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人生百味之牌局三味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7-08  皮皮中尉

本文参加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活动

本文首发于作者微信公号【爸鼻马迷】  ID:Lucytalkshow

我一直都很佩服那位第一个鼓捣出扑克牌的老外。估计连他本人也想不到,这简简单单的54张卡片,竟然能被幻化出如此多的玩法,竟然如此流行,比大多数文学典籍还要深入人心、喜闻乐见。

我的牌局经历可谓一波三折。先是在“浓缩加强版集训”中迅速进入了角色,后来又因为一次偶然,默默与之告别。最后,因为女儿,我竟然体会到牌局的另一种滋味。简言之,牌局三味,感慨良多。

第一味

说来惭愧,我的牌局人生明显比较“呆萌”,始于大学阶段,始于室友们的“强行逼迫”。

记得那时江浙地区流行的扑克牌游戏是“升级”,也叫作“双升”或者“八十分”。玩的时候把两副扑克牌混在一起,四个参加者两两相对组合,一方坐庄坚守一方攻击抢分。在那个缺乏互联网,大家还不知网游为何物的年代,四个好友闲来无事打打“双升”,算是增进友谊虚度青春的好办法。

很可惜,在八个全是外地同学的宿舍里,七个人都会打“双升”,剩下的那个门外汉,就是我。在这种四人酣战不已另外三人摩拳擦掌的态势下,我就陷入了一种尴尬境地。碍于情面,在我借故逃离了几次牌局后,最终还是在某个周末的下午,被三个室友合力从午睡的床上拖起来,赶鸭子上架,当了宿舍两场并行牌局中,那只救场救急的小菜鸟。

刚刚坐上牌桌的时候,记得我还故意掉了掉书袋,意图“感化教诲”这些沉溺于牌局的兄弟们。我说,当年曾国藩在日记里反复痛斥自己下围棋的嗜好,说这是玩物丧志自绝前程。所以痛改前非珍惜时间才是一个文科生克己复礼的正途。大伙儿互相对视一眼,有的冷笑有的翻白眼还有的直接画个圈圈诅咒我。还是宿舍老大说得深刻。他关切地问我,打牌会不会自绝前程尚需时日考验,难道你想在这屋子里首先“自绝于人民”吗?我当然两样都不想,只能从长计议,怀着“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凄凉选择了投降。

经过两个小时的磨砺,我这个菜鸟晋级神速。因为玩这种“双升”,在分清花色和数字大小之后,最关键的就是记住曾经出过的牌,尤其是记住对家伙伴出过的牌。记忆力一向不错的我,很快就找到了感觉,再加上新手往往抓牌手气好,大王小王拖拉机层出不穷,竟然把那几位老手打得毫无招架之功。

这下好了!什么曾国藩什么自绝前程,现在统统免谈。不出几天,我完成了菜鸟的蜕变,变成了七位兄弟争相邀请合作的抢手货。大家为了让我艰苦奋战连创佳绩,有的帮我去食堂打饭,有的帮我倒水,我竟然在牌局中刷到了宝贵的存在感,变得人见人爱。哈哈!

当然,在春风得意的牌局中,我这个事实上的新手也栽过跟头。记得一次,坐庄的我竟然一次性拿到了全部四张王和包括两个拖拉机在内的一半主牌!欣喜若狂的我决定表演一把清盘壮举,一番激情表演后,顺利把对方打得一分都没有抢到。然而,咦?怎么他们手中空空,我竟然还有一大把牌没有出啊?坏了!我竟然因为牌太好忘记留下八张底牌!于是乎,大伙儿哄堂大笑,笑得我起初是不好意思,忙不迭地向对家道歉,接着自己也是一阵开怀大笑。

毕竟,顺风顺水也好、忙中出错也好、手气不顺也好,都是牌局的乐趣,都是青春、伙伴、友情的乐趣。青春中的牌局,就像一瓶可乐,冒着气泡,回味无穷,充满刺激。

青葱岁月,我很怀念那108张扑克牌。我是通过这些卡片,和来自天南海北的兄弟们彼此熟悉,拉近了距离。这种同学之情慢慢溢出了牌局,弥漫在青春中,刻进了柔软的心底。

第二味

当我在三年级暑假成功应聘进入一家大企业时,我又一次遇到了牌局。打的还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双升”,但那种滋味却大相径庭,令我措手不及。

作为公司新来的文案策划,我每天尽力适应朝九晚五打卡签到的生活,每天堆满笑容迎接同事领导的各种眼神,我想凭着一股朝气憧憬未来。我觉得,对于我这个年轻得连毕业证都还没拿到手的新手来说,能够让大家检验成色的,只能是成绩。

在一个多月后的某一个傍晚,刚刚完成手头工作的我正要下班,却被部门经理叫进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经理正在陪着另外两个人喝茶聊天。一个我认识,是主管人力资源的许总监,另一个我不认识。他穿着夹克衫,连头也没有抬。

经理先问我会不会打“双升”,看我点头就笑呵呵把我拉到沙发坐下。原来,那位“夹克衫”不是别人,正是公司老总的儿子,我们的“少东家”。因为“少东家”喜欢打牌,所以经理和许总正好可以在请人家吃晚餐之前,打打牌,拉近一下感情。

我看到经理和许总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也看到“少东家”抬抬眼皮打量了我一番。经理和我成了搭档,老成持重的许总监殷勤地为“少东家”点烟,笑嘻嘻地表态要和“少东家”一起痛击对手。

经理手指翻飞,熟练地洗牌切牌。他的手里忙碌着,嘴里也没闲着,接连干咳几下,这才吸引了我的注意。他对我挤挤眼,又用眼色示意手中的牌。哦!明白了,这可不是单纯的牌局,这是让我好好表现!

“少东家”建议连庄。也就是一旦庄家守庄成功,他就可以连续坐庄,一直打下去。经理和许总一致赞成,就按“少东家”说的办!“少东家”还说,打牌必须亮出真本事,不准藏着掖着。这下不仅经理和许总,连我也赞同。

于是,在这烟雾浓重的办公室里,我酣畅淋漓地延续了在宿舍中的所向披靡。对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看着我和经理一路升级。我出牌越来越有自信,算牌思路也越来越清晰,只是觉得经理的牌技着实不咋地,老是出错牌,还老是被对手抓住破绽。不过不去管他,反正是我在掌控全局。

牌局还没结束,“少东家”冷笑一声,把手里的牌全都扔到了桌上,说打牌没意思现在去吃饭,然后扬长而去。许总跟出去之前瞪了我一眼,经理挥手让我出去。我刚刚走出房门,就听到经理用浓重的上海官话丢来一句:“瞎逞能的小赤佬,连故意输牌都不会!”

那次牌局,我的手气很好,我的心情很差。还没出校园的我毫无准备,一头栽进了成年人编织的社交迷网,那滋味让我窒息,让我恶心反胃。从那以后,我很难提起打牌的兴趣,离那些卡片越远越好。

第三味

转眼间,女儿的头顶已经和我的鼻尖齐平,除了忙里偷闲画几张画,她总是乐意静静地看书,静静地走到我身边看我敲打键盘,然后再静静地走开。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她坐在沙发上,一张一张地摊开一副扑克牌。

我坐到她的身边,在她面前表演洗牌。看着纸牌在我手里“哗啦哗啦”作响,她漂亮的小圆脸好奇又喜欢。于是,我们俩开始从最简单的“大压小”开始,快乐地玩牌。

女儿玩得很高兴,也渐渐进入了角色。她开始赢我,越赢越多,赢得笑逐颜开,眼睛眯成一条线。我看着女儿的笑靥,突然感觉很甜蜜,体会到一个父亲、一个拥有女儿的父亲才会有的温馨。

现在,我和女儿经常在一起玩牌。这个经常,往往只是某个周末的夜晚,女儿完成学习任务,时间少得可怜。我们一起玩“斗地主”,虽然妈妈有时没空,只有我们两个人参加,也无妨,两个人也总是玩得大呼小叫,热闹非凡。

女儿慢慢学会了记牌,学会了故作镇定,还会趁机对我来个“偷袭”,她从开始的连战连败,变成了我们父女之间互有胜负。一局一局,她对数字的排列组合渐有感觉,一次一次,我们俩在这些卡片中建立起默契。

和妻子女儿一起打牌,我不再那么精心算计,甚至会和妻子交换眼神,故意在女儿面前卖个破绽。因为我们喜欢看女儿赢牌的笑容,喜欢听她打出一手好牌的欢呼。和妻子女儿一起打牌,我的心是平静的,体会到家庭的安宁。这一刻,就像啜饮一杯清凉的果汁,满是清甜。

牌局的区别,在于参与牌局的人。打牌的愉悦,出自内心的平静。牌局,可能是百人百态,百种滋味,但对于我,有此牌局三味,足矣。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