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2019-07-17  铁血老枪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这两张照片,是设立在湖北大悟县境内---宣化店,当年八路军中原军区所在地——现在“中原突围纪念馆”院外草坪上的石刻。上面清楚的记载了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中原突围”这次战役的评价。

曾有人说,“中原突围”是一次壮举,那么中原突围中的东路突围——“皮旅”的突围,更是一个被载入中外军史的奇迹!

70年前的仲夏,为粉碎国民党围剿消灭八路军中原军区的阴谋,以皮定均为旅长,徐子荣为政委的八路军中原军区一纵一旅,(豫西人习惯称“皮旅”)临危受命,以一旅之力顽强阻击敌30万大军三天,掩护主力突破平汉线后,又与主力背道而驰向东突围,从而继续完成吸引敌人,牵制敌人,掩护主力突围任务。面对10万敌人的重重封锁,他们克服困难,创造了以少胜多,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奇迹,成为中原突围中唯一成建制突围的八路军。“皮旅”从此一战成名,其中原突围中所创造的奇迹,被载入世界军史史册。 这支英雄的部队,也因此被毛主席记住。一九五五年授衔时,毛主席钦点“皮有功,少进中”,始之成为当时破格进阶的二位将军中的一位。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70年过去,不仅当年皮旅中原突围所创奇迹光耀后世,就是那突围中的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也如同钢水奔腾时飞溅四射的钢花,熠熠生辉,成为奇迹中的奇迹。

奇迹之一:中原突围造就了世上最小的“兵”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照片上的两个人,就是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左边的叫曹海涛,右边的叫青碧涛。

70年前中原突围时,曹海涛才只有一岁。“皮旅”临危受命,作为吸引敌人主力,掩护大部队突围的卒子,“皮旅”上下,报定了必死的决心。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曹海涛的母亲,为了给年仅一岁的孩子留条活路,临走时把他装进竹篓放在了老乡家的门口。希望老乡开门时能看到他,抱养他。但是,当她跟随部队跑出一里多远后,仍听到孩子的哭声。“要死,也一家人死在一起”于是她跑了回来,把孩子背在了背上,一起踏上突围的风雨历程。就这样,曹海涛成了世界上最小的“兵”!

有一个细节,我们无从知道,当时皮旅为了迷惑敌人,全军7000多人,在向西突围数十公里后,突然折返回南,在离原阻击地点仅六公里的刘家冲,潜伏了一天一夜。这里是一个小山坡,没有密林,没有深沟,山坡下是麻(城)潢(川)二条公路,更是敌人二个师的结合部,公路上敌人的咳嗽声都依稀能闻。为了避免暴露,皮旅人屏息吸气,马都套上了笼头。当时的小海涛,若是哭一声,就可能把7000将士置于死地,才一岁的孩子又怎么作到了像父母一样严守军纪?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图:当年藏下7000皮旅将士和一岁的曹海涛的刘家冲,即使在今天,怎么看也觉得不合适大部队隐蔽,但皮旅正是出其不意,在敌人万万想不到的眼皮底下,隐蔽了一天一夜,躲过了敌人的追击,从而跳出敌人的包围。

除去曹海涛,照片右边的青碧涛,也有着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她的妈妈,当时也是皮旅的女战士,随着丈夫青雄虎一起突围时,已近临盆。当部队突围到险关青风岭时,左边是插入云霄的天柱山,右边是漫水河,青风岭又是部队冲出大别山的必经之地,此刻更有重兵把守,后面敌人的追兵又紧随其后,稍有迟缓,皮旅7000将士就可能在此全军覆没。

偏在这时,青碧涛要出世了,她在妈妈的肚里不停的踢腾,眼看羊水破了,她的妈妈只好把路边一个四面透风的草棚当产房,在地上铺条被子当产床。没有热水,没办法消毒,20分钟后,孩子呱呱坠地,旅部派来的医生剪断了脐带,简单地把孩子包扎了一下,妈妈就带着她随着部队向青风岭冲去。此刻担任从侧面主攻的二团,凭借绑腿扎成的绳索,从山后的悬崖攀上山顶,居高临下向山腰上躲在战壕里阻击的敌人突然开火,正面的部队也立刻趁势发起了攻击。

青碧涛一生下来就接受了战火的洗礼,她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枪炮声,映入眼睑的第一个景像,是硝烟滚滚,半壁烟火的天空。她把这些当成了这个世界的全部!因此在很长一断时间里,她只有在枪炮声中才能入眠,甚至在接下来涉险过磨子潭河时,子弹打穿了她的襁褓她都没被吓到,相反,一旦枪炮声停止,她反而会哇哇大哭,这个习惯一直伴随她幼年时代结束才得以改变。

因为生在突围途中,青碧涛小名叫“突突”。她也成为皮旅这支传奇部队里的一个传奇。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图表 70年后重走皮旅 突围 路的突突,来到了磨子潭边。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位于青风岭上的突围记念碑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站在当年出生地的突突

青枫岭海拔仅一千多米,但是山势陟峭。70年后,通向山顶已有了柏油马路。但是,当突突乘车向山顶进发时,那九曲十八弯的山道,因弯急道窄,山陟,大巴车拐弯时车头几次差点撞上道边的崖壁;而车尾则在道外侧的悬崖边悬着!车到山顶后司机发现车前的挡风玻璃,因为来回在山道上拐弯拧转,结果都给“拧”出了一条裂缝。人们不仅要问:“当年才生过孩子的突突妈妈是怎么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爬上这高峻的山峰的?那些和突突妈妈一样怀孕的,缠过脚的女兵们,又是怎样和男战士一起,登上这险峰的?”

奇迹二:二十三个女兵

世界军队的行列中,女兵并非只绽放于中国军中。女兵远征也绝非仅限于“皮旅”。但是,类似皮旅突围中的女兵,怀孕的怀孕,途中生孩子的生孩子,而且大部份还是小脚,恐怕在世界各国的军列中,并不多见!就是这样一群女兵,她们和男同志一样,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千里奔袭,硬是从数十倍于已的包围中,成攻突围,创造了传奇皮旅的又一个传奇。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这四位女八路军,都参加了中原突围。她们从左起 左二是范中原的母亲薛留柱、时英、柴贵欣。四个人中有三个小脚,或者半大脚(缠过又放开,脚因受到过损伤有畸形),有两个是孕妇。

“突围时我怀孕九个多月了,挺个大肚子,天天跟随部队行军。过麻潢公路时,我跟着部队跑步通过,肚子疼的受不了我就用一块土布紧紧地绑在肚子上。翻大牛山,我手抓着荆条住上爬,下山时,我和别的女同志手拉手坐在坡上往下滑。心头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决不掉队!”这是许济华----突突母亲写的回忆文章。这应该也是当时所有怀孕女战士们行军时的真实写照。

怀孕的女战士是这样,怀孕又是小脚的女战士又是什么样的情景?

“突围时,我先是骑着一头白马,但是山道崎曲颠簸,那时我已怀孕6个多月了,扛着肚子,骑在马上颠的实在难受,我就下来走,我是小脚,别人走路用脚掌,我的脚趾除了大姆趾外都窝在脚掌里,走路只能凭大姆趾和脚后跟用力,时间长垫在脚掌里的四个脚趾都磨出了血泡,脚踝肿得像个大馒头。实再是走不成了,我只好拽着马尾巴,让马拖着自己向前。”

这段话是那四个女兵中的右一柴桂欣在回忆录里写的。她的丈夫是皮旅的电台台长,红军长征时给周恩来总理和邓大姐作过警卫员。他们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经皮定钧司令员介绍相识并结合。中原突围时,柴桂欣已怀孕,她又是小脚却依然坚持随着部队一起突围。胜利突围到苏北两个月后,就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顾苏生”。

四个女兵中还有一个叫薛留柱,她当时也怀孕在身,她的女儿范中原比“突突”早生了三天。在部队过磨子潭时,为了不给战友添麻烦,不给部队拖后腿,他们夫妇忍痛把孩子留给了磨子潭边的一船工家里。小中原3岁时,被岳西一农户领回去做童养媳。后因农户无力抚养,又转了8次手。1975年秋天,薛留柱在总参谋部派来的干部陪同下来到当年战斗过的磨子潭寻女。最终在岳西县招待所,母女见面。此时的范中原穿一条补丁裤子,已是4个孩子的妈妈。范中原后随父母到了北京,但她没有城市户口,不能久待,又怀念大别山里的养父母、丈夫、孩子,便听从父亲的话,又回到岳西县来榜镇务农。现在张家港与小儿子一起生活,过得和和美美。

有一本皮定钧写的回忆录《铁流千里》,记载了当年部队穿越皖中平原的悲壮情景; 皮定钧站在路边上,看着队伍从他身边走过,心中阵阵酸楚,这些指战员们,军装没了袖子,军裤变成了短裤,身上能撕下来的都撕成了布条,层层裹在脚上,两只脚都成了布锤,上边沾满了血渍…….就是这样的一双双脚,硬是用5天时时间穿越了700里平原,抢在敌人合围前,突了出去!

过津浦铁路时,皮定钧看到了一个女战士,爬在地上不动。他催促她快走,这个女战士回答:“首长放心,我爬也一定爬过铁路,爬到解放区去。”后来,他听说,这个女战士真的是爬过铁路的,她的脚已不能走过路基和护路沟了…..

这就是皮旅的女兵,这就是皮旅的战士!

奇迹: 中原突围时皮旅的女兵和她们的孩子

图:这是皮旅当年胜利突围 到解放区后拍的照片。看看从这些女兵的笑颜中,能否找到当初那4个女兵?

1969年“九大”期间,毛主席会见皮定钧时曾盛赞“皮旅”是一支有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部队。并说干革命就要有“像你们中原突围 那样冲锋陷阵的拼命精神。”这也恰恰是时隔70年后,我们重新回顾那段历史的意义所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