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喝白酒出“红汗”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7-15  老黄说史

本文参加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活动

饮酒是有不同境界的,正所谓“花看半开,酒饮微醺”,饮酒能饮到恰到好处适可而止者是为高人,因此,饮者中才有“酒圣”、“酒神”、“酒仙”、“酒鬼”之别。我乃凡俗之辈,不可能有神仙气度,但也绝无鬼气,大杯小盏之间透露着人的温情与豪放,因而私下自诩为“酒人”。

家乡有句俗话:“吸一辈子烟,烧一辈子手;喝一辈子酒,丢一辈子丑。”自从献身饮酒事业后,还倒真应了家乡的那句俗话,酒酣耳热之际,难免有贻笑大方之举。

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八十年代初期,有朋友结婚,我按时价随礼人民币20元整(相当于半月工资),心里颇不平衡,凭什么人家结婚我掏钱。其实,新郎并不小气,在家里置办了丰盛的酬宾晚宴,呼朋唤友,宾主同乐。

也许是当时心存私念,要在酒桌上海吃海喝,捞上一把,这样才不至于吃大亏。因为有了这种心理准备,便在酒桌上频频出击,热情而周到,仿佛是自己结婚似的。结果是占小便宜吃大亏,当场被自己灌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好在新郎还省人事,委屈了自己人,将我搀上新嫁床。我不知道新郎和新嫁娘那晚是怎样“洞房花烛”的,反正我当时是很难顾及他人感受了,自顾自地呕吐,自顾自地乱翻纸巾揩拭自己那一塌糊涂的嘴脸。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仍有些醉意未消的迷蒙,洗漱前揽镜自照,惊出了一身冷汗,一夜沉醉,竟然睡出了一头一脸的“红汗”,便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坏了,我昨天喝出了一身红汗!”

朋友们也吓了一跳,赶忙过来“会诊”,终究也没搞清楚是何“怪症”。正当我心神不宁四顾茫然之时,细心的新娘找到了答案,原来是我夜里撕烂了新嫁床里压邪气的红纸擦脸,沾染了颜料而已。一场虚惊!

可是,此后,只要朋友的媳妇见我微有醉意,便一脸惊讶地问我:“怎么,又出红汗了?”我知道她这是对我占她婚床的恶意报复,但我是酒人啊,酒人应有酒人的风度,对于他人的冷言风语我自漠然视之,一笑置之。

人生难得几回醉?人生能敢几回醉?如果有一个人,敢当着你的面将自己喝得一塌糊涂、且不停地胡言乱语,请放心,他绝对是个可交之人。因为,一个敢将最真实的自己和内心袒露给你的人,才是没被世俗污染的绿色食品。

(图片来自网络)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