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电影天堂 / 没有针孔摄像头的年代,他趴在通风口偷窥...

0 0

   

没有针孔摄像头的年代,他趴在通风口偷窥别人30年

2019-07-08  小酌千年

你敢不敢相信,有人正趴在通风口窥探你的生活?

这句看似危言耸听的话,其实也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

最近常看到有关偷拍的新闻,针孔摄像头好像无处不在般入侵了人们的生活。

很多人都十分担心,会不会哪天自己的生活就变成现场直播了?

在网络发达的现在,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很多事情都是细思极恐。

更叫人细思极恐的是,没有了针孔摄像头,你的生活也会被现场直播。

今天蝉主想跟大家分享一部变态可怕的纪录片《偷窥者》。

这部纪录片讲了长达30年的偷窥故事,重点是,这还是真人真事!

你住进的汽车旅馆,正在偷窥你做的事

纪录片的主角叫福斯,很多年前,他买下了一家汽车旅馆。

在买下旅馆之前,他的目的就非常明确,他要利用这家旅馆来偷窥别人的生活。

经过几番勘察,福斯选中了汽车旅馆的位置,在一条游客密集的街道。

其实位置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旅馆的内在结构深得福斯的心。

旅馆有一个高耸的屋顶,这多出来空间,将方便福斯搭建自己的观察偷窥平台。

因为担心别人发现自己的偷窥秘密,偷窥平台的装修大部分是福斯一人完成的。

他要确保,别人听不见他看不见他,但他可以听见别人看见别人。

福斯在每个房间的上方都留了通风口,这也是他偷窥的窗口。

花了近一年的时间,福斯打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偷窥王国。

随后,这家开在路边的汽车旅馆开业了,福斯以“上帝视角”开始了偷窥生活。

他偷窥过别人的性事。

他窥见房客将油腻腻的手擦在床单上。

他还看见过一场暴力的谋杀,他没有做出反应。

为了满足自己的窥探欲,福斯也会想尽办法达到偷窥目的。

有一回,他正兴致勃勃等着看一场性事直播。

结果男人突然关了房间的灯,还关了电视机,黑乎乎的房间让福斯很生气。

可是福斯并没有放弃这次偷窥。

他下楼把自己的车对着准备偷窥的房间的窗户,并打开了车头灯。

给予了房间光亮之后,福斯回到楼上,继续专注的偷窥。

偷窥的事情进行久了,福斯也开始感到无趣,他不想看房客无聊的日常,他想看房客有趣的反应。

为此,福斯开启了独家定制的“人性测试”。

他购买了一些黄色杂志,明目张胆的放在房间的床上和桌上。

他想知道,房客们看到黄色杂志会做出什么反应,是生气的投诉他,还是认真的看了起来。

后来福斯又买了一个箱子,放在任意一间房的衣柜里。

每当有房客过来办理入住登记,福斯就会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

他着急的说:“有房客落了一个装着一千美元的箱子在房间里,你有记录谁发现吗?

这件事是假的,福斯却故意大声说给房客听到。

他想看看,房客们回到房间看见可能装有一千美元的箱子,会怎么做?

设置好这些测试,福斯就回到楼上,坐等看事态发展。

福斯在旅馆的楼上偷窥了房客的生活,同时他也将自己窥见的事情全部做了详细的记录。

这本有详细记录的“窥淫狂日记”,后来成为一本书的素材。

长达30年的偷窥生活,到底是真是假?

1980年,福斯主动给美国著名纪实作家斯写信。

信中他说到自己有重要的资料,可以成为盖伊下一本新书的素材。

信的最后,福斯还留下自己的地址。

福斯的资料果然吸引了盖伊的注意,盖伊照着地址前往汽车旅馆。

在汽车旅馆里,福斯邀请盖伊一起进行偷窥,以此证明自己提供的资料的真实性。

盖伊跟随福斯的脚步,通过一个个通风口,在阁楼里听见了电视声,说话声,还看见别人在做爱。

正看得入神,盖伊被福斯用力拉起来,原来盖伊的红领带掉进通风口,差点就被人发现。

经过这次真实的偷窥体验,盖伊相信福斯说过的话,他想把福斯偷窥的事情写出来。

作为纪实记者作家,盖伊写故事追求真实性,写到个人生活的故事,就必须用真名。

盖伊和福斯商量用他真实姓名来写这个偷窥的故事,他被福斯拒绝了。

这一次的合作并没有达成,但盖伊还一直与福斯保持联系,他们都不想错过这个“好故事”。

多年之后,盖伊主动打电话给福斯。他说:“我想你做好准备了。

那时福斯也早将旅馆卖掉了,他想时间过了这么久,应该没什么事了。

于是,78岁的福斯,80岁的盖伊,他们决定把曾经长达30年的偷窥故事讲出来。

盖伊前去采访福斯,对日记中的事情进行求证,他想写好这个有关偷窥的故事,也要确保故事的真实性。

多年前盖伊曾去过汽车旅馆,他知道旅馆和偷窥这件事都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有关偷窥的细节,多数都是福斯的日记记录或是单方面说辞。

职业的敏感告诉他,只听一个人的片面之词是不理智的。

为了确保自己所写文章的真实性,盖伊也自主对福斯提供的素材进行求证。

福斯说自己曾目睹了一起谋杀案,在日记里标记了事情发生的日期,还有女人的大概年龄。

盖伊试图用仅有的线索,弄清楚被杀的女人到底是谁。

他找了警察找了验尸官并走访了报社,各方查阅记录后给了他答复。

每个人都说:“我们没有关于这起谋杀案的记录。”

不同的人都开始质疑,福斯故事中的事情不一定都是真实。

在文章即将登上《纽约客》之前,杂志方的事实查验人员也会对文章的真实性进行调查。

事实查验人员真的查到,福斯记录日记的时间与他买下旅馆的时间不同。

福斯的偷窥日记从1966年开始记录,旅馆的销售合同显示旅馆是1969年被买走的。

对此福斯说:“我也不确定日期,可能是把6与9写反了吧。

随着对事情的深入探索,有些不符合的细节都被挖了出来,但这并不影响这个故事跟世人见面。

最终,盖伊将自己写好的故事发布在《纽约客》的杂志上,文章一登出就引来多方讨论。

这篇文章对福斯的影响也巨大,他不断接到采访电话,还有人威胁要杀了他。

文章发出不久后,相关书籍《窥淫狂的汽车旅馆》也出版了。

书籍引起的反响比文章要更大,许多人都对故事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盖伊被接二连三的坏消息打击,他自己也开始否定自己写出来的书。

因为这本书,盖伊的事业和名声全毁了。

偷窥者说,你们每个人都是我

福斯从小在性隔绝的环境长大,他的父母从不跟他讲有关性的事情。

青春期的好奇心驱使他对性更加好奇,偶然的机会,他从窗户偷窥了自己的小姨。

在那之后,福斯逐渐变成一个偷窥狂,甚至买了一家旅馆只为了偷窥。

偷窥这件事在大众眼中是不好的,也是难以接受的,但福斯从不这么认为。

福斯在跟盖伊对话中曾说到,别人会觉得他是个变态,是个偷窥狂,其实他是个研究者。

福斯也说:“我只是做了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做成或做过的事情。”

他深信,每个人都有偷窥欲,并愿意为此付出一定代价。

福斯如此肯定的说,因为他长期的偷窥观察,一直有一个同伴,那个同伴也是后来买下汽车旅馆的人。

在买下旅馆之后,旅馆的新主人允许福斯可以随意进出旅馆,他们也曾一起在阁楼偷窥观察房客。

旅馆的新买家并不想自己的偷窥故事被别人知道,曝光偷窥故事的时候,福斯也刻意抹掉这个人的存在。

一步步的隐瞒,最终使故事内容的真实性被大众质疑,盖伊和福斯也因此被说是骗子。

故事的细节有所偏差,但买旅馆偷窥房客的大故事还是真实的。

之前看到这部纪录片的时候,蝉主不经思考,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

最近看到不同的偷拍新闻被曝出来,又想起这部纪录片,也开始相信,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存在。

如今的大数据时代,人们好像活得赤裸裸。

上网时自己的各项数据会被后台收集分析,现实生活中,走到哪里都躲不过针孔摄像头。

试衣间装有摄像头,酒店房间装有摄像头,出租屋里还装有摄像头......

这样的新闻不断发生,人们自然时不时都担心自己的生活会被现场直播。

人们对偷窥的事情十分厌恶,但也有人为之做出“理所当然”的解释。

前阵子曝出的郑州酒店有摄像头事件,酒店相关负责人对这样的事情不以为意,甚至说:“郑州80%的酒店都装有(摄像头)。

一直以来,人们总有一些奇怪的逻辑,硬想把不好的事情解释为好的。

福斯说,我偷窥了30年还做了详细记录,那么我做的事情不是偷窥,而是一项研究。

装有摄像头的酒店说,80%的酒店都有摄像头,那我的酒店有也很正常,有什么好讨伐的。

时间一久,基数一大,事情就能从坏的变成好的了吗?

当坏事都能用“存在即合理”的理由解释,那这个世界就不会好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