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电改后燃煤标杆电价的变迁

2019-07-18  细直紧园

北极星售电网讯:从“计划电”VS“市场煤”到“计划电”VS“长协煤”,煤电价格矛盾在我国能源结构调整、经济大发展的时间中不断的发酵并衍生出新的态势。在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浪潮中,燃煤标杆电价作为电力企业的晴雨表,依然坚定扮演着自己无与伦比的重任。

(来源:微信公众号“享能汇”ID:Encoreport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降低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工商业用电价格的通知》(发改价格【2015】748号)是中发9号文出台之后,首个有关燃煤标杆电价的指导性文件。文件规定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2分钱(含税,下同),调整后各省燃煤发电上网标杆电价见图1。

微信图片_20190718082005.jpg

就在2015年年底,国家发改委不仅再度下调了燃煤发电上网标杆电价,还对煤电联动机制进行了进一步的深化和完善。

2015年12月27日,发改价格〔2015〕3105号文出台,对全国各省燃煤发电上网标杆电价进一步下调(见图1)。紧接着4天后,2015年12月3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了明确对于没有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由省级及省级以上统一调度的燃煤机组上网电量,继续实行标杆上网电价政策和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外,还规定了新的煤电价格联动计算公式:

微信图片_20190718081942.jpg

P△:本期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调整水平,单位为“分/千瓦时”。

C△:上期燃煤发电企业电煤(电煤热值为5000大卡/千克)价格变动值,具体计算方法见下表,单位为“元/吨”。

Ci:上期供电标准煤耗(标准煤热值为7000大卡/千克),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向社会公布的各省燃煤发电企业上期平均供电标准煤耗为准,单位为“克/千瓦时”。

微信图片_20190718081959.jpg

A:上期中国(分省)电煤价格指数与2014年相比增减额,单位为“元/吨”。

从2014年开始,国内电煤价格经历了一个漫长的下滑期。发改委在2015年两度下调燃煤机组上网标杆电价的根源也在于此。可一直被诟病电价调整滞后于煤电波动的煤电联动机制在这一轮电价调整中依然暴露出了问题。

中国电煤价格指数

微信图片_20190718082002.jpg

2016年,五大发电旗下主要上市公司基本延续了2015年营业收入下降的趋势。然而除国电电力在净利润上有所提升外,其他企业净利润大幅下跌,大唐发电甚至亏损20多亿元。

与之相对应的是,电煤价格在2016年年初开始触底反弹,大幅走高。但是燃煤标杆电价依然维持降价后的水准,未能随之改变。再加上全行业发电利用小时数下滑现象的持续,发电企业的业绩不振也就很好理解了。

2017年,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取消、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调整电价结构的通知》。通知中称,自2017年7月1日起,取消向发电企业征收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腾出的电价空间用于提高燃煤电厂标杆电价,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各省根据文件调整后的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见下图。

微信图片_20190718082005.jpg

2018年6月,广东省发改委发布《关于改进我省燃煤机组等发电项目上网电价管理方式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广东省燃煤机组不再单独核算具体项目的上网电价。除广东外,江苏、四川等电力市场化交易较活跃省份也都公布了类似政策。

随着电改的推进和电力交易市场的完善,燃煤机组上网标杆电价对于燃煤电厂盈利与否不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政府也开始逐渐放松对燃煤上网电价的管控。

也许用不了多久,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的作用就将局限于对标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甚至这一功能也将会随着可再生能源参与电力市场而消失)。而在中国电价由计划走向市场的前夜,滞后的煤电联动带来的标杆电价信息,或许会给我们审视电价信息带来更多的启示。

原标题:新一轮电改后燃煤标杆电价的变迁 ——从计划到市场的前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