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枯荣 / 待分类 / (毕业季)天高地阔,江湖再见

分享

   

征文(毕业季)天高地阔,江湖再见

2019-07-08  曾枯荣

本文参加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活动

舍长(绰号)最近几次见我都说:“思佳你变得好冷漠。”我认真想了一下,冷漠是刻意而为之,但那也不是冷漠,冷静更为准确。

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十分闷骚的人,现实中可能一天都不会说一句话,到了社交网络屁话连篇。我现在不太喜欢让自己陷入极端的情绪化,变得比以往更不爱社交,更难以交流。再准确一点地说,是变得我自己都不太了解自己。但有一点跟所有人一样,我在努力。

大一上学期的我大概跟现在的我十分相似,老大说那时我每天走在人群最后,回到宿舍要么玩手机要么睡觉。人们觉得我孤僻,我也确实孤僻不爱说话。

不到一年时间马上变得跳脱,他时常告诉我:真的没想到你是改变这么快的人。是吧,我也没想到自己是个改变如此快的人。但这样的改变是好事,我会轻盈、洒脱,不会再自己一个人在阳台上用玻璃瓶玩水玩一下午。

如今三年已到,回过头来看,大家不都在改变吗?

我一直赖在宿舍鼓捣着自己的“事业”,我曾经是个自负的人,现在骄傲更甚,我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前段时间隔壁宿舍的哥们返校,那哥们滔滔不绝地跟我交谈,彼时老大还在考车,我私底下跟老大说:“好厉害喔,原来不爱说话的人这才出去半年,就能变得这么健谈。”

或是磨练,或是艰辛,时间用行动证明我们都在改变,也都在努力。

但我还是很难去形容时间于我而言到底有什么意义,又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第二年下学期,我跟对面宿舍的人开始熟了起来,我跟他分享音乐,分享电影,帮他拍照。他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求你别丧,我现在可怕你丧了。

今天他来学校了,我沉默着打量着他,现在突然想问他:你现在还会觉得我丧吗?

可别,我已经是个二十二周岁的人了,年轻时的情绪化现在人到中年谈这些没意思。

现在是6月21号晚上九点半,大家或是在路上或是跟舍友在酒局上吹牛,哥哥让我凌晨出去接他,他说他很久没跟我聊天了,我笑着说半个月前不是才刚打过电话吗?

你不得不承认离别让很多事情都变得有意义,正如此刻群聊里平时各不热络的人变得如同多年好友般和谐。

假设人生一共八十年,在二十岁左右的三年时间里,你我有着这么一段过往。一张录取通知书将天南地北的我们牵连在一起,现在的和谐热情其实是三年时间剩下的情谊。

从此大家各奔东西,各自安家,曾经你失恋我们一起借酒消愁;我失意你陪我解忧。往后的人生抱怀着各自的境遇,不同的人,自己承担伤悲。

我始终是个不能跟所有人都合得来的人,但庆幸的是在合得来的人里,我能够跟你们有着默契,能够一起去创造快乐,虽然你们始终没有人能够懂我理解我。

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去深究的事情,正如我未必真的了解你们一样。

24号一过,每个人的人生将正式步入轨道,我们不再能够陪伴,也未必能够继续创造快乐。

这世界有多大?这其实是一个很难去说清楚的事情,我们只知道天涯海角,知道天高地阔。接下来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的?我们也很难去预知。

天涯海角,天高地阔,你我江湖再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