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教练潜规则:有钱有姑娘,没有羞耻心|真实故事

2019-07-08  愿时光不...

“我也要做出点壮举来讲给别人听!”

刚去一家北京连锁健身中心做教练才两个月的一山,已经下了好几遍这样的决心。特别是当周豪在自己面前炫耀签单业绩和撩妹经历时,一山心里就把这些业绩和经历描述为“壮举”,一遍又一遍地给自己打鸡血。

首先,周豪只比一山早来半年,但他一个月签单加提成轻轻松松3、4万的收入,让两个月来一直靠4000块底薪吃饭的一山无地自容。

要知道,一山可是北京某体育学院运动人体科学专业科班出身。而周豪既没什么像样的文凭,也没什么资深经验。之前只不过是在一家保险公司做了两年销售,然后某一天花8800元参加了一个7天速成的教练培训班,再突击一个月把身材练得有模有样,就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健身教练,在这家知名连锁健身中心持证上岗,受欢迎程度把一山这样的专业运动员PK得体无完肤。

周豪用一句话总结转行的原因,就是看中健身教练“能挣高端又能玩。”

他签单的新学员自己带不过来,就把少数面貌和身材姣好的留下,剩余大部分分给其它像一山这样靠底薪吃饭的同事。周豪忽悠那些将要被他转手的学员说:

“我找一个资深教练跟我一起带你,保证把你的训练计划量身定制得更周全,达到的效果也更完美。”

新学员一听都乐坏了,虽然她们之后再也见不到周豪,但看在一山他们兢兢业业地教,也只好作罢。周豪拿走了签单提成的大头,而代课教练们拿着一小时120块的辛苦费。

周豪跟大家传授经验:

“你们首先是一个加强版的销售,其次才是一个健身教练。这种敏感度和觉悟要随时保持。连下了课都要想着卖几瓶蛋白粉和左旋肉碱,才算做到了位。”

周豪还用教导的口吻单独跟一山炫耀:

“知道怎么才能不愁签学员吗?口才一时半会儿练不出来,你就得捯饬自己。你没我这样的长相,也得捯饬出孙红雷那样的气场。只要占上一样,你站着不动都能把钱挣了。没事多拍点六块腹肌的半裸照,只管往朋友圈里甩…”

周豪滔滔不绝,一有空就喜欢来一山面前传授经验,仿佛一山的专业背景和无可挑剔的身材,特别能强化周豪的自豪感。

观察两个月下来,一山确实认同周豪反复强调的外貌的重要性。他发现好几个受欢迎的教练,无不是高大帅气,而且都是别的行业转行来的,有T台模特,造型师,无名小演员,驻唱歌手…

这些行业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要靠脸吃饭的。既然健身教练成了他们转行的共同选择,说明在健身行业里,“脸面”依旧是一种资本,是要拿来派用场的。派得到位的时候,就有学员直言不讳地跟教练说:

“这些动作我一个也完不成。你陪我聊聊天就够了。”

对此,一山很无奈。身高1.7米的他,用周豪曾经揶揄他的话来说,就是“一米七跟健身房不配。”

一山感叹:

“每一个来健身的人都说要找最会教的教练,但最后他们都找了长得最好的。”

除了收入,周豪更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撩妹”技能:

“妹子撸铁撸得荷尔蒙爆棚,这时候你只要轻轻给她纠正下动作,托一托扶一扶,肢体接触有了,气氛再一烘托,就成了。后背拉伸放松这个环节你们一定要好好利用,能不能成,这个环节就能告诉你…”。

一山不明就里,仔细观察了几回周豪给女学员做“后背拉伸放松”:只见周豪站在学员身后让她抬起手臂,自己的手掌从其腋窝处伸出,再反手扣住其双肩,帮她最大限度地深度扩胸。在此过程中,周豪无一例外地试探着靠近。如果学员没有任何躲闪,他就故意把胸一挺,最终紧紧贴住学员的后背,同时手掌往她们的胸部滑动直至握住胸,甚至还任自己的下身毫无遮拦地起着变化…

有两次,周豪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了,直到一山从私教洽谈室的百叶窗外和更衣室里发现他正跟刚刚做完后背拉伸放松的学员纠缠在一起。

“至少80%的女生跟我说,做背部拉伸时她们就忍不住了。很多时候最后一步是她们主动的。”

对于剩下的少数身体有躲闪的,周豪仍不放弃继续试探,他的话术是:你对我今天的服务满意吗?我帮你拉伸放松的时候你有感觉吗?你感觉舒服吗?…

“会听的人自然会懂。”

周豪跟一山炫耀,半年内跟自己上过床的学员不下两位数,具体是几开头的两位数,他故作神秘笑而不语。在他眼里,健身房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风月场,更完美的是,它还有健康积极的幌子掩护着,自由而又安全。

每天下午健身高峰还没到来的时候,一群教练就常常聚在一起,互相攀比睡过的学员数量和质量,各自抖出最隐秘的细节,不时还不忘添油加醋。

听得多了,每当一个个穿着专业紧身衣和瑜伽裤的女学员从一山面前经过,不管她们穿得多光鲜得体,都在一山眼里都变成了一具具毫无遮拦的裸体,笼着一层肉欲的光晕。

一天,周豪在攀比会中甩出一张“王炸”:

“你们碰到过比你们还会玩的妹子吗?”

大家立刻安静下来。

原来,周豪与一个新学员在后背拉伸放松环节确认过意向后,两人不仅成了稳定伴侣的关系,女学员竟把自己的闺蜜也拉来介绍给周豪,要三个人一起去开房。见周豪诧异才解释:

“我们只是喜欢玩而已。酒吧早就去腻了,健身房还有点新鲜感。怎么,你玩不起?”

周豪不认输。

再后来,女学员提出让周豪把闺蜜介绍给其它教练。周豪照做了,起初他以为这不过是常规的资源共享,卖其它教练一个人情罢了。但女学员随后要求四人一起去开房,伴侣交换。

这回周豪有些傻眼了。

“别怂。我会引导你的。”女学员安抚道。

四个人的游戏是从“真心话大冒险”开始的。当然,大家心照不宣地都选择“大冒险”:脱衣服,法式亲吻1分钟,模仿一种性感的声音,模仿一种动作或姿势…

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实现了。

“好像High了一样,只会顺从,而没有一点羞耻心”。周豪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

一山渐渐觉得,周豪“钱多妞多工作少”的“壮举”凑近了看,其实并不像当初那般令他羡慕。他想做一个凭专业受欢迎的教练。

一山向运营部申请,计划带一门“动感单车”课。因为“动感单车”看上去简单,好像骑上就能随意蹬一样,但掌握不好专业姿势和训练方法,很容易造成膝盖损伤。在这方面,一山的专长正好可以派上用场。而且“动感单车”受欢迎程度高,不用一个学员一个学员地去挨个招揽苦苦卖套餐。

这个课程运营部批了,计划以20人为单位,安排在次月初的黄金时段6点-7点开班。正当招生进行得紧锣密鼓时,一山突然接到通知,招生暂停,重启时间待定。

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动感单车”被换成了新来女教练的“肚皮舞”。女教练不仅一来就开了“肚皮舞”,还获批了给潜在客户赠送周卡甚至月卡的特权。

“算了。人家也是拿身体换来的。哪里都讲资源互换。舍得下本钱,才换得来各种特权和我的几个新签学员。”

一山分不清周豪这句话是安慰还是炫耀。但他很清楚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共享的资源,只能另想办法。

正逢那时北京某杯马拉松即将开赛。

不知从何时起,马拉松的认可度迅速大众化,成了一些中产富裕人群用来标榜自律健康生活方式的新宠。杯赛一个接一个。到处是备战马拉松的夜跑团。光出现在奥体森林公园的夜跑团,每晚至少能达到20个。

一山灵机一动,决定自己来组织一个跑团,每晚10点带领团员一起跑。一来可以从一些运动品牌拉点冠名赞助,更重要的是可以凭借自身的专业和热忱,发掘一些可能去健身房签约的潜在客户。

消息一发,三天不到一山就召集到40位跑步爱好者,每晚10点,在靠近东五环边的一个小型体育公园门口集合。

起初,团员个个热情高涨。虽然这个公园几乎没有路灯,但只要置身于人群,似乎根本就不需要灯。他们没有人抢先,也没有人掉队。人群像被某种磁场吸引着,看似松散,却又联系紧密。

一个跑团,跟着另一个跑团,仿佛一场狂欢。

可三个月没到,一山还没来得及拉到第一笔赞助,转化第一个团员,却生出事端来:

三个女团员因为都跟同一个男团员发生了暧昧关系,事情暴露后互撕起来。最终男团员以彻底消失,结束了对这场争端的最后调解。女人们泄愤无门不依不饶,找到团长一山,让他为自己对人员背景了解不到位的疏忽负责。

一山觉得冤枉,他不能理解,跑团怎么也跟健身房一样,变成了社交场。他不理解,好好跑个步,怎么就这么难。

虽然没有宣布解散,跑团已经从40人变成了一山一个人。团员们的消失,有的是因为在暧昧事件上站队产生了矛盾,而绝大多数,仅仅只是因为难以坚持。

一山一个人跟别的跑团保持着距离,跑在没有灯光的公园,感受着黑暗中传来的荷尔蒙的声音和气味,回想起那个消失的男团员曾经打趣的一句鸡血:

“你们看看这公园里每天早上扫出来的那些避孕套。大家都跑出激情,跑出活力来!”

一山心里五味杂陈。

终于,一山放弃了一切“另辟蹊径”的想法,一心一意拿着每小时120的带教费,拼命工作,以求用令人满意的服务增加续签机会来获客。

周豪在健身房的时间越来越少,给一山分过来的会员越来越多。一山心里带着一丝无奈的感激,不仅帮周豪带学员,还帮他对付一些纠缠不清的历史遗留问题。

比如最近,一个年轻的女学员天天来健身房闹,要求周豪出面给说法,为什么在跟她发生了七、八次关系以后却玩消失。她理解这已经算一种稳定关系了,自己默认就是周豪的女朋友,周豪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

每次闹,健身房里的教练和学员们都把她当作缓解疲乏的一个调剂笑话看,也当作一个搭讪时用来破冰的引子。只有一山上前去安慰,不厌其烦地跟她说“感情强求不得”这样老掉牙的道理。

终于有一次女学员堵住了周豪,但周豪毫不慌张,装作根本不认识的样子。最后在女生的哭诉和撕扯中,漫不经心地扔下一句:

“玩不起就不要玩。”然后理直气壮地转身就走。

事后一山问周豪:

“难道你就没有心痛和心软的时候?”

“有过一回。那一回足够我赎完我所有的罪。”周豪居然回答。

周豪说的那一回,是他从认识一个月之后就开始保持联系,关系一直维持了四个月的已婚妈妈,周豪叫她“宝妈”,因为她是来做产后修复的,孩子3个月大。周豪见到这个“宝妈”的第一眼,她正陷在一种产后忧郁带来的敏感和脆弱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说不清为什么,周豪留下了她,安排进自己所剩无几的时间表里,亲自带她。

“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另一种新鲜感,后来发现并不是,因为过了那么久,我仍然只会想她,不想离开她。”

根据周豪判断,宝妈并不是来找乐子的。她只是想尽快恢复产后在容颜和身材上几乎消失殆尽的自信,以抵挡独自抚养孩子的辛劳和丈夫关爱的缺失,她只是孤独。而周豪那种显得无微不至的协助和嘘寒问暖的体贴,最终击垮了她的一切顾虑,任由自己与健身教练发展关系。三个月之后,宝妈说:

“我决定离婚了。我们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吧。”

周豪吓坏了。女孩子的耍泼和纠缠从来没有难倒过他,但这一句话把他难倒了:

“再怎么爱,我也不可能25岁就结婚,而且是跟一个比我大了将近10岁的宝妈结婚。”

但宝妈态度坚决:

“要么结婚,要么再也不要联系”。

她留给周豪一个月时间考虑。周豪觉得这只是一种威胁。但一个月以后,周豪的一切联系方式真的全被拉黑了,他再也没有见过她。

当初与周豪在酒店里四人狂欢那个最放得开的女孩和她的闺蜜,一个嫁了人,一个因为难以在北京立足而回了老家,给周豪留言说“要是你来我的城市就约我”。虽然长期不联系,这些曾经的女孩都还把周豪的微信留在手机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周豪看得透:

“留着我就像留着一个用熟了的备胎,需要的时候,不用随便再找。”

一山准备辞职了。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拼命,连买部老版的苹果手机,也得靠分期。当初跟他一起进来的9个新教练,走了6个,淘汰率60%。兢兢业业呆过五年以上的老教练,也走了3个,出去创业开健身工作室。

出乎一山预料的是,周豪也要走。

其实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个健身房周边能开发的资源周豪都开发得差不多了,历史烂账也遗留了一屁股,赚得心满意足,是时候去下一个健身房突击新资源了。周豪说:

“其实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也觉得一天过得没意思。但白天面对新面孔,又开始心神不定地放不下。习惯了这种自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说是说自由,但恐怕连一刻,也无法挣脱现在的生活。

策划?Editor|罗蓓蓓

排版?Layout|王健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