廷的官员。

“真的是特效药,官员们都被管理得很好呢。”

司马迁根据《尧典》以上那句话及部分后面的内容所演绎的故事讲完了,感觉怎么样?爽不爽?反正我从第一次读这个故事起,就五味杂陈。如果硬要我谈感想,我只能用八个字来归纳:人全有病、事都太假。

先说“人全有病”:第一个病人是舜他爹。虎毒还不食子,他怎么就总想杀自己的儿子呢?如果儿子对自己不孝,或者对后妈及异母的弟弟不好,还情有可原。可这儿子如此的孝顺,为家庭做了这么多的事,又带来了那么多的财富和荣誉。难道没有了舜的日子,他这个瞎子及这个家庭会更好吗?显然不会,所以说他有病。初步诊断为:虐待狂性神经病。

第二个病人是舜。反复被父母弟弟算计,数次死里逃生,却还要热脸硬往他们的凉屁股上面贴,不是有病是什么?即然一家人都不想见到活着的他,他也有自己的谋生手段,为什么不远走高飞,让双方轻松呢?所以说他也有病。初步诊断为:欠凑性神经病。

第三个病人是帝尧。找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的受气包来当天子,是因为天子本就是一个受气包呢?还是需要人来忍气吞声?如果是前者,干嘛还要当天子?如果是后者,这国家谁说了算?所以说帝尧一定也有病。初步诊断为:老年痴呆性神经病。

n个病人包括要置舜于死地的舜他后妈、弟弟象及欣赏他的若干诸侯。其行为及行为标准都很反常,所以都有病。初步诊断的结果为:各类变异性神经病。

再说“事都太假”:第一假是:瞎子爹能否杀得了四肢发达、五官健全的人?他就不怕躲过一死的儿子复仇吗?

第二假是:舜曾在历山耕田、雷泽捕鱼、黄河边上制陶、寿丘制器具,还在负夏做过生意。却在二十岁的时候就以孝顺父母而出名,且总是一喊就到,难道他有分身法术吗?

第三假是:因为舜的为人好而吸引了众人,并很快形成了一个大的城市。也得到了帝尧的肯定,并赐予物品,又修筑仓库,还嫁一对女儿给他。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这时的舜实际上己经是一方的首领,又是帝王的女婿,还有九个保镖相随左右,怎么会还要他去上房涂泥、下地挖井呢?瞎子爹与不成器的弟弟象又如何能害得了他呢?

第四假是:帝尧的女儿,象也敢欺负,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些?

第五假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圣人之所以为圣人的基本程序和要求。如果说舜的所作所为勉强可以算“修身”的话,他的“齐家”够标准了吗?这样的一个不是想害人,就是整天防着别被害的家庭关系,可以成为天下的楷模吗?

唉,太多太多,反正这些故事编得太假,其中的人物个个有病。但就是这有病的假故事,几千年来却一直被人津津乐道。我去年到山西洪桐看大槐树,公园的门前挂着一个很大的牌子,写着的就正是这个故事的剧情介绍。表明现在这电视网络的时代,还有人在演这种戏剧,还有观众在欣赏这破故事。难道这有病的假故事真的是《尧典》想告诉我们的内容吗?当然不是,这只是司马迁想告诉我们的。这个没编好的故事,希望向我们传达的其实是如下信息:

你们要逆来顺受,因为逆来顺受是可以得到回报的,金钱、物资、美女、地位等等,凡是你想要的都有可能会得到。如果你的命不好,真的生在了舜这样的一个倒八辈子霉的家庭,或者落在了类似环境的这么一个破单位,就忍辱负重吧。如果你也做到了舜所做的一切,却没有得到舜所得到的那些好事,那怕是一部分,一点点也没有得到,也不要有怨言,因为那是你的运气不好,要怪只怪命。而且司马迁还特地为舜准备了一张档箭牌:帝王血统。你“有木有”?呵呵。

司马迁的这个“疑似”源自于《尧典》的故事,所传达的就是这么一个信息。但他的故事没有编好,让人第一次读就全身不自在。是他的水平问题吗?可能没有这么简单,也许是他故意留下的破绽。可惜的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人愿意将他的破绽揭开,还原故事的本来情节。

把这故事放下吧,我们来看《尧典》原文所要传达的信息是什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