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yavijnana / 思想文化 / 发现阴阳道 | 日本“手帐”文化源自阴阳道...

分享

   

发现阴阳道 | 日本“手帐”文化源自阴阳道?

2019-07-19  alayavijn...

甲骨文ioracode

转载任何甲骨文微信公众号ioracode所推送的文章,请事先与本公众号取得联系。

从泷田洋二郎的电影,到梦枕貘的小说,再到2016年阴阳师的手游风靡一时,阴阳师这种神秘的职业逐渐为人所知,并且备受瞩目。然而,阴阳师真的能够操纵式神、与怪搏斗吗?著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在历史上真有其人其事吗?所谓的阴阳道又是什么?阴阳道是否还存在于现代社会,它对日本文化又有何影响?

众人皆知,中国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中有名为“阴阳家”的哲学流派,其学说被称为“阴阳说”,其核心是“阴阳五行说”,由齐国人邹衍创建。很多人认为这一学派传到日本后就成了阴阳道,但这是大错特错了。

虽然日本阴阳道的思想内核确实来源于中国的阴阳五行说、祥瑞灾异说、谶纬说等学说,但这些思想并没有直接与日本社会产生联系和影响,而是在日本独有的文化土壤中逐渐变质、发酵,最终孕育出阴阳道

研究阴阳道长达二十多年的日本古代史学者山下克明就曾指出,阴阳道形成的要因之一就是支撑律令国家理念的儒家在9世纪后半期产生分裂,通儒(实务派儒家)与诗儒(秉持德治理念的儒家)反目成仇,最终以大儒学家菅原道真的流放为契机,本来应以儒家合理主义来解释的灾害和怪异被看作怨灵作祟,从而占卜和各种禁忌在平安贵族的日常生活中扎根下来,阴阳寮官员的活动也由此活跃起来,最终促使咒术宗教阴阳道形成。

山下克明在《发现阴阳道》一书中提出了阴阳道的定义:阴阳道是以阴阳寮为母体以咒术宗教活动家——阴阳师为核心,在从9世纪后半期到10世纪之间形成的职业咒术宗教的代名词,同时也是由阴阳师构成的学派名称集团名称从这个概念出发,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来理解阴阳道。

阴阳道是一个职业集团

律令制下,日本大学寮曾设四道——明经道(儒学)、纪传道(汉文学)、明法道(律学)、算道(数学),因而阴阳道也同四道一样被认为是一种学科和学派,这一点想必是很好理解的。然而,从含糊地将阴阳道等同于阴阳五行说的旧有观点来看,将阴阳道理解为职业集团的看法非常奇怪,但这才是在史料中实际出现的“阴阳道”一词的用法。

大宝元年(701)成立的阴阳寮除行政事务方面的官僚外,下设阴阳、历、天文、漏刻四个部门,每个部门内都配有博士与学生,负责使用和学习各领域的知识技术其中阴阳部门的官僚远远多于其他三个部门,因此可以说,阴阳寮是以占卜为中心,统合历、天文、漏刻等相关领域的术数官厅,而阴阳道便是这些术数官僚组成的集团。

据正仓院文书《官人考试帐》中记载,阴阳师高金藏“(出勤)日三百零九,恪勤匪懈善,占卜效验多者最”,漏刻博士池边史大嶋“(出勤)日三百一十,恪勤匪懈善,访察精审,庶事兼举最”,等等。可见,阴阳师与其他阴阳寮官员一样,是每日按时出勤并接受考核(“善”和“最”就是考核结果)的术数官僚。这与以前人们普遍认为阴阳师是散布于民间的闲散术士的观点大相径庭。因为阴阳道相关学术需要特殊的专业性,并且在政治上有巨大影响,所以该领域的专业人才一直由政府集中培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话语权被政府垄断。

不过到了9世纪后半期,在摄政藤原家的影响下,贵族们逐渐认为灾害与怪异是神与灵等不可见之物作祟的产物,占卜与物忌(针对不可见之物的忌讳)盛行,阴阳师开始“走穴”,接受贵族的私人委托。从书中表3-1列举的安倍晴明的活动来看,除了完成朝廷和天皇交代的事务外,他还频繁地为藤原家的实资、行成、彰子、道长等位高权重之人提供服务。从后来他晋升的过程来看,藤原家应该也给予了晴明相应的庇护。

可见,我们确实可以说阴阳师是一种职业,他们在完成分内工作或临时委托后都获得了相应的报酬。

阴阳道是一种宗教

阴阳道作为咒术宗教的核心职能大概可分为祓、反闭、身固等咒术以泰山府君祭为首的个别祭祀两大类。

本书中有三幅彩图展现了阴阳道的宗教仪式。其中,《北野天神缘起绘卷》(镰仓时期的作品,描绘了菅原道真的生平、化作怨灵的经过、北野天神的缘起和灵验等内容,被视为日本国宝级文物)描绘了阴阳师举行的祓除仪式。阴阳师以束带峨冠的正式装束坐于庭间,在摆满御币的祭坛前诵读咒文。

《北野天神缘起绘卷》承久本模本

而《不动利益缘起绘卷》和《山王灵验记绘》则展示了阴阳道的祈祷祭祀。前者是讲述不动明王灵验故事的绘卷,安倍晴明在故事里扮演了重要角色,画中有一个描绘了晴明驱使式神进行祈祷的场景,这一画面作为描绘了阴阳道庭上祭祀的资料十分有名,由此可以知道阴阳道祭祀时如何摆放御币、贡品与纸札。后者的画面中有三张朝着三个方向的桌子,其上均摆满御币,祭坛前的台子上还放有八稜镜作为抚物用以转移污秽。这两幅图中均有火堆出现,暗示当时天色已晚。

《不动利益缘起绘卷》中安倍晴明驱使式神进行祈祷的场面


《山王灵验记绘》中详细描绘阴阳道祈祷的画面

由上述三幅图可以看出阴阳道的宗教仪式有如下特点。第一,场所不固定,均在室外进行。这与佛教和神道教大不相同,因此阴阳道没有特定的宗教建筑。反闭与身固均需阴阳师前往雇主处进行,而祓与祭祀也多在河边或是贵族宅邸的庭院中进行。著名的七濑祓和四角四界祭的范围更大,前者在鸭川的七个地方和平安京周围的七个灵所举行,后者是在平安宫四角和山城国的四境举行,二者都是祈祷天皇与京都免受灾厄之扰的祭祀。

第二,基本在夜里举行,以戌时(晚上8点前后)居多日出以后的白天是人类活动的时间段,而阴阳道祭祀的泰山府君、北极星与属星(北斗七星)属曜(九曜)等神灵,以及能够往返此世和彼世的鬼魂灵体等,都是在夜里即黑暗的世界里才能发挥力量的,因此祭祀它们的仪式在夜里举行才更为合适。这与天明后前往佛堂诵经的佛教和前往神社参拜的神道教也有差异。

山下克明还在书中列举了阴阳道祭祀的各种对象,将祭祀分为以驱除灾害为目的的攘灾型和为个人延命招福的祈愿型。由此可以看出,阴阳道是一种基于实用主义的宗教,它没有对死后的展望和来世观念,仅仅为现世服务。

阴阳道是一种文化

从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等一神教的世界观来看,日本人宗教意识淡薄,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宗教信仰的。这是东亚多神教世界与西方宗教观念碰撞时普遍遭受的批判之一。但是日本宗教学者山折哲雄指出,认为人只能归属一种宗教的观念本身就是以基督教的神学观念为前提的,在艰巨的自然环境中形成的信仰绝对神的宗教与日本人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形成的感受神佛祖灵存在的宗教之间有根本性差异。

的确如此,阴阳道承认万物皆有神性,在特异现象中感受神灵活动的前兆,虽然受到儒家和佛教针对其本质的批判,但仍旧能够跨越时代且不受身份的制约,深入渗透日本社会,这是因为它回应了现实中在每日的不安中追求幸福的人们的愿望。

明治三年(1870),政府停止向土御门家发放阴阳师资格认证,阴阳道被正式废除。虽然阴阳道已经失去了在现代社会的舞台上露面的机会,但许多阴阳道的知识仍然作为生活习俗的一部分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对于我们理解日本的历史与文化有不可或缺的意义。

比如,随着假托安倍晴明之名撰著的历注书《簠簋内传》以及在近世受其影响而成书的《大杂书》《三世相》等日用书籍的出版,日时与方位的吉凶意识在社会内普及开来,虽然日本在明治时期已经采用了太阳历,但日本人至今仍习惯利用记载有大安、佛灭等六曜日的民间历来决定红白喜事等重大事情的日时,非常注意日程的吉凶问题。

还有一点特别有意思,那就是具注历对现代日本“手帐”文化的影响具注历是日本自奈良时代开始使用的历书,在日期下详细记述当年日的吉凶、禁忌等内容,每年十一月一日前由阴阳寮编纂完成并进献给天皇,由天皇颁赐给各部门的官员们。具注历上通常每日之间会留有空白,公卿们可在此书写日记。藤原道长的日记《御堂关白记》的亲笔原稿就是记载在具注历上的,现在仍有一部分留存在其子孙近卫家的阳明文库内,被指定为日本国宝级文物。

本书彩图也展现了该具注历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个别日期上方写有“御物忌”的字样,这是藤原家的下人为方便给道长安排行程而抄录在具注历上的。在图中展示的七天内,“御物忌”的天数竟然多达四天,而其间道长仅有一天记有日记,可见“御物忌”时因受各种忌讳的限制,很难安排行程和事务。

道长身为藤原氏长者,要为下属的众多氏族相关设施负责,据统计其年均物忌日数大概为八十天,真的可以说是除天皇之外物忌最多的人了。在此顺便提一句,天皇的物忌日数更多,为了回避灾祸,天皇甚至一年中半数以上的日子都只能在宫中度过。

具注历,在历书的行间留有藤原道长的亲笔日记

而日本现代社会中几乎人手一本的“手帐”与具注历的功能十分相似,虽然不包含吉凶禁忌等内容,但依旧保留了日期和基本的法定假日等标记,并预留空白让使用者记录自己的事务、行程安排等。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或许可以说平安贵族是最早的“手帐”一族。

最后,山下克明还探讨了晴明传说形成的原因和过程,他指出,围绕安倍晴明展开的各种传说与物语绝大多数不是实际发生在他身上的,而是在中世前期将为数众多的阴阳师丰富多彩的活动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的产物。安倍晴明与其师贺茂保宪的恩怨情仇直接影响到其后两大阴阳世家——安倍家与贺茂家的针锋相对,而晴明的子孙为了在这场竞争中胜出而主导了晴明传说的形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