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蓝田书院 / 国药 / 石学敏院士御神思想管窥

分享

   

石学敏院士御神思想管窥

2019-07-15  369蓝田书...

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业医 50 余载,学验俱丰,著述颇多,被朱光亚先生 誉为“鬼手神针”。笔者有幸师从石院士,参师相诊,受益匪浅,今仅就导师 临床驭神用神之法,略陈所见。 

一、针以守神为首务 

石院士非常重视“神”在针术中的运用,强调“神与气相随”,谆谆 教导我们在施术时必须把精神全部集中于整个操作过程中,细心体察针下经 气之虚实强弱变化,调整针刺手法;注意观察患者的表情与反应,审慎从事, 使神与气相随,神至气至。石院士认为在施针过程中,针对术者,“神”的应 用有 3 个层次的变化:首先注意病者,细察施术处有无瘢痕、血管以避之; 其次注意术者刺手与针之着力点,以便于施术;最后意守针尖,细细体会针 下得气的情况和经气的盛衰,或补或泻,使心手相应。针对患者,首先要细 细观察患者神气的盛衰,以决定施术的方法;其次观察施术后患者神应与否, 以判定施术的成败。例如石院士所创之“醒脑开窍”针法,针取极泉时,考 虑到原穴处之腋毛多,血管丰富,易痛易感染,而改取原穴沿经向下 1 寸处, 即是注意病者之典型范例;又如“醒脑开窍”针法施术时,雀啄水沟,要求 致眼球湿润或流泪为度;针刺三阴交、委中、极泉,要以受术肢体抽动 3 次 为度,此虽为针刺手法量学的指标,但也反映了针刺施术务求“神应”,以神 应来判断施术的成败。 

二、效以神应为保证 

针灸、药物作为治疗疾病的手段和方法能否产生治疗效果,关键取决于 患病机体神的作用状态。“是故用针者,察观患者之态,以知精神魂魄之存 亡,得失之意,五者已伤,针不可以治之也。”所以说疗效的有无,以神气的 有无为前提,若神气丧失,不能遣使针灸药物达到病所,发挥治疗作用,则 病不能治。其次疗效的高低,以神气的盛衰为基础,神气旺盛,则五脏精气 充盛,正能胜邪,预后良好;神气虚弱,则五脏精气衰败,正不胜邪,则预 后不良。正如张景岳所云:“凡治病之道,攻邪在乎针药,行药在乎神气。故 施治于外,则神应于中,使之升则升,使之降则降,是其神之可使也。若以 药剂治其内,而脏气不应,针艾治其外,经气不应,此神气已去,而无可使 矣。”因此石院士常常叮嘱我们临床治病当时刻关注患者神气的盛衰。他认为 针刺之“得气”即是神应的一种表现,而得气与否,以及得气的迟速,不仅 关乎针刺的疗效,而且也可据此判断疾病的预后。得气为神应,神应而有效 (气至而有效),气速为神旺,神旺而效速,气迟为神弱,神弱而效迟。如临355薪火相传 床治疗中风病急性期患者时,应用“醒脑开窍”针法,除选穴重在醒神、调 神外,要求针刺手法如针刺水沟,必须施雀啄手法达到以眼球湿润为度,针 刺极泉、委中、三阴交,以肢体抽动 3 次为度,皆在于强调“神应”。“神应” (得气)是疗效的保证。 

三、治以调神为根本 

石院士积多年临证之心得,提出“神之所在——脑为元神之府;神之所 主——人体一切生命活动的表现;神之所病——百病之始,皆本于神;神之 所治——凡刺之法,必先调神”。从神的生理、病理、治疗上剖析了神的内 涵,形成了其治神的学术体系。他认为神是人体整个生命活动的最高主宰, 代表了人体的生命活动力,而一切生命活动的动力是“气”,所以神是气的总 概括。气为神之使,神为气之用,神存则机生,神去则机息。神伤不仅可发 生神志之疾,更能使脏腑气血、四肢百骸功能失常,而变生诸病,所谓“主 不明,则十二官危”。故疾病的治疗必须以患者神气的盛衰为依据,以调理神 气为根本,此为治病取效之关键。 

1. 醒神开窍以消中风 

石院士认为中风一证,虽病因病机复杂,但总不外乎内伤积损,阳亢风 动,挟痰、火、气、血,上蒙清窍,清窍为之壅塞,窍闭神匿,神不导气发 为中风;提出“窍闭神匿,神不导气”是中风病机之关键,强调“神”在中 风病发病中的主导作用,重视对神的调理,创“醒脑开窍针刺法”。其中“醒 脑”包括醒神与调神两个概念,旨在开启匿闭之神气,恢复脏腑气血之功 能。该针法经过长期多中心、大样本各种临床和实验研究,均证实了其有 效性、可操作性、重复性和科学性,被医学界公认为治疗中风病的有效方 法,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立为全国十大科技推广项目之一,并作为新世 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的教学内容。因其已被大家熟知,在此不 赘述。

2. 醒神益智以疗痴呆 

石院士赞同“脑为元神之府”、人之“灵机之记性在脑不在心”之说,认 为痴呆一证病位在脑,属本虚标实之证,以精血亏虚、脑髓失养为本,痰浊血瘀、蒙蔽清窍为标。脑髓空虚,痰瘀上蒙,窍闭神匿,神机失用发为痴呆。 治以醒神开窍、调神益智。针取水沟以醒神开窍,内关安神调神而为君;百 会升举阳气、振奋阳气而养神,四神聪健脑益智而为臣;佐以丰隆化痰,太 冲、风池息风以治标。诸穴合用使精血充盈,窍开神醒,机灵神明而达醒神 益智之功。该针法经临床研究证明能有效地改善患者的智力、记忆水平,改 善血液循环,增加脑灌流量,减轻过氧化损伤,使受损的神经细胞活性增强, 脑功能得以改善。 

3. 醒神豁痰以定癫痫 

癫痫多以痰邪作祟为因,风火扰动,痰瘀蒙蔽清窍而发病。而石院士则 主张本病当责之于元气本虚,无以上荣于脑,脑神失养,神失所司,脏腑功 能失调,使脏气不平,痰浊内生,上蒙清窍发为癫痫。其中“神失所司,痰 浊内阻”是病机的关键,治以益气醒神、豁痰开窍。温补关元以培补元气而 治本,雀啄水沟通督镇静而醒神,针泻内关开启清窍之闭,宣发心神之气, 配以三阴交健脾化湿以绝生痰之源,如此则神醒闭开,阴平阳秘,精神乃 治。研究表明该针法能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脑营养,促进大脑功能的恢复, 调节脑内神经突触间神经递质的失衡,抑制病灶的过度放电,从而缓解癫痫 发作。 

4. 调神解郁以治郁证 

郁证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对于狭义之郁证,石院士认为乃由于肝失疏泄、 脾失健运、脏腑阴阳气血失常,使脑失所养而致神无所依、神无所主、神气 郁逆、使道闭塞而成,强调“神气郁逆,使道闭塞”是郁证病机之关键,治 当理气调神、开窍解郁。针泻内关宣神气之郁,开使道之闭;雀啄水沟宣通 任、督之气,开启元神之府之窍;配以百会振奋阳气,而奏“阳气者,精则 养神”之效;平补三阴交,三阴共补,滋阴养血而柔神。诸穴相伍共奏调神 定志、解郁醒神之功。临床研究表明,该针法能明显改善郁证患者的临床症状 量化指标,增加血浆中 5- 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含量。 

5. 调神导气以除疼痛 

疼痛是许多疾病引起的临床常见症状之一。针刺镇痛为针灸疗法一大优势,已被医学界所公认,古今著述颇多。然其治法多以循经取穴、通经活络 为主。石院士独具匠心地提出调神导气以止痛,他常说:《内经》云“诸痛痒 疮皆属于心”。痛虽因瘀而生,但不离乎心所主,“所以任物者谓之心”,也就 是说疼痛是神的生理病理表现。疼痛虽因气血运行涩滞,脉络闭阻不通而致, 但其气血的运行赖乎心神的调节,若神机失用,神不导气,气滞则血瘀,痛 症作矣。因此治疗当先调其神,令气易行,以意通经,使气机条达,血脉调 和,通则不痛。临床常以水沟、内关作为治疗各种痛证的基本方,重在调神, 以神导气,疏理气机,使气行痛止。并根据疼痛部位,辅以循经取穴和局部 取穴,以调神为主为先,以通经为辅为用,共奏调神导气、止痛移疼之效, 用于治疗各种疼痛。如血管性头痛,治以水沟、内关调神理气,风池、天柱、 太阳通经活络;坐骨神经痛治以水沟、内关调神理气,环跳、阳陵泉、委中 通经活络等等。总之,无论外感内伤之头痛、肌肉关节痛、内脏绞痛、神经 性疼痛以及跌打损伤之痛,用之无不收桴鼓之效。 

以上是笔者参师相诊之所得,导师学术之博大精深,欲学之处,何其多 也;导师思想之深奥,欲以阐述,何其难也。以愚之所学,草就成文,难免 挂一漏万,所论浮浅,不妥之处,还请同门同道斧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