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网文 / 哲学 / 赵伟民:中国哲学对相对论研究的指导作用

0 0

   

赵伟民:中国哲学对相对论研究的指导作用

2019-07-19  物理网文

东西方科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思想体系,其根源于就在于前提假设的不同。西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原子说,它认为空间是空无一物的,实体是由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组成的,按照这个假设,我们只要挖掘出了这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自然规律就找到了,还原分析的实证方法就是建立在这个假说之上的。东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气一元论,它认为万物归一(气),可观察的实体是统一物质(气)的有序状态(阴),不可观察的空间是统一物质(气)的无序状态(阳),两者是在不断地相互转化中存在的。按照这个假设,万物都由同一种物质组成,也由同一个原理支配,因此,所谓的自然规律不是什么可观察的东西,而是一个无形无象、无所不在的原理,它不可能用科学的手段获得,认识它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哲学的思辨,因为人存在与发展的原理就是万物存在与发展的原理,认识了自己,也就认识了自然。这就是中国的先哲们为什么一直沉迷在哲学当中的内在理由。

       哲学是一门通过认识自我存在与发展的原理来认识自然最普遍规律的学问,它在科学中的主要作用是提出原理,指明科学的发展方向,而科学现在被定义到实证还原分析方法之上,它的作用就是验证哲学提出的原理,并为新原理的提出提供依据,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一比较就知道现代科学的问题所在,那就是迷信所谓的精密仪器,观察不到就不承认它的存在,哲学成了科学无足轻重的点缀,而没有了哲学的指导,隐藏在自然背后的连续物质被完全忽视,造成了科学在发展上的畸形。

      许多人怀疑哲学的价值,却不知道哲学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自然内在的统一性,这种统一性告诉我们,万物都是由同一种材料做成的,也由同一个原理支配。我们的眼睛和精密仪器也是一样,用它只能观察统一物质组织起来并出现个性的东西,而对共性的统一物质的无序状态是永远观察不到的。要认识这些观察不到的混沌物质,科学的手段是无能为力,唯一的方法就是根据系统原理上的一致性对系统进行类比,从宏观系统来类比微观系统,从可观察现象来类比不可观察的现象,从而提出原理,推论出未知的自然现象,以期得到科学上的验证。

      从中国哲学看相对论,它有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爱因斯坦抛弃了与气一元论类似的以太观,连续在空间中的混沌物质被忽视,使相对论无法把原理落实到物质的相互作用之上。在这里,大家需要注意的是以太观和气一元论的区别,在对空间的认识上,以太说认为空间连续的物质是静止不动的,而气一元论则认为连续在空间中的物质是在不断地有序和无序变换中存在的;在对实体的认识上,以太说认同原子说假设,即实体是由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组成的,而气一元论则认为万物都是同一种生命之流汇聚而成的;在对实体和空间关系的认识上,以太说认为两者没有任何关系,而气一元论则认为实体是统一物质的有序状态,空间是统一物质的无序状态,两者是在不断地相互作用中存在的。懂得了这个区别,就知道以太观被否定的必然性,而气一元论对现代科学的指导性。

      第二、畸形的对称观念。大家知道,变是自然最基本的特征,而变一定是以物质的不对称运动而基础的,没有物质量上的变化,谈变都是没有意义的。牛顿的时空观是建立在原子说假设之上,既然空间空无一物,那它一定是绝对对称的。爱因斯坦虽然对这种时空观进行了变革,提出了局域对称观念,但仍然没有摆脱对称的局限,在对称的前提下,时空不得已被弯曲。而按照气一元论的观念,空间中的连续物质都是在不断地有序和无序变换中存在的,能量通过连续物质紧张程度或密度的变化在空间中流动,当然是一种不对称运动。更为重要的是,有序状态其实就是物质系统,它的最重要特点就是中心和层次的存在,这同样预示着空间的不对称,而爱因斯坦的时空弯曲很可能体现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这就为正确认识相对论奠定基础。

       第三、爱因斯坦之所以先抛弃了以太观,又在广义相对论中请回了以太观,原因就在于他坚定的一元论信仰,在他看来,光的波粒二象性是由同一种物质运动表现出来的两种不同性质,如果把光的粒子性看成是实体,光的波动性看作是能量场,那么实体和场就可能实现统一了。但问题是光的波粒二象性不可调和,一个是站在空间空无一物的基础上的,一个是站在空间存在连续物质的基础之上的,如何实现统一爱因斯坦始终想不出来,但他相信,忽视空间的连续性是不妥当的,于是他又请来了以太观。站在气一元论的假设之上,自然界的一切都可以用统一物质(气)的有序(阴)和无序(阳)周期变换来解释,如果用这种理论来理解光的波粒二象性,那么答案就随之而来:光很可能就是通过统一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周期变换传递的能量包运动,暂态的组织使它表现出粒子性,或者说它就是一个粒子,只不过寿命极短,很快就会走向灭亡并向外释放能量,而这些能量又使周围混沌的物质重新组织形成一个新的粒子,能量就通过这种粒子的生死变换一包一包在空间中传递能量。这样一来,实体和场就可以统一了,它们是点与线的关系,实体的周期生灭就是能量场,而场是通过连续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周期变换传递能量的,其中包含着实体。

       第四、对时间的认识。在哲学上,自然界的一切现象都是由物质的相互作用形成的,既然时间是一种客观现象,那么它一定有其物质基础。而在相对论中,爱因斯坦虽然揭示了时间的相对性,但却没有把它和具体的物质运动联系起来,造成人们对他的时空观并不理解。如果站在气一元论的认识之上,那么时间就应该体现了一个物质系统和它所依赖生存的空间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把地球看成是一个物质系统,那么中心和层次的存在就意味着空间的不对称,越接近中心,其物质密度越大,彼此之间的紧张程度越高,内聚的能量也大,在这样的空间里,物质系统受到的压力变大,运动肯定变慢,在表现上时间尺度就变长了;越远离中心,其物质密度越小,彼此之间的紧张程度低,内聚的能量也小,在这样的空间里,物质系统受到的压力变小了,运动肯定变快,在表现上时间尺度就变短了。当然,光在其中传递速度也一定是可变的,在物质密度大的空间,波长变短,速度变慢,在物质密度小的空间,波长变长,速度变快,只不过由于它和时间尺度同步变化,造成了在现象上的光速不变。

       第五、对引力的认识。爱因斯坦基于物质的统一性,坚信引力是根本不存在的,这没有错,但引力是如何产生的,却在畸形的对称观之下不承认物质在空间中的不对称运动,造成了引力理论的唯象性。而按照气一元论,有序的物质密度大,无序的物质密度小,因此,等量的物质在有序状态下要比无序状态下占有的空间小得多,当物质不断从无序向有序转化的时候,相空间就会受到压缩,从而造成连续在空间中的紧张物质向这里不对称流动,引力其实就是这种不对称运动的表象;反过来,所谓的排斥力,同样也是一种表象,当物质不断从有序向无序转化时,相空间的膨胀就会使局部物质不断向周围空间扩散,斥力也是一种不对称运动的表象,吸引和排斥是在统一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变换中统一起来的。显然,科学上解释不了引力,其根源就在于不相信地球这个物质系统有生命,没有了物质从无序到有序的不断组织,引力无论如何是无法理解的。

       第六、对引力波的认识。爱因斯坦基于对电磁力和引力统一性的坚信,相信对应着引力,一定会有引力波的存在,但空间中没有了连续的物质,无论如何它都是无法理解的。而按照气一元论,自然界是层次存在的,一种能量传递方式对应着一种力,也对应着一个物质层次。在地球这类物质系统中,至少存在着五种不同的运动形式,第一种运动就是组织,即从无序到有序,它对应五行中的木。第二种运动就是离散,即从有序到无序,它对应五行中的金,热力学第二定律描述的就是这一种运动形式。第三种运动就是扩张,即系统的成长过程,它对应五行中的火。随着大量原子在地球内部的产生,彼此之间的挤压力变大,这就使大量原子不断向周围空间扩散。第四种运动就是所谓的吸引,它对应五行中的水。有序的物质密度大,无序的物质密度小,当原子不断在地球内部产生的时候,相空间的压缩会导致连续在空间中的统一物质向这里不对称流动,引力其实就是这种不对称运动表现出来的。第五种运动就是引力波运动,或者说系统的控制,它对应五行中的土。地球系统一定有一个中心,它都通过原子之间的竞争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所有原子身上,顺应中心意志的原子就会不断在地球内部产生并发展,违背中心意志的原子就会不断在地球内部衰退并灭亡,在原子的周期产生与灭亡引起的能量激励之中,引力波产生了,它通过连续在地球空间统一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变换传递着中心要素的意志,控制着每一个原子的生死存亡,保持着系统的秩序。

        当然, 对中国传统哲学的认识一个人一个样,我也不过把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表达出来,看看对相对论的研究有没有具体的指导作用,写了以上这么多,就相当于尝试吧!不过,我相信中国哲学对现代科学的指导作用,如果能够真的理解它,那么理解相对论就不是一件难事。东西方科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思想体系,其根源于就在于前提假设的不同。西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原子说,它认为空间是空无一物的,实体是由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组成的,按照这个假设,我们只要挖掘出了这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自然规律就找到了,还原分析的实证方法就是建立在这个假说之上的。东方科学的前提假设是气一元论,它认为万物归一(气),可观察的实体是统一物质(气)的有序状态(阴),不可观察的空间是统一物质(气)的无序状态(阳),两者是在不断地相互转化中存在的。按照这个假设,万物都由同一种物质组成,也由同一个原理支配,因此,所谓的自然规律不是什么可观察的东西,而是一个无形无象、无所不在的原理,它不可能用科学的手段获得,认识它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哲学的思辨,因为人存在与发展的原理就是万物存在与发展的原理,认识了自己,也就认识了自然。这就是中国的先哲们为什么一直沉迷在哲学当中的内在理由。

       哲学是一门通过认识自我存在与发展的原理来认识自然最普遍规律的学问,它在科学中的主要作用是提出原理,指明科学的发展方向,而科学现在被定义到实证还原分析方法之上,它的作用就是验证哲学提出的原理,并为新原理的提出提供依据,两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一比较就知道现代科学的问题所在,那就是迷信所谓的精密仪器,观察不到就不承认它的存在,哲学成了科学无足轻重的点缀,而没有了哲学的指导,隐藏在自然背后的连续物质被完全忽视,造成了科学在发展上的畸形。

      许多人怀疑哲学的价值,却不知道哲学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自然内在的统一性,这种统一性告诉我们,万物都是由同一种材料做成的,也由同一个原理支配。我们的眼睛和精密仪器也是一样,用它只能观察统一物质组织起来并出现个性的东西,而对共性的统一物质的无序状态是永远观察不到的。要认识这些观察不到的混沌物质,科学的手段是无能为力,唯一的方法就是根据系统原理上的一致性对系统进行类比,从宏观系统来类比微观系统,从可观察现象来类比不可观察的现象,从而提出原理,推论出未知的自然现象,以期得到科学上的验证。

      从中国哲学看相对论,它有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爱因斯坦抛弃了与气一元论类似的以太观,连续在空间中的混沌物质被忽视,使相对论无法把原理落实到物质的相互作用之上。在这里,大家需要注意的是以太观和气一元论的区别,在对空间的认识上,以太说认为空间连续的物质是静止不动的,而气一元论则认为连续在空间中的物质是在不断地有序和无序变换中存在的;在对实体的认识上,以太说认同原子说假设,即实体是由少数几种死寂不变的基本粒子组成的,而气一元论则认为万物都是同一种生命之流汇聚而成的;在对实体和空间关系的认识上,以太说认为两者没有任何关系,而气一元论则认为实体是统一物质的有序状态,空间是统一物质的无序状态,两者是在不断地相互作用中存在的。懂得了这个区别,就知道以太观被否定的必然性,而气一元论对现代科学的指导性。

      第二、畸形的对称观念。大家知道,变是自然最基本的特征,而变一定是以物质的不对称运动而基础的,没有物质量上的变化,谈变都是没有意义的。牛顿的时空观是建立在原子说假设之上,既然空间空无一物,那它一定是绝对对称的。爱因斯坦虽然对这种时空观进行了变革,提出了局域对称观念,但仍然没有摆脱对称的局限,在对称的前提下,时空不得已被弯曲。而按照气一元论的观念,空间中的连续物质都是在不断地有序和无序变换中存在的,能量通过连续物质紧张程度或密度的变化在空间中流动,当然是一种不对称运动。更为重要的是,有序状态其实就是物质系统,它的最重要特点就是中心和层次的存在,这同样预示着空间的不对称,而爱因斯坦的时空弯曲很可能体现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这就为正确认识相对论奠定基础。

       第三、爱因斯坦之所以先抛弃了以太观,又在广义相对论中请回了以太观,原因就在于他坚定的一元论信仰,在他看来,光的波粒二象性是由同一种物质运动表现出来的两种不同性质,如果把光的粒子性看成是实体,光的波动性看作是能量场,那么实体和场就可能实现统一了。但问题是光的波粒二象性不可调和,一个是站在空间空无一物的基础上的,一个是站在空间存在连续物质的基础之上的,如何实现统一爱因斯坦始终想不出来,但他相信,忽视空间的连续性是不妥当的,于是他又请来了以太观。站在气一元论的假设之上,自然界的一切都可以用统一物质(气)的有序(阴)和无序(阳)周期变换来解释,如果用这种理论来理解光的波粒二象性,那么答案就随之而来:光很可能就是通过统一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周期变换传递的能量包运动,暂态的组织使它表现出粒子性,或者说它就是一个粒子,只不过寿命极短,很快就会走向灭亡并向外释放能量,而这些能量又使周围混沌的物质重新组织形成一个新的粒子,能量就通过这种粒子的生死变换一包一包在空间中传递能量。这样一来,实体和场就可以统一了,它们是点与线的关系,实体的周期生灭就是能量场,而场是通过连续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周期变换传递能量的,其中包含着实体。

       第四、对时间的认识。在哲学上,自然界的一切现象都是由物质的相互作用形成的,既然时间是一种客观现象,那么它一定有其物质基础。而在相对论中,爱因斯坦虽然揭示了时间的相对性,但却没有把它和具体的物质运动联系起来,造成人们对他的时空观并不理解。如果站在气一元论的认识之上,那么时间就应该体现了一个物质系统和它所依赖生存的空间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把地球看成是一个物质系统,那么中心和层次的存在就意味着空间的不对称,越接近中心,其物质密度越大,彼此之间的紧张程度越高,内聚的能量也大,在这样的空间里,物质系统受到的压力变大,运动肯定变慢,在表现上时间尺度就变长了;越远离中心,其物质密度越小,彼此之间的紧张程度低,内聚的能量也小,在这样的空间里,物质系统受到的压力变小了,运动肯定变快,在表现上时间尺度就变短了。当然,光在其中传递速度也一定是可变的,在物质密度大的空间,波长变短,速度变慢,在物质密度小的空间,波长变长,速度变快,只不过由于它和时间尺度同步变化,造成了在现象上的光速不变。

       第五、对引力的认识。爱因斯坦基于物质的统一性,坚信引力是根本不存在的,这没有错,但引力是如何产生的,却在畸形的对称观之下不承认物质在空间中的不对称运动,造成了引力理论的唯象性。而按照气一元论,有序的物质密度大,无序的物质密度小,因此,等量的物质在有序状态下要比无序状态下占有的空间小得多,当物质不断从无序向有序转化的时候,相空间就会受到压缩,从而造成连续在空间中的紧张物质向这里不对称流动,引力其实就是这种不对称运动的表象;反过来,所谓的排斥力,同样也是一种表象,当物质不断从有序向无序转化时,相空间的膨胀就会使局部物质不断向周围空间扩散,斥力也是一种不对称运动的表象,吸引和排斥是在统一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变换中统一起来的。显然,科学上解释不了引力,其根源就在于不相信地球这个物质系统有生命,没有了物质从无序到有序的不断组织,引力无论如何是无法理解的。

       第六、对引力波的认识。爱因斯坦基于对电磁力和引力统一性的坚信,相信对应着引力,一定会有引力波的存在,但空间中没有了连续的物质,无论如何它都是无法理解的。而按照气一元论,自然界是层次存在的,一种能量传递方式对应着一种力,也对应着一个物质层次。在地球这类物质系统中,至少存在着五种不同的运动形式,第一种运动就是组织,即从无序到有序,它对应五行中的木。第二种运动就是离散,即从有序到无序,它对应五行中的金,热力学第二定律描述的就是这一种运动形式。第三种运动就是扩张,即系统的成长过程,它对应五行中的火。随着大量原子在地球内部的产生,彼此之间的挤压力变大,这就使大量原子不断向周围空间扩散。第四种运动就是所谓的吸引,它对应五行中的水。有序的物质密度大,无序的物质密度小,当原子不断在地球内部产生的时候,相空间的压缩会导致连续在空间中的统一物质向这里不对称流动,引力其实就是这种不对称运动表现出来的。第五种运动就是引力波运动,或者说系统的控制,它对应五行中的土。地球系统一定有一个中心,它都通过原子之间的竞争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所有原子身上,顺应中心意志的原子就会不断在地球内部产生并发展,违背中心意志的原子就会不断在地球内部衰退并灭亡,在原子的周期产生与灭亡引起的能量激励之中,引力波产生了,它通过连续在地球空间统一物质的有序和无序变换传递着中心要素的意志,控制着每一个原子的生死存亡,保持着系统的秩序。

        当然, 对中国传统哲学的认识一个人一个样,我也不过把自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表达出来,看看对相对论的研究有没有具体的指导作用,写了以上这么多,就相当于尝试吧!不过,我相信中国哲学对现代科学的指导作用,如果能够真的理解它,那么理解相对论就不是一件难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